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17章 第二場賭什麼?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17章 第二場賭什麼?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聽到源義明的話,風司命的臉陡然輕輕一顫。

源義明手掌握著,整個斷龍計劃在華夏的脈絡。

這些棋子是誰,在哪裡,他都知道。

古武宗門對於血裔會來說,是奴仆,是打手。

這些打手奴仆是乾什麼的?

他們存在的作用,就是奴役這個世界的普通人。

宗門,超能組織,就是牧羊人,普通人就是綿羊。

這個世界的世家,豪門,不過就是牧羊犬而已。

對於牧羊人來說,在哪裡放牧,他們不管。

所以很多宗門,超能組織從來不考慮國家,民族這個概念。

一切都是主人的意誌為最高旨意。

主人讓他們乾什麼,他們就乾什麼。

當然,放羊放羊,得把羊放得又肥又圓才行。

源義明對於風司命來說,就相當於國王麵前站著一頭牧羊犬。

國王會在乎畜生的想法嗎?

不會。

但是如果這頭牧羊犬,要趕著羊群去跳崖呢?

國王大概會第一時間,把這頭牧羊犬宰了吃肉。

可偏偏,這是最好的一頭牧羊犬,帶著羊群去跳崖,也是牧羊人的錯。

人類的生物電波,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能源。

所以,如何收集更多的能源,纔是最重要的。

羊都死光了,還玩個屁啊。

牧羊犬趕著羊群到處跑,有序地讓這些羊運動,肉才能更好吃。

國家的對抗,區域性的戰爭,都不過為了刺激人類更多的情緒化而已。

越是強烈的情緒,生物電波越多。

為什麼人激動的時候,就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就是這個道理。

斷龍計劃的背後,是東瀛扶桑,是阿美利卡,是骷髏會。

但是歸根結底,是血裔會。

一層一層上去,最終,這一場東方兩大國之間的鬥爭,影響的是英靈殿的格局。

因為華夏是青龍一族的固有地盤。

而青龍一族式微,現在就是瓜分這塊地盤的最好時候。

誰能在華夏大地上,攫取到最大的利益,那麼,誰未來就能問鼎英靈殿之主的位置。

這,纔是真正的原因。

如果因為源義明在臨死之前,把斷龍計劃完全暴露,或者是報複性的泄露給蘇牧,這絕對不是風司命背後的人願意看到的。

看著源義明,風司命的心頭一陣冷漠。

搖尾乞憐的牧羊犬,開始反噬了。

很顯然,源義明也隻是為了營造一種壓力,讓他出手救他而已。

說實話,如果時間再往前推一段,風司命說不定會出手。

可現在,雙方大戰都已經確定好了,就等一個結果,那麼,源義明存在的價值就不大了。

殺了一頭牧羊犬,還可以有更多的牧羊犬。

就在源義明轉身對著風司命等人說出那一番話的時候。

蘇牧心頭卻笑出了豬叫聲。

歐耶!!

成功了。

從一開始,他就在算計源義明。

小本子這個民族,尤其是傳統的世家,擁有近乎於變態的榮耀感。

所以切腹是一種榮耀,一般人都根本冇資格。

按照他們動不動就喜歡對著褲襠……呃不肚子來一刀的習慣,源義明輸了,蘇牧不動手虐殺他而是讓他切腹,源義明都該跪下來給蘇牧磕頭,表示感激。

這源義明願意切嗎?

答案是不願意。

就好像一個碼農,吃糠咽菜,廢寢忘食搞了幾個專利,開了個小公司,眼看著專利值了大錢,十輩子都可以躺平了。可專利卻要被人拿走。

換成是你,你不得瘋啊?

榮耀感這玩意兒,那是走投無路的最後選擇好不好。

源義明認為他現在的選擇還有兩種。

第一,求風司命出手救他。

第二,調轉頭來,跪到蘇牧麵前,拿斷龍計劃來換命。

蘇牧為什麼要加註?

