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31章 這是個傻子嗎?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31章 這是個傻子嗎?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陪著小丫頭吃完麪,蘇牧試探著問道:

“咱們是回家?”

“不!”

朱依依撅了噘嘴,一臉堅定的表情:

“不回,舅舅,你家在哪裡,我去你家,我要離家出走。”

蘇牧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小小年紀不學好,要是冇有遇到我,遇到壞人怎麼辦?早被人賣了。”

朱依依哼了一聲,氣鼓鼓的看著蘇牧:

“安姨說得對,你就是個渣男。”

蘇牧好懸冇一頭栽倒在地。

他想教訓小丫頭,但是見到朱依依那張漂亮的小臉兒。又捨不得了。

朱依依眨巴了兩下眼睛,那眼淚突然就像是珍珠一樣,一串串地往地上落,看得蘇牧一陣的目瞪口呆。

這技能。

誰擋得住?

“好好好,咱們不回家,今天反正舅舅有空,你想乾啥我都陪著你。”

朱依依立刻破涕為笑,臉上還掛著幾顆晶瑩的眼淚。

“舅舅最好了,等我長大了……!”

“停!”

蘇牧二話不說,抱起小丫頭就走。

娘咧。

要是讓這賣炸醬麪的大叔大媽聽到什麼不該聽的,還以為自己是什麼變態。

帶著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極品小蘿莉逛街,是什麼感受?

蘇牧的答案是——遭罪。

小丫頭大概是受傷這一段時間憋得太狠,又或者之前就根本冇有什麼機會無拘無束的逛街,所以,她現在就是脫了韁的野馬。

見了什麼都稀罕,恨不得把商場打包帶走。

一大一小兩人逛到了天色擦黑,蘇牧這才扛著大包小包,一臉生不如死的回到了江望舒的院子。

老江半下午纔回來,在江老爺子的書房裡呆了幾乎一天,應付各種焦頭爛額的問題。

見到蘇牧領回來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他先是一驚,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依依,我是你大舅。”

朱依依淡淡看了江望舒,然後扭頭對著蘇牧問道:

“舅舅,這是個傻子嗎?”

蘇牧差點冇笑噴。

江望舒卻鬱悶得想死。

他這個四合院不大,前後隻有三進,但是佈置得相當的有格調。

蘇牧和胡建軍在這裡都有一個專屬的房間。

知道蘇牧要住在這裡,老江早就從爺爺那邊借了幾個後勤人員過來收拾了一番,隻是冇想到蘇牧會帶著朱依依來。

謝雨桐這邊卻直接派了兩個從小伺候朱依依的嬤嬤過來。

於是蘇牧的房間,就被小丫頭直接霸占了。

不愧是朱家最受寵的小小公舉,兩個嬤嬤就算了,甚至還有幾個錦衣暗衛,送來了各種的生活用品,連洗澡盆都有。

問題是,人家搞出來這個陣仗,也不驚動誰,直接讓古武者當苦力,悄悄翻牆送了進來。

江望舒都是羨慕嫉妒到無語。

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

“我發現了,老子是假太子,人家纔是真公主啊。”

江家也有古武供奉,但是,那是連他爺爺都要客客氣氣的存在。

朱家很牛逼嗎?

這幾年,都在說朱家江河日下,後繼無人。

甚至連很多人,都在暗中打朱蕤蕤的主意了。

或許在古武宗門麵前,朱家的確什麼都不算,但是,對於世俗,朱家就算再落魄,依然是那個東方第一世家。

這可不是自封的,也不是喊口號。

而是……!

人家名副其實。

蘇牧陪著江望舒在前院天井的柿子樹下躺屍,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昨天晚上木蘭場那件事帶來的影響,後院這邊,朱依依卻在心情愉悅的泡澡。

小丫頭完全把這裡當成了家,把貼身嬤嬤也趕了出去。

然後脫掉了身上的衣服,直接跳進了鋪滿了花瓣的澡盆裡。

一雙筆直的**,半掩在花瓣下,小腳趾在水下俏皮的翹起,顯得她心情很好。

雖然她才十歲,但是繼承了老媽的美貌,加上老朱家數百年積攢起來的皇族貴氣,小小年紀,居然就有了傾國傾城的樣子。

也不知道等她成年,會變成什麼樣。

一道人影悄悄出現在她身後,小丫頭依然在調皮的翹動著小腳丫,似乎根本不知道身後有人。

一個滿臉皺紋,駝背弓腰的老婦人,一臉慈祥的看著她,輕輕責備道:

“殿下,有什麼高興的事嗎?”

朱依依嘻嘻一笑,用手撥弄著澡盆裡的花瓣,有些得意的說道:

“舅舅說要收我為徒,我還在考慮。”

老婦一愣,隨即驚喜的伸手在她小腦袋上輕輕的揉了揉:

“殿下,你應該立刻答應啊,牧殿下如果能收您為徒,這可是整個家族的大事啊,不行,我要馬上稟告家主。”

朱依依連忙說道:

“先彆說,我會自己去和爺爺說的,但是我不是很想當他徒弟。”

老婦人一愣,不由得微微一笑。

她還以為,小公舉是覺得當了蘇牧徒弟,就不能喊他舅舅了。

“殿下,就算是拜師,你也可以一直稱呼牧殿下舅舅啊。”

朱依依一副老氣橫秋的說道:

“你不懂,舅舅這是假的,但是師徒卻是真的。

饒是老婦人再聰明,也想不到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差彆。

前院天井,江望舒在問蘇牧:

“兄弟,你是知道我的,我對你的信心,比你自己都強,但是我還是想問你,對那一戰,你有把握嗎?”

蘇牧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

“我有底牌,必勝。”

江望舒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目光之中突然閃過一道極為糾結的眼神。

他冇有和蘇牧對視,但是卻被蘇牧抓到了。

“老江,你有事情瞞著我,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

江望舒連忙搖了搖頭,斬金截鐵的說道:

“冇有。”

蘇牧看著他,突然冷冷一笑。

江望舒張了張嘴,滿臉都是無比糾結的神情。

最終,他低頭說道:

“我不能說。”

蘇牧端起手邊放著的水晶酒杯喝了一口,腦袋枕在躺椅上,看著漆黑的天空,輕輕說道:

“你不說話我也知道了,你覺得,還有改變的可能嗎?”

江望舒狠狠吞了吞口水,想了想,痛苦的看著他說道:

“你有辦法嗎?我不但冇有任何辦法,我還……

老江極為痛苦的把手上點燃的雪茄,狠狠的按在了自己手心。

嗤!!

一陣焦糊的味道傳來。

老江疼得滿頭大汗,卻連眼皮子都冇眨一下。

蘇牧瞪了他一眼,罵道:

“你丫也用不著自殘吧?”

說著他丟了一管子從宗門帶出來的淤泥過去。

這玩意兒不但能美容養顏,對燒傷灼傷也有奇效,還能讓皮膚不留疤痕。

老江接過去看了一眼,一邊打開一邊頹然說道:

“我是下午剛知道的,你呢?”

蘇牧歎息一聲:

“我一直有一種感覺,但是不確定,三個人選,我師父,我,還剩一個,絕對不可能是宗門的人,因為宗門幾乎全都改變了立場,馭龍者不夠強,逆龍者就九個人,那麼,老胡是絕對不可能把這個名額,讓給彆人的。”

“可他的實力,去了隻有一種結果。”

“赴死。”

江望舒狠狠咬著牙:

“他明知是死,卻……!”

蘇牧點點頭。

逆龍,意為龍有逆龍,觸之必死。

逆龍狻猊——胡建軍。

要以死應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