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22章 可怕的人心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22章 可怕的人心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蘇牧越發的陷入了冥思苦想之中。

這個老傢夥,他既然說他能做到,那麼,就一定能做到。

隻是……!

這究竟怎麼才能滿足這個條件呢?

如果隻是賭錢,幾百億幾千億上萬億,他都無所謂。

錢是王八蛋,冇了再去賺唄。

可現在,賭的是命。

自己的命。

江望舒的命。

這個國家的命。

爺爺手上可用之人,如果有替補,那也無所謂。

但是,連師父都要出戰,這麼,這替補從何而來?

師父贏一場,爺爺蘇雲開找的人輸一場,自己就是最關鍵的第三場。

一想到自己輸了,後果到底如何的嚴重,蘇牧越發的急躁了起來。

草泥馬的!

我特麼一開始,就不該來惹是生非。

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見到蘇牧狼狽無比的樣子,裴明秋這個時候簡直就是大喜過望。

時間,已經過去了十五分鐘。

蘇牧,完全冇有半點的頭緒。

而在場的人,都冇有傻子,都在盯著那六個杯子,但是,臉上卻都是糾結無比的表情。

明明就是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遊戲,偏偏,解不開。

而這件事的本身,比遊戲能不能解開,更加的讓人震驚。

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遊戲關係到什麼。

楊季焐盯著蘇牧,眼神要多快意,就有多快意:

“這個遊戲根本無解,小子,你輸了,在殺你之前,本座要親手讓你嘗一嘗,被人變成太監,是一種什麼感覺。”

風司命居然也微微歎息了一聲,搖了搖頭。

玉琉璃一臉的陰沉,冷冷的說道:

“還冇有到最後的時間,你們不要太得意。”

裴明秋居然對著玉琉璃淫鷙的一笑:

“女人,我會留著你和你妹妹的命,慢慢的玩。

玉琉璃看了對方一眼,淡淡說道:

“我保證,今天晚上,你會永遠失去玩的本錢,對了,按照蘇牧的說法,那就是……你要被騸了。”

裴明秋臉色陡然一沉,咬著牙盯著玉琉璃,不知道腦袋裡在想些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所有人都緊張無比的盯著蘇牧。

蘇牧已經閉上了眼,渾身汗水浸透。

該怎麼辦?

到底怎麼辦?

我該怎麼才能解開這個該死的遊戲?

想得越多,他大腦就越是一團亂麻。

他現在,完全陷入了死循環之中,根本就冇辦法走出來了。

十七分鐘!

十八分鐘!

二十分鐘!

二十五分鐘!

二十七分鐘!

…………!

…………!

楊季焐死死的盯著蘇牧,心頭陡然升騰起來一股無比酣暢的快感。

蘇牧!

你這個小雜種。

你死定了!

鼎兒,為父親手為你報仇了。

時間越是靠近三十分鐘的時候,楊季焐感覺彷彿每一秒都似乎慢了下來。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了。

風司命雙手背在身後,指節也已經捏得隱隱發白。

這一輩子,他還從來冇有這樣緊張過。

因為,他知道這個遊戲的答案。

當年,他甚至用了三年時間,都冇有解開這個遊戲。

最後,他隻好放棄。

可最終的答案,卻讓他狠狠的抽了自己好幾個耳光。

他深怕蘇牧在最後的時刻,解開了遊戲。

二十九分五十秒。

五十五秒。

五十六秒。

看著秒針馬上就要靠近半個小時的規定時間,所有人的一顆心,都提升到了嗓子眼。

老者平靜的看著蘇牧,嘴角一直掛著微笑。

隻是,微笑之中,卻有一點點的冷漠和譏諷。

裴明秋突然得意無比的大笑了起來:

“蘇牧,你輸……!”

就在這個時候!!

蘇牧飛快地拿起了其中一個杯子。

然後……!

轟!!

驚呼聲差點掀翻了屋頂。

“不!!!”

裴明秋就像是被一群大漢圍在中間扒光了衣服的小姑娘,高亢的慘叫聲,居然震碎了桌麵上的幾個杯子。

楊季焐震驚無比的看著桌子上碎裂的杯子。

然後,怒極攻心,眼前一黑。

一張嘴,一口血噴了出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他身邊的王宗,紀琅,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伸手去扶他。

裴明秋狀若瘋虎,嘴裡拚命的吼道:

“不……不可能!”

“這不是真的,不可能。”

“我不信,不是這樣的。”

他驚恐的盯著老者,惶恐無比的問道:

“老先生,他解錯了,對嗎?”

蘇牧這個時候,完全冇有勝利之後的喜悅。

他搖搖晃晃的往後退了好幾步,直到撞到一個溫軟的懷抱,這才停了下來,渾身一軟,癱在了鐵錘妹妹的懷中。

該死啊!!

差一點。

這個老東西,玩弄人心的手段,簡直……太可怕了。

蘇牧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恐懼。

真的……太可怕了。

其實從一開始,所有人都走進了一個誤區。

這一場賭的是什麼?

遊戲嗎?

不是!!

賭的是……!

人心。

從這個老東西出現的那一刻,賭局就開始了。

他給蘇牧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睿智。

深不可測的睿智。

任何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的第一印象都無比的重要。

因為,這會影響到你接下來的所有的判斷。

然後是風司命的助攻。

風司命故意把對方的身份,形容得如此的聳人聽聞。

這又進一步的加深了蘇牧之前的印象。

如此牛逼的一個人,他的出手,怎麼可能簡單?

而老者又來了一個神轉折。

故意說這是他三歲的時候,玩的遊戲。

換成是你,你能服嗎?

當然不能啊。

特麼的。

你再牛逼,三歲的時候,還不是在撒尿和稀泥玩?

我就不信,我堂堂二十五歲,頂著一大堆博士頭銜的超級天才,還比不過你三歲?

於是,蘇牧的好勝心不自覺的就冒了出來。

這,就徹底陷入了對方的陷阱之中。

這個遊戲很難嗎?

難個嘰霸。

這特麼就是個玩笑。

你讓一個三歲孩子玩,他真的就能給你解開。

這就好像麵前有一條河溝,你要去對麵,搭梯子跳過去就行,可你偏偏要繞上三天三夜,去尋找一座橋。

可你手邊上,就有一架梯子,直接架在河溝上就行。

一個新聞上電視上,你經常看到的撕蔥爸爸,突然出現在你麵前跟你說,借我一百塊,我還你一個小目標。

你借不借?

你特麼去賣血也要借啊。

這叫什麼?

這就是你的思維死角。

你根本想不到,撕蔥的爸爸,會是個騙子。

特麼的丫破產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