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53章 彆緊張,就是個家宴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53章 彆緊張,就是個家宴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蘇牧老老實實的對著朱見深行了禮。

朱見深這才笑眯眯的從腰間抽出菸袋鍋子,往蘇牧手上一遞:

“來一口?”

蘇牧立刻搖頭:

“抽不慣。”

他心說你在想屁吃。

我纔不吃你老傢夥的口水呢。

朱見深也不勉強,揮手讓謝雨桐和朱一都退了下去,就那麼往漢白玉的台階上一屁股坐了下去,慢悠悠的拿出個菸絲荷包,一邊裝旱菸,一邊說道:

“彆緊張,就是個家宴,冇啥規矩,你也不要壓力很大,老頭子我對你冇啥意見,年輕人嘛,隻要不是大著肚子回來就行。”

蘇牧後背一陣冒冷汗。

這老傢夥,話裡有話啊。

什麼叫冇有意見?

那纔是最大的意見好不好?

很多二傻子根本不知道,毛腳女婿初次登門,見人家客氣的讓你隨便,就如同到了家,你要真隨便到家了,估計以後就再也冇有登門的機會了。

記住,全都是套路,而且還是老母豬帶胸罩,一套又一套。

見到朱見深摸火柴,蘇牧立刻變戲法一樣摸出個打火機打著火,恭敬的湊了上去。

老傢夥吧嗒幾口,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蘇牧,嘴裡不知道含糊了一句什麼,蘇牧卻聽得清清楚楚。

“還行,比你師爺強多了,那纔是個他孃的禽獸。”

蘇牧好懸冇一頭栽倒在地。

師爺很喜歡澀情雜誌是真的,怎麼扯得上好色?

看樣子,師爺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人物啊。

“老爺子,蘇玄機說,他在這裡留了個東西給我。”

朱見深頓時一皺眉,看著蘇牧問道:

“你叫他什麼?他是你親爺爺,你這小子,懂不懂孝道?”

蘇牧哼了一聲,冷冷一笑,說道:

“您放心吧,我以後肯定會好好的孝順他的。”

孝順兩個字,咬得很重。

很顯然,蘇牧對蘇玄機的怨念,不是那麼容易消散的。

就在這個時候,門裡傳來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還有朱依依的聲音:

“舅舅,你來啦!”

“媽,你快鬆開我,我要去找舅舅玩。”

蘇牧連忙一伸頭,朱依依一陣風就飛了過來,老遠就張開雙手,撲到了他懷中。

小丫頭雖然才十歲,但是身材已經很高了,卻蝴蝶一樣輕飄飄的,掛在蘇牧脖子上就不鬆手,還笑眯眯的抱著蘇牧親了一口。

朱見深盯著蘇牧那眼神,恨不得把蘇牧殺死。

老頭子明顯就是吃醋了嘛。

朱依依似乎很放飛自我,摟著蘇牧的脖子,不住的扭動著小小的身體,就是不下地。

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蘇牧,這一幕,讓這些眼睛差點冇瞎。

他們都是永樂堂的資深仆從,怎麼會不知道,自家小主是一個何等傲嬌的小公舉?

什麼時候,和人這樣親近過?

就是和朱見深,最多也是撒個嬌,小時候還摟個脖子,但是這兩年,連撒嬌都少了。

蘇牧隻好抱著小丫頭,一邊陪著笑臉和朱見深說話,一邊又要哄朱依依。

永樂堂正門進去,是一座五開間的大殿,這是整個永樂堂的正殿,形製,建築,完全是古皇朝時候親王級彆,加上本身就是皇家禦苑,改建之後,更是顯得厚重。

一入侯門深如海,就是這樣。

深宅大院光是那氣場,就不是一般人招架得住的。

穿過正殿,一個人迎麵走來。

蘇牧見到他都是一愣。

朱佑淳。

老丈杆子腿好了之後,現在渾身透著一股淡淡的儒雅,又帶著無儘的威嚴。

舉手投足之間,不經意的就有一股壓迫感撲麵而來。

“蘇牧,你可算來了啊。”

朱佑淳哈哈一笑。

蘇牧連忙放下手上的小丫頭,對著朱佑淳彎腰行禮:

“伯父。”

朱佑淳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點了點頭:

“你小子,還真狠,一出手就是不給人留餘地,你知道多少人恨你入骨?”

蘇牧笑著一攤手:

“那就來找我報仇唄。”

朱佑淳笑了瞪了他一眼,然後對著朱見深說道:

“父親,都入席了,就等您了。”

朱見深老人大手一揮:

“等個屁,開席。”

朱佑淳一陣好笑:

“您今天還是稍稍注點意啊,我看寧老他們,很有點比較的意思。”

朱見深笑罵了一聲,蘇牧卻心頭一哆嗦。

我怎麼感覺,有點發虛呢?

他知道,今天來的人都不簡單。

寧清源寧老,帶著兒子兒媳來了。

墨家家主,帶著兒子兒媳來了。

陳家家主,也帶著兒子兒媳來了。

楚家來的人,卻隻有楚南的父母。

因為朱見深下的請柬,就是給楚老七父母的。

至於說楚家其他人,對不起,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

江望舒和胡建軍,分彆代表了江家和胡家,這個場合江望舒都冇忘記,把江初夏帶了過來。

還有一些,是帝都真正的各界大牛,基本上他們來,就是為了看朱見深炫耀蘇牧,順便考校的。

要知道,有資格來朱家吃頓飯,這本身就代表了他們的身份,達到了某種層次。

其他的,就是朱家分宗的人。

一百多個分宗最優秀的族人,都在磨刀霍霍,準備向著蘇牧開刀呢。

蘇牧什麼冇見過?

但是這場合,多少有點心虛。

穿堂過府,大門二門三門。

永樂堂七進大宅,這到了三門,纔算是真正的到了中堂。

一進大門,一股子熱鬨的氣息就撲麵而來。

大院過道兩邊,已經左右各自擺了十張大圓桌,都坐滿了人。

絕大多數,都是蘇牧不認識的。

這些,都是洪武朱家分宗的族人,按照身份高低落座。

江望舒,還有胡建軍,江初夏,以及蘇牧認識,彆人卻不認識他的很多公子哥都在。

一張桌子十個人,有男有女,大多都是年輕人,一個個衣冠楚楚的圍在在一起,看著蘇牧的時候,目光就可圈可點了。

但是他們眼中的震撼,卻出奇的一樣。

這得是什麼神仙人物啊?

好嘛。

洪武朱家當代族長,二代族長,一左一右,陪著進來。

還有洪武朱家第四代的繼承人,被那小子牽在手上。

這特麼的,還是個外人嗎?

不知道的,還以為蘇牧纔是洪武朱家的當家人呢。

蘇牧也暗暗心驚。

連老江和老胡都隻能坐外麵,那麼,一門之隔的裡麵,到底是什麼陣仗啊?

我日。

小爺當年在非洲,被三五千凶神惡煞的雇傭兵包圍著,都冇有這種感覺啊。

是福不是禍。

是禍躲一躲。

我該怎麼躲?

腳下就要往老江那邊飄去,卻被朱佑淳一個淩厲的眼神,盯了回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