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55章 多個朋友多條路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55章 多個朋友多條路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吃飯,是一門學問。

洪武朱家的正宴,菜硬不硬,酒好不好,就不用吹了。

這玩意兒,誰吃誰知道。

朱家已經多少年冇有舉辦過正宴了?

大概,從繼承人朱青照過世之後,就再也冇有過了。

在場的人,包括寧清源在內,真就是吃到就是賺到。

內廳三桌人還算好,院子裡的,除了江望舒和胡建軍還算多少矜持一點,其他的,都被震撼到失神了。

尤其是朱家旁係的那些年輕人。

一想到,要是自己能成功上位,入主本宗成為繼承人,未來繼承了永樂堂,這一整套原本屬於皇帝纔有的享受,規矩,都是自己的,那得多牛逼啊?

可是。

現在一切都泡了湯。

都特麼的因為蘇牧。

宴席越牛逼,他們對蘇牧的恨意,也就越高。

心頭的失落也更大。

蘇牧啊蘇牧。

這個雜碎啊。

院子裡很多原本風度翩翩的公子哥,平常都是食不言寢不語的,現在吃飯愣是吃出了豬拱槽的聲音。

恨啊。

化恨意為食量吧。

內廳的人,卻更多的是震撼。

不是震撼飯菜,而是……!

洪武朱家的族長,居然對蘇牧說出了那樣的話。

等於是,為了接待蘇牧這個毛腳女婿,朱見深不但召集了整個洪武朱家身份足夠的分宗族長,還邀請了一群大師當陪客。

這特麼是接待毛腳女婿的禮儀嗎?

駙馬是個啥?

駙馬就是個屁啊。

大明一朝的駙馬,都特麼是苦逼。

而現在,這特麼成了娶皇後了。

說出去,誰信呢?

和朱見深一桌的幾個老人倒是還繃得住,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但是,另外一桌的分堂族長們,臉色就相當之難看了。

而朱佑淳這邊的一桌,寧而賢等人臉上卻彷彿有光,心頭暗暗得意啊。

這姑爺,渣是渣,身份硬啊。

硬是要得。

老丈杆子這一桌的氣氛,立刻就活躍了起來。

楚樂恭兩口子這個遺憾啊。

恨不把楚南塞回去,重新變成個女的。

當小弟,哪特麼有當情兒來得好?

要不然,把兒子送到泰國去走一趟?

遠在東陽的楚南,正在辦公室苦逼的吃著盒飯,突然渾身一個激靈,然後連續打了五六個噴嚏,搞得墨縱橫看他的眼神都變了。

“老七啊,帶病堅持工作,辛苦了。”

楚老七要是知道爹媽的想法,估計會跳樓。

這爹媽,還能要?

觥籌交錯之中,院子裡的議論聲就慢慢大了起來。

“哼,真不知道,族長看上了他什麼。”

“不就是個宗門傳人嗎?算個屁啊。”

“對啊,簡直不知所謂。”

“憑什麼啊?這種貨色,居然讓我們……!”

“噓,你小點聲,這孫子是個狠人,想想吧,連華陽門的掌門都太監了。”

“屁,怕他?”

“真不知道族長要乾什麼,難道要把朱家傳給他和朱蕤蕤的孩子?”

雖然很多人心頭早就在這麼想,但是卻冇有人敢說出來。

這可不是玩笑。

華夏數千年的根深蒂固的傳統,那就是嫡長子製,可冇嫡女什麼事。

嫁出去的女兒,那就是潑出去的水。

惦記孃家?你在想屁吃。

可看族長這個意思,分明,就是要給蘇牧撐腰啊。

蘇牧那天晚上在木蘭場搞得血流成河,卻未必能嚇得住朱家分宗的人。

野心,誰冇有?

尤其是當利益足夠大的時候,命都可以不要。

蘇牧算個屁啊。

憑什麼?

蘇雲開的乾孫子,連個出身都冇有的孤兒,不就是幸運的被宗門收為徒弟了嗎?

比出身高貴,他和自己,就是泥雲之彆。

朱家這些傢夥忘了他們的老祖宗,也是個乞丐出身。

反正他們就是七個不服八個不忿。

憑什麼?

憑你長得帥?

憑你夠渣?

我呸。

朱家本宗這哪裡是一塊蛋糕啊?

這就是一座擺在乞丐麵前的金山。

眼看著金山都到了手上,卻被人搶走了,這還行?

對於朱家分宗來說,做夢都想入主本宗。

這,永遠是終極夢想。

原本還以為,趁著今天機會難得,在族長麵前表現一番,留個好印象,說不定就中彩票了呢?

曆史上,很多次分宗入本宗的事啊,藩王繼承皇位。

可現在……!

一切都是幻想啊。

院子裡江望舒這一桌,除了江望舒,胡建軍和江初夏之外,還有七個年輕人,雖然都是朱家分宗的年輕人,但是他們既然能被安排在這邊,顯然,他們都是有自知之明的聰明人。

江望舒對麵一個英俊的年輕男人歎息一聲,苦笑著說道:

“人心不足,總想得到太多,但是到頭來,卻不知道,失去的更多啊。”

另外一個年輕人也輕輕一笑:

“周定,你彆妒忌了,我算是想明白了,人比人啊,氣死人,人家能讓族長親自迎接,就這,你們誰能做到?不說這個,隻說他在木蘭場做的事,嗬嗬…

…說起來,蕤蕤堂妹能嫁給他,至少冇有人欺負得了。”

朱周定看了對方一眼:

“楚昭,你真想開了?”

朱楚昭嗬嗬一笑:

“無所謂想不想得開,就武力值這一點,我們誰比得上?我怕捱揍啊。”

另外一個年輕人哼了一聲,眼裡全是不忿:

“我看他也不過就是走了狗屎運而已,要不是有一張好看的臉蛋,又能打,族長也看不上他。”

胡建軍和江望舒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胡建軍對著朱周定淡淡一笑:

“朱兄弟,來,我敬你一杯。”

朱周定微微有些一愣,隨即笑著說道:

“霸公子,久聞大名,一杯怎麼行?至少三杯。

胡建軍頓時笑了起來:

“爽快,你這個兄弟我交下了,老江,咱倆兄弟多少算地主,來,招呼幾位兄弟一起來。”

江望舒暗暗叫苦。

昨天晚上醉成了死狗,今天的戰鬥力大打折扣。

但是他明白老胡的意思,這是為了小老弟拉幫結派呢。

能被安排在他們這邊的,必定是可以交往的人。

要不然,朱老爺子何必費心思?

江望舒一咬牙,笑著看了一圈同桌的年輕公子哥,很豪爽的說道:

“那就來吧,各位兄弟,我叫江望舒,以後在帝都,儘可以來找我玩耍,來來來,楚昭兄弟,周定兄弟,還有各位兄弟,我先敬你們三杯,剩下的,你們儘管對著老胡招呼,這孫子千杯不醉。”

江初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胡建軍臉色都綠了。

昨天喝了太多,他也難受啊。

氣氛這麼一烘托,立刻就起來了。

都不是笨蛋,大家知道,這個時候,扯其他的冇有用。

多個朋友多條路不是?

乾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