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13章 我要加註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13章 我要加註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喜歡潤髮的人,一定對梭哈很熟悉。

甚至這種玩法,也是隨著賭片風靡帶起來的。

比起其他的撲克玩法,梭哈不但需要鬥智鬥勇,更是刺激無比。

玩法也很簡單,一副牌去掉大小王,以組合,點數和花色大小決定勝負。

每名玩家開始會發一張底牌,叫暗牌,隻有玩家自己知道牌麵。

而發第二張開始,就從牌麵大的開始下注。

其他人有權選擇跟注,加註,放棄。

五張牌派發完畢後,玩家翻開底牌來比較牌型,贏者全拿。

很快的,蘇牧就被推上了賭桌。

而對方出戰的,居然是跟著楊季焐來的那個東瀛扶桑人。

裴明秋冇有學楊鼎,搞出一顆散元丹讓蘇牧吃下,而是風司命拿出來了一樣東西。

這是一個金屬手環,有點類似於手鐲,是英靈殿的一種刑具,帶上這個手環,能讓一個神境強者,成為徹徹底底的普通人。

這個手環,是專門針對生物電波的,遠超地球科技,能抑製一切的生物電波,超能和古武無差彆對待。

在同樣的一件事上吃虧兩次,一定會被人當成是傻逼。

有了上次楊鼎搞出來的散元丹下毒事件,蘇牧還會不會帶上這手環?

答案是……會。

甚至都冇有半點的懷疑,笑眯眯的就把手環套在了手上。

江望舒卻緊張到不行。

蘇牧要成了普通人,在場這些古武宗門任何一個人伸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他戳死。

其實他是想多了。

古武血誓,這是一種極為古老的誓言,和決鬥一樣,是不容許被破壞的,誰要這麼做了,直接就會成為公敵,被人群起而攻之。

蘇牧可不是真的相信了風司命的人品。

他是相信胖爺。

這手環的技術資料,完全就在胖爺存儲器裡,破解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而胖爺都無需破解,就直接能讓手環失去作用。

當然,不得不說,風司命這邊準備做得很足,不但蘇牧和那個叫源義明的小本子都要帶上手環,風司命手上,還有一種生物電波的監控手段,一旦雙方誰的生物電波閾值超過了某個界限,就會被判定作弊。

不過這對蘇牧來說,都無所謂。

胖爺的本體,就是一種超奈米材質,每一個原子就是一個超奈米機器人,彆說肉眼,就算是用顯微鏡也未必觀察得到。

地球科技如今都能用奈米機器人做手術了,更不要說,胖爺這種智慧生命體。

超過五百平米的大廳中間,是一個橢圓形的賭檯,可以同時容納七個人玩。

蘇牧這邊,就江望舒和玉家姐妹。

而那個源義明身後,烏央烏央的全是人。

裴明秋,楊季焐,紀琅,楚樂賢,都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盯著蘇牧,不放過他任何一個動作。

尤其是楊季焐,他甚至忍不住想要直接出手,趁機把蘇牧虐殺。

唯一有一個例外的人,是蓮驊北。

他是唯一一個置身事外的宗門少主。

蓮九山,原本是楚家背後的大靠山,因為楚樂賢的突然冒頭,蓮驊北都不得不聽楚樂賢的話。

但是這一次,蓮驊北卻直接表明態度,他蓮九山要置身事外。

這個時候也冇有人去計較區區一個蓮家,至於說事後算賬,那得等到裴明秋贏了。

風司命是擔保人,自然賭局他說了算。

“開始吧。”

隨著他話音一落,木蘭場這邊早就準備好的人立刻推開門走了進來。

一群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鏢,每個人手上都捧著一個黑色的盒子,裡麵是特製的未開封的撲克牌。

最後走進來的,是一個身穿白襯衫黑馬甲,滿臉皺紋,白髮蒼蒼的老荷官。

很顯然,這個荷官,光是資曆,就足夠吊打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荷官。

他麵無表情的走到賭檯中間,然後先是解開了自己襯衫的袖口,當眾示意,表情冇有任何貓膩,這才又扣上。

旁邊一個黑衣人,捧著一個托盤走了過來。

老荷官拿起托盤裡的一副白手套帶上,這纔對著蘇牧和源義明點了點頭。

“兩位先生,今天的玩法是梭哈,每個人一千塊的籌碼,最小籌碼一元,輸光籌碼為止,兩位清楚了嗎?”

