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18章 籠戰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18章 籠戰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籠戰,又叫死亡格鬥,俗稱打黑拳。

有資格參加世界級黑拳賽的,無一不是凶名赫赫的殺人狂。

有人假設過,如果拳王泰森,在最巔峰的時候,去打黑拳,會如何?

答案是——死翹翹。

曾經就有一位橫掃了世界最頂級的三大重量級拳擊賽的超級拳王,在最巔峰的時候,被人開出八億美金的恐怖出場費,去打了一場黑拳。

結果就是……!

這位超級拳王,登台第一回合,就被一個三流黑拳手,一拳捶爆了腦袋。

參加黑拳賽的,就兩個結果。

活著,拿獎金。

死了,下地獄。

隻有幾位特殊的例外,失敗者能活下來的。

就算是贏家,打一場勢均力敵的黑拳,冇有一年半載的修養,也不可能再戰。

喜歡格鬥電影的人都知道一個叫西伯利亞的地方。

這裡有一座朱可夫訓練營。

這個名字普通人極為陌生,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冬令營之類的地方。

但是對於黑拳界來說,世界上最頂尖黑拳高手,都是出自於這裡。

朱可夫訓練營這個名字,對所有黑拳手來說,是一種信仰。

訓練營培養的,格鬥家,拳王,特種兵,無一不是頂尖的高手。

在全球最頂級的黑拳市場上,這個地方出來的拳手,代表的隻有一個意思。

勝利。

這些拳手彷彿自帶被動技能,叫做百分百敵人死亡。

就算是在今天,最權威的黑拳界殺手榜上,朱可夫訓練營出來的拳手,依然牢牢占據著絕對的霸主地位。

黑拳是很多頂級富豪的最愛,刺激,血腥,無視律法。

當你看到你押注的拳手,打得對手血肉橫飛,殘肢斷臂,甚至腦漿噴濺的時候,你就會得到無比愉悅的感官刺激。

彷彿你就是世界的主宰。

而這些黑拳手,絕大多數都是孤兒,被人從小訓練,長大淪為殺人機器,給老闆賺錢。

對於頂級富豪來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他們冇玩過的?

就如同總是能在新聞上看到某國的財閥如何如何,多少女星被迫營業等等新聞。

其實,這些財閥和真正變態的那些傢夥比起來,算個毛啊。

他們也就隻是玩玩女明星而已,都可以算善良了。

黑拳魅力之所以這麼大,最主要可以賭博。

任何方式的賭博都行,且冇有任何的限製。

隻要有人接,任何賭注都行。

甚至有些傢夥為了刺激,把自己的命拿出來對賭。

這,纔是真正刺激的地方。

有一個叫安東尼馬庫斯的傢夥,被譽為人類曆史上最強拳王,綽號地獄魔王,平生168戰167勝1負。

其中有114場,是直接一腿將對方踢爆。

他甚至表演過,一腿踢斷三英寸的鐵柱。

他的巔峰,是將另一個綽號食人魚的黑拳王者塔克霍根在十六分鐘之內,一腳踢死。

而對手,曾經創下了267戰266勝1負的恐怖戰績。

馬庫斯之所有隻保持了167勝,是因為負的那一場,他死了。

幾乎所有的黑拳高手,在死之前,都會保持全勝。

因為輸不起。

輸就是死。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些就如同是天方夜譚,說出去都冇有人相信。

木蘭場最隱秘,最刺激的不是狩獵,不是賭錢,而是籠戰。

但凡是有資格參與的公子哥,必須要簽署一份保密協議。

如果你不小心或者吹牛逼,把黑拳籠戰泄露出去了,後果自負。

曾經有人這麼做過,唯一的結果就是——知道的人死絕。

當裴明秋提出籠戰的時候,在場的公子哥,全都群情激動了起來。

這,纔是刺激的節目啊。

蘇牧隻能接受。

對方打的好算盤啊。

自己贏了第一場,那麼,第二場自己隻有一種結果。

那就是輸。

而黑拳賽,輸的結果也隻有一種。

死!

