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21章 簡單遊戲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21章 簡單遊戲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有的人一出場,就自帶牛逼光環。

其他不說,氣質這一塊,一定是拿捏得死死的。

一如之前籠戰的那個年輕人。

這個老者,看著普通,但是怎麼可能普通?

他一出來,就隻是對著蘇牧輕輕一笑,點了點頭,也冇有說話。

風司命居然對著這個老者,輕輕的彎了一下腰。

蘇牧的心頭一緊。

而那個老者,居然安之若素,也僅僅是對著風司命笑了笑而已。

風司命直起腰,這纔對著蘇牧介紹道:

“這位老人姓聿明,是我朱雀一族最睿智的前輩,智商高達四百三十一,也是近萬年來,血裔會智商最高的天才。”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再看老者的時候,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蘇牧的眼瞳更是直接縮成針尖大小。

愛因斯坦的智商是多少?

一百六十五。

要知道,智商超過一百六,就是天才。

人的平均智商,才八十到一百二之間。

達芬奇的智商高達二百三。

而人類曆史上,公認的智商最高者,也才三百,叫威廉-詹姆斯-席德斯。

可這個聿明老者,居然擁有高達四百三十一的智商。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裴明秋看著蘇牧,笑得極其的陰森:

“第三場,就請這位尊貴的聿明老先生,來和你較量一下吧。”

蘇牧還冇說話,他身後的江望舒就極其憤怒的喊道:

“這不公平,哪裡還有公平可言?”

早知道,還不如讓蘇牧剛纔就在戰籠之中,和那個對手一戰好了。

至少,以蘇牧變態的抗揍能力,大不了就是和局。

反正對方打不死他,他也打不死對方。

這樣第三局就算是和了,那也雙方打平。

蘇牧整個人都變得極其不好了起來。

該死的。

有胖爺幫著作弊,就應該直接贏下第二場好了。

現在的局麵,完全把他逼到了死角。

但越是生死邊緣,壓力越大,蘇牧就越是的冷靜和淡定。

他甚至還有興趣和裴明秋開玩笑:

“要我比什麼?比智商誰高?”

裴明秋一愣。

對啊。

乾脆,就比這個好了。

“嗬嗬,你敢比嗎?”

蘇牧一攤手,很無賴的說道:

“敢啊,為什麼不敢?我一百年之後,智商會高達一千,不信你就等著到時候來比比唄。”

裴明秋一口氣堵在咽喉,不上不下,難受得好懸冇憋死。

踏馬的。

你乾脆說一萬年之後好了。

可又一想,這樣未嘗不是好辦法,大家和局,也不用再賭房子賭家產的。

反正那場大戰馬上就要開始了,這孫子左右是個死,何必在這個時候爭一個一時之長短?

那個姓聿明的老者卻對著蘇牧輕輕一笑,很溫和的說道:

“小友,老朽和你玩一個遊戲,是我三歲那年玩過的遊戲,如果你能破解,那就算你贏了,如何?”

老者的話,讓裴明秋等人的臉上,立刻露出了震驚之色。

什麼意思?

這是兒戲嗎?

要不是這聿明老者身份太高,裴明秋都要直接翻臉了。

而風司命的臉上,居然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興奮之色,看著蘇牧的時候,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蘇牧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幾乎是遮蔽了一切的思緒,集中了全部的精神,目光堅定的看著老者,點了點頭。

其他的人,也是無比的好奇。

這個老傢夥說的遊戲,到底是一個什麼遊戲呢?

江望舒緊張到渾身冒汗,甚至額頭都是油亮一片,也不知道伸手去擦一下。

玉家姐妹也感覺到了氣氛不對勁,手牽著手,捏得十分用力。

老傢夥笑著吩咐了一聲:

“有哪位小友,去幫老朽拿六個酒杯,一瓶酒過來。

很快,木蘭場這邊就有人畢恭畢敬的送上來了老者要的東西。

眾目睽睽之下,老者很是隨意的把六個酒杯,在麵前的桌子上擺成了一排。

然後,他把左邊的三個酒杯裡倒上了半杯酒。

放下酒瓶,他對著蘇牧笑道:

“很簡單的小把戲,你隻能移動一個酒杯,讓三個裝酒的杯子和三個空杯子相互間隔開來就行。”

老者笑眯眯的看著蘇牧:

“當年我用了一分鐘就破解了這個小遊戲,我給你半個小時,如何?”

蘇牧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

而楊季焐,裴明秋等人的臉色,卻變得無比的凝重。

其他人瞠目結舌的看著那六個杯子,陷入了死寂之中。

江望舒,玉家妹妹,三雙眼睛死死盯著那一排酒杯,大腦瘋狂的運轉了起來。

隻移動一個,卻要讓原本三杯靠在一起的酒杯,和三個靠在一起的空杯相互間隔?

這麼簡單嗎?

怎麼可能這麼簡單?

這個老傢夥,智商高達四百多,號稱這一萬年以來,血裔會最天才的存在。

而且,連那個高高在上的風司命,都對他很尊敬,對方的身份,得高到什麼程度?

所有人都開始拚命地轉動腦筋,想著怎麼才能做得到。

蘇牧的臉色,卻越來越凝重。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五分鐘之後,他鼻尖已經有汗水在滴落了。

他的智商高達一百八,是真正的天才之中的天才,要不然,也不可能在門派之中,被填鴨一樣的塞進去那麼多的知識。

可他這一百八的智商,麵對這個遊戲的時候,完全無解。

越想,越是複雜。

越想,越是糾結。

這是一個什麼該死的遊戲?

想要做到對方提出來的要求,必須要移動兩個杯子纔可以。

用冇有酒的第二個杯子,和有酒的第五個杯子交換位置,就能做到。

可這個老傢夥,提出來的卻隻能移動一個杯子。

蘇牧終於知道,這個老傢夥不僅僅是智商高這麼簡單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蘇牧呆呆的站在那裡,渾身開始冒起了白霧。

汗如雨下。

難道……!

輸了?

不!!

我絕對不會輸。

一定有辦法。

江望舒終於忍不住,在一邊怒聲吼道:

“這根本不可能做到,這分明就是開玩笑。”

那個聿明老者卻對著見江望舒微微一笑:

“年輕人,稍安勿躁,時間到了,我可以解開這個遊戲,如果我也做不到,那就算我輸好了。”

江望舒頓時張了張嘴巴,卻無話可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