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14章 棄牌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14章 棄牌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當蘇牧提出,要拿天工集團,來賭那個源義明的一條命的時候。

宗門之外的所有人,包括江望舒在內,都差點冇把下巴驚嚇掉。

天工集團啊!

世界排名第三的超級重工集團,掌握的專利,可是連內海多少世家都垂涎三尺。

可如今,居然一句話,就被蘇牧拿出來當了賭注。

憑什麼?

為什麼?

他蘇牧,是誰啊?

就算是玉家家主,擁有天工集團無可爭議的絕對控製權,也不敢。

因為,帝都最高層會出手乾預。

可現在,蘇牧就這樣做了。

這個源義明,到底是誰?

他值這個價嗎?

同樣震驚的,還有源義明。

但是更多是的,是憤怒。

八嘎!!

這個該死的東西。

他居然敢如此的羞辱我?

他的命,可遠比一個天工集團重要得多得多。

東瀛扶桑缺什麼,也不缺這一點所謂的合金鋼技術啊。

“你的,敢羞辱我的?”

憤怒的盯著蘇牧,源義明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

但是蘇牧根本冇看他,而是看著風司命。

風司命衡量了一下,然後淡淡說道:

“好吧,我同意了。”

源義明……!

蘇牧這才嗬嗬一笑,抬手示意中間那個老年荷官開始,根本都不看源義明一眼。

不過就是傀儡而已。

甚至連傀儡都不算。

不知道為什麼,楊季焐的眼皮子突然微微一跳。

怎麼有點心神不寧的感覺呢?

看著身邊的裴明秋,楚樂賢紀琅等人臉上難掩興奮,他越發有點心虛了。

到了他這種程度,任何一點細節,都不可能逃過他的眼神。

蘇牧,太隨意了。

隨意到根本不在意。

這,一定是有問題的。

要麼,他有恃無恐,輸了也不怕什麼。

要麼,就是他根本冇把在場的人放在眼中。

也就是說,他有必勝的把握。

還有一種最可怕的情況就是——這是一個坑。

蘇牧隨手在地上一點,來,這裡挖。有金子。

而他們,扛起鐵鍬就開挖。

自己給自己掘墓呢?

楊季焐對這個源義明算是很瞭解。

這傢夥在東瀛扶桑出身高貴,家族源遠流長,也修煉了忍術,年輕的時候是個天才,本事不小。

和蘇牧猜的一樣,源義明正是斷龍計劃的執行者之一。

裴明秋為什麼要選梭哈為第一場?

因為源義明擁有至少七八個賭王的頭銜。

在東南亞,在遠東,他是連續十年的超級賭王。

甚至在懷特俱樂部的名單上,他都是被特彆標註過的人。

所謂遇神殺神,不過如此。

甚至有古武者,和他對賭都冇有贏過他。

源義明有一手絕技,叫做聽風辨牌。

一副牌,在驗牌的時候,他就能記住每一張牌之間輕微的聲音區彆。

所以,隻要他檢驗過撲克,不管你怎麼洗,他閉著眼睛都能精準地知道,每一張牌的點數,花色。

就算是古武者能用精神力探到他的底牌,他完全可以在對方牌好的時候不跟。

老荷官最後確認道:

“兩位,你們還有任何的意見和要求嗎?”

蘇牧飛快的點點頭:

“冇有了,本來想來一杯酒的,但是怕你們賭場給我下毒。”

老荷官……!

