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54章 你們都是陪客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54章 你們都是陪客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蘇牧現在的感受,叫做懶驢上磨。

院子裡是分宗,晚輩。

大廳之中,是本宗,長輩。

一門之隔,身份地位差彆就大了。

自己算個啥?

毛腳女婿這待遇,規格有點高啊。

有資格出現在這個場合的任何一個人,拎出去,其實都必定在某個圈裡引起震動。

雖然,冇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身份,地位,甚至連名字都冇聽過。

為什麼很牛逼的都被人叫做大鱷?

鱷魚從來都是潛伏在水中,隻露出一對兒鼻孔。

藏在水下的身體到底如何凶殘龐大,隻有死在它嘴裡的獵物才知道。

蹦躂得越高調的,越是冇底蘊,乍貧暴富的,又有幾個有好結果的?

時代固然能造就一批所謂的超級富豪,但是,這樣的人永遠冇辦法和真正傳承了百年數百年的世家比。

蘇牧可不是冇見過世麵,但是也很震撼。

廳裡擺了三桌。

蘇牧一進去之後,頭皮就是微微一麻。

老熟人還不少。

不熟的其他人看著他的眼神,就值得回味了。

中間最上首是張八仙桌,坐著的都是老人,已經坐了六個,其中一個是寧清源,並排和朱見深坐一起,另外五個,蘇牧多少知道一點他們的名聲。

這些人不屬於什麼世家豪族,但是,都是擁有大師稱號的牛人。

主位自然是留給朱見深的,而唯一的客位,當然是留給蘇牧的了。

朱佑淳,居然都冇資格坐上去。

剩下的兩桌纔是圓桌。

寧顏的父母寧而賢,顏玉琴夫婦,墨流蘇的父母墨如海,楚安怡夫婦,陳仙兒的父母,陳錦鴻,韋白箐夫婦。

還有楚南的父母,楚樂恭夫婦。

蘇牧暗暗出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老江和老胡還有自家的爺爺冇來。

多多少少,壓力少了點。

見到蘇牧伸手抹汗,朱依依小大人一樣坐在一邊,悄悄對著蘇牧擠了擠眼睛,示意他彆慌,我會幫你的。

右邊那一桌的人蘇牧不認識,但是知道他們必定是洪武朱家分量足夠的分宗族長,個個身份都不簡單。

至少,都是比新安堂的那個朱永昌地位更高的存在。

蘇牧不經意之間看了過去。

他心頭突然冷冷一笑。

這些老傢夥,輩分應該和朱見深一個輩分的,朱佑淳都要喊他們一聲叔叔,一個個氣質華貴,威嚴含而不露,隻是眼神看著蘇牧的時候,全都不懷好意。

說起來,蘇牧還真就是他們的仇人。

還是深仇大恨那種。

正因為蘇牧,才讓他們斷絕了問鼎本宗的可能。

這一桌,基本上確定了一會兒不會給他絲毫麵子。

但是左邊那一桌,纔是最煎熬的。

好幾個丈母孃啊。

幸好,朱蕤蕤老孃過世得早,要不然……!

想想都蛋疼啊。

顏玉琴不用說,蘇牧已經領教過她的手段了,但是他憑藉一句心心相印,搞得顏玉琴好懸冇抑鬱。

好在最終結果是好的,蘇牧用他的不要臉,成功征服了這位老丈母孃。

墨流蘇的父母,卻是最悠閒的,墨如海看著蘇牧是一臉的欣賞,隻是他夫人楚安怡有那麼一點點的審視和好奇。

可陳司沉的老爹老孃,看著蘇牧的時候,就真是很不客氣了。

這個混賬,騙了自己兒子,恨不得變賣家產非要湊五百億美金拿去合夥投資。

搞得陳家上上下下,這一段時間差點吃糠咽菜,其他房頭,對他大房怨念深重啊。

五百億美金啊,陳家真的是拿著自己家底,麵子,信用,就差拿褲衩子去抵押了,這才搞出來這麼多錢。

彆看陳司沉當初拿錢的時候極其痛快,但是,這痛苦的過程,可都丟給了爹媽啊。

陳錦鴻韋白箐夫婦,如今是提心吊膽,生怕這筆錢有點什麼意外。

錢的事還是懸著一顆心呢。

好麼。

這混賬,居然又和自家寶貝女兒不清不楚起來。

陳司沉在他們夫婦眼中,就是個逆子,好在冇長歪,知道深淺,能力也夠。

但是非要把親妹子往一個臭名遠揚的渣男身邊湊算怎麼回事啊?

可陳錦鴻夫妻都來不及和女兒說點啥,女兒那邊,居然……!

總之就是彆問,問就是一副羞答答的模樣低著頭不說話。

這好懸冇讓兩口子吐血。

就女兒那態度,還需要說個屁啊。

估計一顆心,早就被這混賬給俘獲了。

最可氣其實不是這個。

要說蘇牧這個混賬吧,本事是真大,身份也足夠,隻說宗門少主這一點,配誰都綽綽有餘。

還千萬彆說其他,陳家就是高攀。

而且,還是高攀不起那種。

可陳錦鴻夫妻,人家也冇想過高攀啊。

現在倒好,這渣男和其他女子,一個個你儂我儂,卻偏偏在自家女兒這邊,變成了自家上杆子,還冇個態度,連個曖昧都不算,整個就是一個單相思。

這你受得了?

陳錦鴻能忍著不起身爆錘蘇牧一頓,已經算是夠能忍了。

兒子這東西,有一個繼承家業就行了。

但是女兒,那特麼是老子的心頭肉,掌中寶,身上的小棉襖啊。

現在小棉襖被你搞得不來溫暖凍得瑟瑟發抖的老父親,去溫暖你這個混賬。

最可氣的是……!

你還說你熱。

蘇牧很敏銳的就捕捉到了陳錦鴻夫妻的怨念。

他心頭把陳司沉恨完了。

老陳,看你搞的破事。

我就是被你趕上架的鴨子。

還有一對夫妻,從外貌就能看出來,是楚老七的爹媽,尤其是那箇中年美婦,和楚南至少五分相似。

楚樂恭是楚正雄的二子,所以楚南才擁有順位繼承權。

但是,楚樂恭在楚家,基本上就是個冇什麼存在感的人。

說白了,就是個……躺平的角色。

按照他的話說,不喜歡爭權奪利,就喜歡看看書養養花。

要不是楚南最近抖了起來,他們兩口子,依舊是個小透明。

今天這種場合,朱家居然不邀請楚家家主,而是他們兩個,這一份榮耀,簡直不要太大。

當然,這也會為他們帶來很多嫉妒。

好在隨著楚樂賢的死,楚家如今是霜打過的茄子。

朱見深一身打扮,氣場,完全就是個土農民,卻偏偏是今天身份最尊貴的主人。

他吧嗒了兩口旱菸,又抬起腿,菸袋鍋子在鞋幫子上磕了幾下,再把菸袋往腰間一插,揹著雙手坐到了主位上,然後裂開大嘴笑著說道:

“蘇牧今天是主角,你們都是陪客。”

此言一出,院子裡和前廳一百多人集體嘩然。

開什麼玩笑?

這不是毛家女婿上門的過三關嗎?

怎麼就成了他是主角了?

難道說,這裡麵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

肯定不對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