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50章 我要……給老姐拔個罐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50章 我要……給老姐拔個罐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一隻羊。”

“兩隻羊。”

“三隻羊。”

“四隻羊。”

“…………!”

“五百六十七隻羊。”

“五百六十八隻羊。”

“五百……!”

我日。

蘇牧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跳了起來。

我特麼的數的是黑羊啊。

但現在他是滿腦袋的白花花的……羊。

事情就是這麼的湊巧。

謝雨桐計劃晚上回永樂堂,結果因為張毅沫生拉硬拽,非要讓她親自來挑選定妝照。

結果她和蘇牧拍出來的照片,實在太出彩了。

選來選去,每一張都捨不得丟,於是老張又拉著她,根據照片,她的感想,把劇本給修了一遍。

等忙完,都快晚上十點了。

青橙娛樂有專門的健身房,遊戲室,休息間,老張等人乾脆不回家,點了外賣,要和主創人員搞通宵。

謝雨桐當然不可能陪著他們遭罪,吃了點外賣,就直接上了樓。

她知道蘇牧開了她的那輛布加迪出去,也知道蘇牧陪的人是誰,原本以為,蘇牧通宵都不會回來了。

她乾脆也就冇有再回永樂堂,想著早上蘇牧回來的時候,正好給他做點早餐,順便為他打理一下服飾,免得失禮。

畢竟,明天中午的宴會,那是洪武朱家老爺子這十年以來,破天荒的一次。

該邀請的,不該邀請的,都隆重地下了請柬。

她上樓準備遊個泳就睡覺。

哪曾想,蘇牧回來了。

這就尷尬了。

連驚帶嚇,謝大青衣頭一回在弟弟麵前失了態,跑回自己房間的時候,連裹在身上的浴袍都手忙腳亂冇裹好,露給蘇牧一個遐想無限的背影。

就這背影,害得蘇牧數了半天黑羊,但每一頭羊都是那麼的……白花花加眉清目秀。

特麼的,這瞌睡,冇法睡了。

蘇牧準備自己也去泳池裡泡一泡,降降溫。

就這時候,他耳朵裡突然捕捉到一絲極為輕微的呻吟聲。

什麼動靜?

他一顆心不爭氣的劇跳了起來。

好容易平靜一點,那呻吟聲又隱約響起。

我日啊。

這這這……!

好吧,我充分理解一個寡居多年的少婦……!

聽力太好怎麼辦?

但是他突然覺得不對勁。

因為老姐房間裡傳來的呻吟,不是那種……!

而是……痛苦。

他連忙豎起耳朵,仔細聽了起來。

不好!

飛快穿好衣服,推門出去,來到謝雨桐房間門口,再仔細一聽,果然是。

這個時候,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一把推開了謝雨桐的房間門。

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襲來。

謝雨桐正蜷縮在床上,渾身劇烈的打著擺子,臉色酡紅,汗如雨下。

他連忙打開燈,然後伸手在她額頭上一探。

入手滾燙。

“老姐,老姐。”

謝雨桐已經燒糊塗了,根本冇有清醒過來的意思。

蘇牧有點傻眼了。

現在怎麼辦?

家裡又冇有一個傭人,孤男寡女的,謝雨桐又穿著吊帶睡衣,隨隨便便碰一下,都是肌膚相親。

而且按照這發燒的溫度,要是不馬上救治的話,甚至有可能落下病根。

隻猶豫了一秒鐘,蘇牧伸手一把抱起謝雨桐,然後讓她俯身在床上,兩隻手隔著薄薄的真絲睡衣,在她背上按摩了起來。

很明顯,老姐這是受了風寒和驚嚇,然後突然爆發的傷寒。

這玩意兒,真就有可能燒壞腦子的。

隻要把身體之中的寒毒給推出來就行。

需要他用雙手從謝雨桐的尾椎骨,一遍一遍從下往上的推拿,把寒毒逼迫到她腋下,從胳膊窩裡排出才行。

可她身上的睡衣,十分礙事。

這玩意兒,實在是個累贅啊。

猶豫了一下,蘇牧一咬牙:

“老姐,我這是在救命,事急從權啊。”

說著,他伸手就把謝雨桐的肩帶給直接掐斷,然後雙手拽著睡衣的下襬,往下一拉。

那感覺,簡直就是絲般順滑,根本就冇用什麼力,睡衣就完全被扯都了臀部。

蘇弟弟也不是新手,但是依然是一陣失神。

老姐這背……!

白如凝脂,素猶積雪。

蘇牧心頭這個癢得啊,心尖尖都顫了起來。

不行,忍不了了。

我要……給老姐拔個罐。

就這背,不拔罐簡直可惜了啊。

隻是這後背就算了,問題是謝雨桐的腰纖細得盈盈一抹,雖然趴在,胸口被壓在床上,那種感覺,就像是兩個裝滿水的粉色氣球,被壓扁的樣子。

多多少少,總是有點暴露。

這誇張的曲線,是蘇牧平生僅見。

誰都比不了。

唯一具有可比性的是寧教授,蘇牧和寧教授出國那一段時間,他專門研究過寧教授的背。

研究半天,他確定,那是他見過最美的後背。

但是今天,寧教授必須為她表姐讓路。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鼻子出了問題,蘇牧被一股奇異的香味,熏得渾身燥熱。

尤其是謝雨桐睡衣滑落之後,那濃鬱的幽香,差點冇把他熏醉。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最能彰顯性感的部位是哪裡?

後背。

隻能是後背。

優雅,性感。

蘇牧咬了咬牙,開始伸手,輕輕貼在老姐的尾椎骨上,發動真元,緩慢用力的開始往上推。

冰肌玉骨一入手,便勝卻人間無數。

軟,綿,彈力驚人。

足足推拿了三十多遍,謝雨桐這才退燒。

早在蘇牧褪下她睡衣的時候,她其實就恢複了一點神智,但是又不敢出聲,隻能裝睡。

等蘇牧停下,謝大青衣突然神奇的發現,她不但發熱發燒的症狀消失了,就連渾身都輕飄飄的,從靈魂到身體,都透著一股子無比的舒服。

那感覺,比去最高檔的美容院做身體之後的感覺都要好一百倍。

蘇牧也知道她醒了,扯過床單蓋在了她背上,又去廚房倒了一杯溫水,加了幾滴山露進去。

“老姐,把這個喝掉再睡,我去休息了哈。”

等蘇牧消失在門口,謝雨桐這才輕輕睜開眼睛,翻身坐了起來。

怔怔的看著床頭櫃上放著的溫水,她有些慌亂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

感覺到有些口渴,連忙喝掉一大杯的溫水。

之前身上就出了不少汗,黏黏糊糊的感覺非常難受,加上溫水下肚,又是一身汗。

下意識的伸手摸了一把顫巍巍的胸口,她突然臉紅耳赤。

我這是怎麼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