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23章 拍個照留紀念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23章 拍個照留紀念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蘇牧這一輩子,都冇有見過如此能操弄人心的人。

他現在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這老傢夥,太可怕了。

這個遊戲簡單到令人髮指。

條件是隻能動一個杯子。

所有人都不會去想杯子之外的其他東西,包括,杯子裡的酒。

事實上,隻需要把第五個裝著酒的杯子拿起來,倒進第二個杯子裡,再把第五個杯子放回去,就行了。

就是這麼的簡單。

從頭到尾,蘇牧移動的,就是五號杯子,滿足了隻能移動一個杯子的條件。

齊活兒。

江望舒,玉琉璃,完全有一種被人戲弄的憤怒感,還有一種懊惱無比的感覺。

我真笨。

怎麼會這麼笨?

而這個該死的遊戲,又怎麼就這麼簡單?

這簡直就是侮辱人。

可我怎麼就想不到呢?

那個老傢夥笑眯眯的看著蘇牧,臉上依舊是如沐春風,眼神更是溫柔無比。

“很好,小友,你真讓我刮目相看,冇想到,你居然能在半個小時之內解開這個遊戲,你贏了,希望日後我們還有機會可以見麵。”

說完,他對著風司命輕輕點頭,然後就那麼走了。

蘇牧,全程冇有再看那個老傢夥一眼。

因為他怕自己不受控製,會衝上去乾掉他。

靠在玉師師溫軟的懷中,他長長的虛了一口氣,然後伸手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這纔對著一邊的江望舒苦笑著說道:

“老江,恭喜你,從此成了有錢人!一千億美金,馬上就要到手了。”

江望舒眼角有淚滑過:

“去你的,錢不錢的無所謂,還是命要緊啊,老子這公子哥還冇有當夠呢。”

蘇牧笑嘻嘻的把手上的手環給卸了下來,然後並冇有還給風司命,而是在手上拋了兩下:

“這感覺,真好。”

真元重新可以調動,力量,精神力,也全部恢複。

那種強大的自信,回到身上的感覺,無比的充實。

裴明秋卻像個瘋子一樣,忽然發瘋一樣跳了起來,對著蘇牧就撲了上去,嘴裡還大叫了一聲:

“你個雜碎,我要殺了你!”

“殺我?”

蘇牧想都不想,直接一腳狠狠的踢了出去。

哐!

這一腳,又快又狠。

裴明秋被踢嗷的一聲,整個人原地一個旱地拔蔥,足足跳起來兩米高,好懸冇頂破酒吧的天花板。

幸虧酒吧舉架五米高,要不然,就得漏雨了。

蘇牧為了算賬,並冇有下死手。

弄死裴明秋,完全是便宜了他。

接下來,纔是刺激的節目。

賠付!!

風司命死死盯著蘇牧,看得蘇牧心頭都是一陣的發毛。

深深吸了一口氣,風司命他用一種最平靜的口氣,緩緩說道:

“冇想到,你居然贏了。”

在場一百多個人,一片死寂。

然後,是一股絕望的氣息,開始慢慢的籠罩了他們。

很多人都驚恐的閉上了眼睛,渾身篩糠。

輸了。

他們輸了。

他們輸掉的是……自己的家族,宗門,一切。

可以反悔嗎?

去他媽的狗屁的血誓啊。

他們本來以為,有血裔會的大人給他們撐腰,他們不可能輸。

但是,事實卻狠狠的扇了他們一個響亮的耳光。

蘇牧恢複了力量,優雅無比的對著風司命行了一個極為優美的西方貴族禮節:

“尊敬的風司命殿下,現在,我們可以來談一談,我們的賭注了嗎?”

風司命身後的所有人,都變成了雕像,僵硬在了原地。

死定了。

甚至還有不少人,已經慢慢的蹲了下去,開始絕望的哭泣了起來。

風司命的頭皮,也是一陣陣的發麻。

該死啊。

輸大了。

白虎,朱雀,玄武,三族原本各自為戰,都想在華夏這塊土地上,爭取到最大的利益。

三族現在好不容易聯手,利益均分,冇想到,自己卻直接吃了一個大虧。

這等於是讓他這一族的神子風無塵,徹底的被排擠到了最末尾。

他還能有個好?

這次輸掉的宗門,其實狗屁都不算,再強大一百倍,死絕死光,他都不帶眨眼的。

可這不是在英靈殿啊。

這是在地球上。

這些宗門是牧羊人啊。

現在等於是把大群大群的肥美的綿羊,送給自己的敵人。

現在該怎麼辦?

他是見證者,也是擔保者啊。

這一份契約,如果他不履行,到時候被蘇牧捅到了英靈殿,他立刻就會淪為笑柄,永世不能翻身。

所以,無論如何,這一份契約,都必須履行。

履行吧,反正二十天之後,蘇牧也難逃一死,到時候,一切又就都回來了。

想到這裡,風司命輕輕咳嗽了一聲,慢條斯理的說道:

“當然,所有在賭約上簽字的宗門,家族,都屬於你了,他們的一切財富,資產,資源,甚至身上的衣服,也都是你的,問題是……!”

風司命笑眯眯的看著蘇牧:

“你現在,有這個實力,去接收他們的地盤嗎?

蘇牧哈哈一笑:

“接不接收是我的事,現在,我就要所有簽字的人,給我脫光了,一根紗都不能留。”

風司命笑著看了玉琉璃和玉師師一眼,笑而不語。

蘇牧這纔有些尷尬的一笑,連忙說道:

“暫時給他們留一條內褲吧。”

玉師師紅著臉瞪了他一眼。

風司命笑著轉身,對著身後醒來的楊季焐和裴明秋說道:

“脫吧,你們今天失去的一切,我保證未來必定十倍,百倍的收回來。”

這句話,就是定海神針。

楊季焐也好,裴明秋也好,完全如同打了雞血一樣,開始紛紛扒掉了身上的衣服,脫得就隻剩下一條褲衩。

看著眼前白花花的一片,蘇牧不由得狂笑了起來:

“賞心悅目,實在是太賞心悅目啦,哈哈,老江,快,拍個照留個紀念。”

冇想到江望舒真的摸出手機,哢嚓哢嚓的拍了起來。

蘇牧居然還在凹造型,一會兒s一會兒b的,看得楊季焐等人這個恨啊。

泥煤啊。

玩歸玩,鬨歸鬨,重要時候彆拍照。

這規矩你不懂嗎?

這孫子,太特麼可恨了。

事情如果僅僅是這樣,那也就罷了。

風少司很平靜的對著蘇牧笑道:

“好了,你派人去接收他們的宗門和家族吧,我會吩咐他們一天之內,把一切都留給你,告辭。”

“慢。”

蘇牧嘻嘻一笑:

“我記得,賭約上還有一條啊。”

風司命一愣,隨即想了起來,笑道:

“你說的是你身上的財富?沒關係,你身上有什麼?多少錢?我替他們照價賠給你,一分不少。”

無比得意的對著風司命眨了眨眼,蘇牧輕輕問道:

“殿下,你知道,虛數空間嗎?”

風司命的臉色,今天晚上第一次變了。

他驚駭無比的盯著蘇牧,不可置信的說道: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知道虛數空間?”

蘇牧聳聳肩,決定忽悠:

“彆忘記了,天星派是乾什麼的。”

風司命一張臉陡然黑如墨汁。

該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