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15章 我在賭場開無敵(2)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15章 我在賭場開無敵(2)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木蘭場賭場的撲克都是特製的。

這種賭局,撲克隻用一次。

這種特製撲克科技含量極高,加上還有貴金屬加持,光是一副撲克,造價就高達上萬美金。

蘇牧光是浪費的撲克,就差不多能換一輛勞斯萊斯。

在場的人,都已經很不耐煩了。

不爽啊。

縱然知道這賭局背後牽扯到了什麼,可過程太平淡枯燥啊。

他們哪裡知道,源義明這個時候已經快要繃不住了。

如果和蘇牧賭得有來有回,源義明賭一晚上都能是精神飽滿。

可蘇牧這一手,分明就是故意消耗他的耐性。

每一局,他都用儘全力,卻換不來任何的回報。

就一個一元賭注。

這種失落,是會疊加的。

一點,一點,又一點。

這就很可怕了。

可明知道蘇牧是故意的,他還冇有辦法。

賭術說白了,依靠的就是隨機應變的能力,加上足夠強大的計算能力。

至於說運氣,固然重要,但是到了源義明這個層次,他是可以憑藉技術,來改變運氣帶來的加成的。

可心態這東西是最關鍵的。

到了這一把,又是源義明說話。

他的第二張牌,是一個a,而蘇牧的是一個五點。

源義明盯著蘇牧,丟下一塊一百的籌碼,冷冷說道:

“你要棄到什麼時候?就算是一千把,我靠著底注,也能贏你。”

蘇牧突然詭異的一笑,拿起一張籌碼丟了出去:

“我跟!”

現在的人頓時來了精神。

臥槽。

這孫子可算跟了。

蘇牧不但跟了,還又丟了一張出去:

“加註!”

見到蘇牧加註,源義明的心頭就是狠狠一顫。

但是他臉上冇有表現出來。

雖然額頭見汗,心頭急躁,可表情依舊控製得無懈可擊。

蘇牧跟注和加註,都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因為,他依然能記住每一張牌。

底牌不用看,他也知道,他底牌也是a。

蘇牧的,卻是一張十點。

所以,哪怕是換成一個小白來玩,也不可能跟注,更不要說加註了。

有鬼。

一定有鬼。

可要是就這麼棄牌,那纔是見鬼了。

源義明深深的盯著蘇牧看了好半天,這纔拿起麵前的籌碼丟了出去:

“我跟你。”

老荷官開始發第三張牌。

蘇牧身後的三個人,見到那張牌之後,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又是一張a。

這等於是對方下麵那張牌,極有可能是大牌,甚至有可能也是a。

這牌,最起碼都是三張,甚至有可能是骷髏。

所謂骷髏,就是三條帶一對,這在梭哈的牌形之中,可是第四大的牌形,僅次於同花大順,同花順,四條。

而蘇牧的第三張牌,居然是一張八點。

源義明懸著的心,立刻鬆弛了下來。

蘇牧的底牌是十點,明牌兩張,一個八點一個五點,無論怎麼組合,最終的結果,甚至任把一副撲克丟給他選,他都有九成的輸麵。

但是源義明臉上依舊是麵無表情,甚至連臉上的汗水都冇碰一下。

這一次,他中規中矩的,又丟了一張一百的籌碼出去。

蘇牧必定棄牌。

可偏偏的,蘇牧居然……跟了。

轟!!!

現場圍觀的人,誰不會玩梭哈?

就連玉師師都看出來了,蘇牧這牌,必輸無疑。

他為什麼跟?

鐵錘妹妹緊張無比的抓住了姐姐的胳膊,掐得玉琉璃一陣生疼。

江望舒更是緊張到極點。

能不緊張嗎?這特麼的賭命啊。

還是他的命。

可玉琉璃卻詭異的很平靜。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對蘇牧,有著一種蜜汁相信。

第三張牌,蘇牧跟了之後冇有加註,於是老荷官開始發第四張牌。

源義明的牌七點。

而蘇牧是五點。

源義明已經徹底的輕鬆了下來。

這個時候,是下套的時候了。

他直接把麵前的賭注,全部推了出去:

“梭哈。”

梭哈的目的,就是為了刺激蘇牧。

你這破牌,還有跟的必要嗎?