蘇牧和源義明同時點頭。

老荷官又問道:

“兩位還有任何的異議嗎?”

源義明搖頭。

但是蘇牧卻看了看源義明,淡淡說道:

“源氏?”

源義明微微一笑,眯起眼睛同樣看著蘇牧,說道:

“清和源氏。”

蘇牧一聽就明白了。

所謂清和源氏,就是東瀛扶桑源氏一脈的起源,相當於華夏唐朝前中期那個時代。

其實這四個字的真正含義是——源義明在表明他的血統。

他是純種的大河族人,而不是宋代渡種之後的華族出身。

很顯然,這個源義明在斷龍計劃之中,至少是箇中高層的存在。

而且,甚至有可能是專門負責聯絡潛藏在華國的暗棋的關鍵人物。

這種人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

蘇牧又問了一句話:

“李安瀾,是你策反的吧?”

源義明的眼睛越發眯了起來,嘴角卻多了一絲譏笑和得意:

“安瀾桑投明棄暗,隻可惜,冇有堅持到現在,很是惋惜。”

蘇牧從對方的態度裡,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敵意和某種深深的鄙夷。

那意思毫不掩飾。

堂堂李家,內海九大家之一,都能願意奴顏屈膝,當我大東瀛的走狗。

甚至還有一種毫不掩飾的挑釁。

我就跳出來了,我就藏在暗中了,你們又能奈我如何?

這就很有點意思了。

雲飛揚的目光又在風司命等人身上掃了一眼,然後輕輕一笑,轉頭看著風司命說道:

“我要加註。”

風司命一愣。

裴明秋卻氣得差點冇破口大罵,盯著蘇牧冷冷說道:

“你還有什麼可加的?你拿什麼加?”

蘇牧根本不理他,隻是看著風司命:

“賭約上,說明瞭不能加註嗎?”

風司命平靜的臉上變得有些冷漠,深深看了蘇牧一眼,這才麵無表情的說道:

“冇有。”

蘇牧咧嘴一笑,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在明亮的燈光下,熠熠生輝。

他扭頭看著玉琉璃:

“琉璃,你信我嗎?”

玉琉璃被這一聲琉璃喊得春心盪漾。

這混蛋,我和你有那麼親熱嗎?

這才見第三次,你就敢喊我琉璃?

什麼意思?

我信你?

你這是要把老孃和江望舒一樣,拿出去當賭注?

玉琉璃一瞬間做了決定:

“你要做什麼儘管去做,我在這裡。”

蘇牧心頭不由得一陣感動。

玉大姐可交啊。

得深交。

他緩緩收回目光,口氣依然是吊兒郎當的樣子,隨口說道:

“臨時加註,就不用寫在賭約上了,天工集團如何重要這不用我說了吧?我要拿玉家來賭,用玉家的天工集團,來賭眼前這個小本子的命,我輸了不用說,天工集團你們拿走。”

“但是,我要是贏了,不用第二場,就在這裡,我要眼前這小本子的命。”

所有人都震驚了。

蘇牧卻像是個冇事人一樣,自言自語的說道:

“是切片呢?還是淩遲呢?要不然,先騸了?你們可算是白撿一場熱鬨看啊,生魚片我都能削得薄如紙,這人肉,應該不會太差吧?”

貴賓廳裡就如同吹過一陣冷風。

瞬間死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