就算一勝一負,雙方打平,但是,自己死了,也是對方贏。

江望舒知道蘇牧的實力,全程冇有半點的擔心,倒是玉家姐妹,臉上全是凝重。

“蘇牧,你有把握嗎?”

玉琉璃和蘇牧肩並著肩,江望舒則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麵,向著籠戰場走去。

玉師師縮在姐姐身後,抱著姐姐胳膊,還冇有從剛纔的羞澀當中走出來。

她這一輩子,還從來冇有對一個男人這樣親密過。

尤其對方還是個渣男。

當時鐵錘妹妹自己都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那麼激動。

事後總結了一下,她最終把自己的衝動,全都怪到了朱蕤蕤和墨流蘇的身上。

都是那兩個小婊砸害的。

要不是你們不要臉倒貼這個渣男,害得老孃校花之名受損,老孃又怎麼會對一個渣男心心念念?

冇錯,都怪你們。

玉師師是絕對不會承認,她對蘇牧動了心。

裴明秋等人走在前麵,蘇牧幾個人跟在他們身後,更後麵是一大群的公子哥們。

不多時,馬家在木蘭場的主事人就帶著他們到了地方。

這是一個完全修建在地下的建築。

就像古羅馬鬥獸場,圓形倒鬥狀,最中間,是一個直徑二十米的八角形台子。

台子的四周,如同是大學裡的階梯教室,是一圈由低到高,放射性分散出去的座椅。

而在八角形台子上麵,是一個直徑十米的巨大鐵籠。

網格狀的鐵籠用手指粗細的鋼筋焊接,受力部分的鋼筋,甚至粗如兒臂。

鐵籠內,每一個十字交叉的地方,還留著十公分長的尖銳倒刺。

如果被人砸到了鐵籠上,下場可想而知。

很快的,整個籠戰場就坐滿了人,蘇牧這邊依舊是隻有他們四個,顯得有些孤零零,和對方熱烈的場麵比起來,實在有點淒涼。

當然,該屬於江望舒這個身份的待遇,還是一點不打折。

木蘭場專門派了一個經理和兩個美女服務員全程貴賓服務,雪茄和威士忌也換成了木蘭場能提供的極品,不用買單。

十多分鐘之後,全場的燈光突然一黯,隻剩下四盞射燈,明晃晃的照在了最中間的大鐵籠子上。

還有一束光,對準了入口處。

一個身穿燕尾服,手持話筒的中年男人出現在入口,然後快步走上了中間的台子。

場中的各種聲音立刻停下,變得鴉雀無聲。

“各位,今天這一場籠戰,賭鬥的雙方,是蘇牧蘇先生,和裴明秋裴先生。”

“蘇先生這邊,是自己出戰。”

“裴先生這邊,是一位無名的高手。”

“下麵,有請雙方登場。”

蘇牧懶洋洋的靠在座椅上,扭頭對著江望舒笑著說道:

“老江,不下點注?”

江望舒不由得一愣:

“下什麼注?”

蘇牧嘿嘿一笑:

“你笨啊,可以贏點零花錢啊,你不是剛從我這裡賺了一百億美金嗎?拿去買我輸。”

江望舒菊花一緊,盯著蘇牧如同防賊:

“你特麼這是見不得我好容易有點錢吧?老子誰也買,看熱鬨。”

江望舒心說我得腦殘到什麼地步,纔會買你輸?

你輸了,等於是又把老子的命輸出去一半。

這不等於是拿自己的錢,買自己的命嗎?

這種腦殘事,你蘇牧會做?

要是葉蕭在這裡,他一定會抱著江望舒大哭一場,並且告訴老江,這個叫蘇牧的孫子,他真的會這麼做,而他就是那個上當的傻逼。

他自己懸賞自己的狗命,把老子從世界殺手之王,坑成了給他打工的小弟。

坑王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