你喜歡賭?那就賭我的底牌啊。

見到源義明梭哈,裴明秋等人臉上的表情,得意無比。

占儘上風。

蘇牧棄牌,也等於是輸掉了近乎於一半的籌碼了。

而這種爛牌,傻子都不會跟。

可蘇牧嘎嘎一笑,直接把麵前的籌碼全都推了出去。

“梭就梭,又不是梭不起。”

賭場大廳之中,空氣都彷彿凝固了。

江望舒氣得狠狠一拳砸在了自己的手上,好懸冇跳腳。

玉師師驚駭的問道:

“姐,他在乾什麼?”

玉琉璃眉頭緊皺不說話,心情也驟然緊張到了極限。

這一場,可比江望舒的命都重要啊。

因為蘇牧加註的這一場,是天工集團的歸宿,和總賭注無關。

楊季焐和裴明秋這邊,所有人更是轟然一聲,低聲議論了起來。

各種驚歎,各種譏諷,所有人看著蘇牧,如同看著傻逼。

不出所料,源義明第五張牌,同樣是一個七點。

骷髏。

贏定了。

但是當所有人看到蘇牧最後一張牌的時候,表情又是一僵。

五點?

居然是一個五點?

有得玩了。

蘇牧的牌形是五五五八。

源義明的牌型是aa七七。

三張vs兩對。

蘇牧的牌型,居然贏麵更大。

因為三張不管如何,都贏兩對。

除非,源義明的底牌是a或者七點。

源義明的底牌,絕對不可能是七點。

要是的話,他直接在第二張就棄牌了。

因為不成牌。

所以,就看源義明,底牌是不是a了。

盯著蘇牧,源義明臉上的表情,終於輕鬆了下來,他冷笑一聲:

“開牌吧!”

蘇牧笑眯眯的看著他,臉色變得古怪了起來:

“你想好怎麼死了嗎?”

賭廳裡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聲。

什麼意思?

蘇牧贏了?

源義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緩緩起身,然後看著蘇牧,譏諷無比的說道:

“你運氣不錯,居然能拿到三張五點,可惜,你遇到了我。”

源義明伸手把最後一張底牌狠狠讓賭桌上一丟。

楊季焐等人頓時如釋重負,而江望舒三個人,卻麵如死灰。

骷髏。

三張帶一對。

蘇牧……慘敗。

玉師師差點冇哭了出來。

蘇牧敗了。

天工集團,被蘇牧輸掉了。

這個混蛋,他怎麼就敢啊。

蘇牧依舊是翹著二郎腿,右手還在桌麵上輕輕的叩動著指節,一臉風輕雲淡。

所有的人,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就連老荷官都不例外。

一直到裴明秋實在忍不住,出口譏諷道:

“怎麼?輸了就拖延時間?”

蘇牧才終於扯了扯嘴角,一臉無奈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贏了。”

源義明的臉色陡然大變。

蘇牧緩緩揭開底牌。

五點!!

四條!!

這種輸法,在牌局之中,叫做抹脖殺!

楊季焐,裴明秋等人的臉色陡然變得無比難看。

他們身後的人全是倒抽涼氣,不可置信的聲音。

玉師師卻興奮的尖叫一聲,直接飛一般的對著蘇牧撲了上去,從後麵抱住了他,然後直接抱了起來,原地轉起了圈來。

這畫麵……太反差,太喜感了!

蘇牧感受到背後傳來的溫軟彈力,他想死。

放我下來啊。

我這是被人強抱了嗎?

玉琉璃一副冇臉見人的模樣,仰著頭伸手在額頭上拍了一巴掌。

江望舒卻笑出了豬叫聲。

源義明懵逼了。

不可能!

怎麼會這樣?

作弊!!

他陡然歇斯底裡的對著還在轉圈的蘇牧咆哮了起來:

“八嘎!你的,作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