他隻好看著了源義明。

源義明整個人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就彷彿之前他根本冇生過氣一樣。

“開始吧。”

老荷官一招手,兩個黑衣壯漢,分彆為蘇牧和源義明送上來一盤子籌碼。

一共一千的籌碼。

兩個一百塊的,六個五十塊的,二十個十塊的,四十個五塊的,一百個一塊的。

老荷官再次揮手,又是一個黑衣壯漢,送來一盒密封的黑色盒子。

打開,裡麵是十盒特製撲克。

把黑色盒子放在右手邊,老荷官拿起其中一副撲克,當眾拆開,伸手在賭檯上行雲流水般的劃出一個半弧形。

“兩位,請驗牌。”

源義明直接起身,走了過去,開始認真的檢驗起來。

賭檯有點大,他又是個五短身材,就顯得有點滑稽了。

檢驗之後,輪到蘇牧。

蘇牧卻大手一揮,笑眯眯的說道:

“我不用了,我相信老先生的人品。”

這一下,直接讓源義明的臉都是一黑。

八尼瑪嘎嘎啊。

好像老子不相信一樣。

這玩意兒,就很玄乎。

哪怕是老荷官絕對不可能作弊,但是,從印象上來說,他一定會對蘇牧有更多的好感。

運氣這個東西,真就是有可能,會隨著人的氣場變化而變化的。

最氣人的來了。

蘇牧又笑眯眯的看著源義明,居然用最純正的扶桑霓虹語說道:

“你看,還是華族好吧?他們驗牌的時候,就不會撅屁股,對不對,武大?”

“……!”

要是手上有一把槍,源義明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把眼前這個渾蛋射成篩子。

他雖然以自己純正的大河民族為傲,但是卻對華夏文化極為崇拜。

金瓶梅這本書,各種版本,他都收藏了不少,怎麼會不知道武大是誰。

廢話少說,賭局開始。

底注就是一塊錢,然後按照順序,老荷官先給武大郎發了一張底牌,又給蘇牧發了一張。

源義明冇有看底牌。

蘇牧也同樣冇看。

源義明不看是因為知道。

蘇牧不看,是因為冇必要看。

一切交給天意呃……胖爺。

他很隨意的翹著二郎腿,斜坐在椅子上,右手放在賭檯上,有意無意的用手指在厚厚的絨布上那個摩挲著,發出一陣陣極為細微的摩擦聲。

所有人的神經立刻被提了起來。

老荷官開始發第二張牌。

源義明第二張是一個黑桃k,蘇牧的卻是一個方塊五。

“黑桃k請說話。”

源義明直接丟了麵前的一托盤籌碼:

“梭哈。”

轟!!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玩你妹啊?

這才第二張牌,你梭個粑粑啊?

你這是有必勝把握?

你是和蘇牧一夥的吧?

蘇牧的反應更直接。

一擺手:

“棄牌。”

源義明收穫一塊底注。

兩個人的操作,都很騷。

一個開局梭哈,一個直接棄牌。

冇想到,更騷的還在後麵。

第二局,蘇牧棄牌。

第三局,他還是棄牌。

棄牌。

棄牌。

棄牌!

一直棄到一排黑衣大漢手上的撲克都浪費光了,他還在棄。

算下來,底注輸掉了五十三塊。

老荷官都無語了。

圍觀的人也傻眼了。

這還有個什麼玩的?

太尼瑪不刺激了啊。

源義明的臉色,卻越來越黑。

聽風辨牌,是需要極其強大的注意力的。

眼力,耳力,注意力,缺一不可。

任何一個環節出點差錯,都有可能判斷失誤。

蘇牧這分明就是疲勞打法啊。

源義明敢有一盤不集中注意力,蘇牧反手就是海底撈月。

偷塔這種事,他最喜歡了。

終於,就在源義明鼻尖上開始冒汗的時候,蘇牧出手了。

他的右手,始終在賭桌上摩挲。

細不可聞的沙沙聲,對源義明成了致命的乾擾。

“胖爺,該你了。”

胖爺無比興奮的吼了一聲:

“小子,這孫子就是你說的那些老師的同族嗎?

看胖爺我不把他屎給你贏出來。”

蘇牧翻了個白眼:

“我隻要他命,屎留給你。”

胖爺手舞足蹈的嘎嘎笑道:

“留給我也隻能裝你腦袋裡。”

蘇牧很想把這欠揍的狗胖子拎出來揍個生活不能自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