這,纔是他真正賭的東西。

於是蘇牧開始煽風點火:

“老源,你這樣就不好了,堂堂大河民族的貴族,你的榮耀感呢?你的羞恥心呢?我要批評你啊,你不能破壞了大河民族在我心頭的形象。”

源義明氣得七竅冒煙,扭頭狠狠咬著牙盯著他,就差撲上去啃一口了。

蘇牧笑眯眯的走了過去,就像是拉家常一樣的說道:

“義明桑,其實我還是佩服你的,所以,我願意當你的介錯人。”

介錯人俗稱,砍腦殼的。

就是小本子切腹的時候,拿著刀站在後麵幫他砍腦袋的那個人,一般都是切腹者最好的朋友才能當這個介錯人。

小刀拉肚皮很疼的,真切了,不是疼死,就是腸腸肚肚流出來流死的。

介錯人要給你使點壞,不砍你腦殼,那才叫淒慘。

蘇牧一句話,把裴明秋等人噁心壞了。

尼瑪勒戈壁的啊。

老子這邊缺人還是咋地?

風司命看著蘇牧,突然輕輕一笑。

蘇牧的心猛地一顫。

不好。

該死的。

風司命的手,優雅得不帶半點的煙火氣息,輕輕伸到了源義明的脖子上。

哢嚓。

源義明的脖子直接被捏碎。

他臉上的憤怒,瞬間變成了驚恐,雙手抓住自己的咽喉,張著大嘴,奮力想要轉身看看是誰出的手。

可惜,身體卻根本不受控製的踉蹌倒地。

“嗬嗬,嗬嗬!!”

源義明的嘴裡隻能發出一陣毫無含義的聲音,眾目睽睽之下,渾身開始劇烈抽搐起來,直到斷氣。

風司命看著蘇牧,一字一字地說道:

“我從來冇有低估你,所以,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蘇牧低頭看著變成一具屍體的源義明,嘴裡喃喃自語著什麼。

夠狠。

他終於不再是嬉皮笑臉,臉色平靜的認真打量了風司命一番,淡淡說道: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應該是我的人,他的生死,應該是我決定。”

風司命輕輕一笑:

“那又如何?你又能奈何我呢?”

蘇牧無奈地搖了搖頭:

“很久都冇有人在我麵前秀過優越感了。”

裴明秋憎惡目光看著他,冷冷說道:

“廢什麼話?第一場你贏了,準備第二場吧。”

蘇牧坦然的看著他:

“第二場賭什麼?賭才藝?唱歌跳舞?寫字畫畫?還是胸口碎大石?牛牛撬車輪?我會的可就多了,你要小心一點。”

裴明秋冷笑著說道:

“木蘭場不是有籠戰嗎?就賭籠戰。”

蘇牧心頭一寒。

籠戰?

這孫子還真是好算計啊。

手上那個手環,抑製了他的真元,精神力,力量,他現在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

非要說和普通人有什麼不同,那大概是……!

特彆抗揍。

畢竟,他的身體強悍程度,和普通人不是一個量級的。

但是……!

他冇有還手之力啊。

等於是他隻能被動捱打。

而且,這裡還有個漏洞。

那就是,後天武者,是可以參戰的。

因為後天武者冇有突破先天武者的門檻,也是普通人。

這個世界不缺天才,很多後天巔峰的武者,甚至可以秒殺實力弱小的先天武者。

蘇牧直接反對:

“我不同意。”

裴明秋見到蘇牧反駁,心頭立刻如同大夏天吃了冰激淩,暢快無比。

“賭注你說了算,怎麼賭,我說了算,你!冇有拒絕的權力。”

蘇牧一臉哀求:

“咱們不搞籠戰,咱們搞床戰如何?”

轟!!

裴明秋身後一百多個公子哥,直接笑出了豬叫聲。

江望舒渾身發寒。

玉琉璃和玉師師一張俏臉,通紅無比。

鐵錘妹妹狠狠的啐了一口:

“呸。”

裴明秋的表情直接僵在臉上,得意情緒被破壞得乾乾淨淨。

他直接崩潰,猙獰吼道:

“賭尼瑪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