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56章 先敬誰?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56章 先敬誰?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3:46:13

-

院子裡。

江望舒和胡建軍熱鬨得飛起。

內廳,蘇牧卻如坐鍼氈。

就是那種……!

人家的毛腳女婿登門,都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歡喜,老丈人卻恨你豬拱白菜。

蘇牧卻發現自己好像是行走的唐僧肉,就朱佑淳那一桌,除了謝雨桐之外,包括朱依依在內,有一個算一個,看著他的時候,那眼神多少都有點盯著大元寶的感覺。

煎熬。

太煎熬啦。

也就是陳仙兒的爹媽,表情裡多了一點悻悻然和幽怨。

但是這絲毫不妨礙他們得意啊。

蘇牧就很鬱悶。

我都儘量不要那麼完美和優秀了,你們還這樣?

看來,偽裝得還是不太成功啊。

蘇牧太知道了,這個世界上,容不下一個完美的人。

你長得帥,還有錢,又能打,學識淵博,氣度不凡,最特麼的你還能力強大,人品又好,善良,果敢,堅定。

你讓彆人活不活了?

任何人站你身邊,不管他多牛逼,最終的結果,都必定是淪為你的陪襯。

就算你未來生個兒子,不管他再優秀再努力,卻趕不上你十分之一。

這會如何?

這一定會被人說成是虎父犬子,到時候,父子都得反目成仇。

可偏偏,蘇牧覺得作為繼承了天星派文成武功,加上師祖師傅混合雙打鍛鍊出來的自己,就是那麼一個完美的人。

娘咧,為啥臉皮有點發燒?

所以他需要偽裝。

吊兒郎當,嬉皮笑臉,好色渣男,這就是他的偽裝。

總要給被人挑毛病的理由嘛。

換成是平常,他早就放飛自我了。

但是今天這場合,他不敢啊。

所以,骨子裡那種被強壓出來的氣質,就不經意的表露了出來。

言談舉止,甚至臉上的一個表情動作,都恰如其分的能get所有人的審美上。

一個大老爺們兒,楞是搞出來魅惑眾生的感覺。

這叫什麼事嘛?

其他人也就算了,朱依依你這小丫頭片子,你那是什麼眼神?

朱依依左邊是朱佑淳,右邊是謝雨桐,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一雙眼睛卻盯在了舅舅的身上,那眼神,才叫一個狡黠啊。

她一直在笑,嘴角彎彎,眉眼也成了月牙兒,開心無比的樣子甚至都影響到了謝雨桐。

昨天晚上發生的糗事,讓謝大青衣心頭有鬼。

她一副端莊模樣正坐,隻是眼角的餘光,卻總是忍不住一絲兒一絲兒的對著蘇牧瞟了過去。

她居然有一點淡淡的嫉妒了。

作為朱家大少奶奶,朱佑淳不迴歸,朱見深不管事,她就是真正的主事人。

她又怎麼會看不出來,爺爺今天擺出這樣的姿態,卻又不講究任何的禮儀和規矩,說明瞭什麼?

親自到門口迎接,把蘇牧位置推到了朱家能力所能達到的巔峰。

不要規矩,就是至親。

那麼,今天之後,蘇牧的名聲,必定會響徹整個權貴圈子。

這,代表了什麼?

所謂的名,不就來了嗎?

謝雨桐當然知道,造勢的作用有多重要。

她打造《超級唱響》,是在為蘇牧造勢。

讓蘇牧拍電影,同樣是。

今天,洪武朱家的族長,邀請這麼多大師當陪客,同樣在造勢。

這必定是超越了國家層麵的東西。

他們到底要把蘇牧變成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謝雨桐甚至都有點恐懼。

她想到了她丈夫。

朱青照的死,到今天,都還冇有查明真正的原因。

無法想象,蘇牧再強大,又能不能承受這樣的重量。

謝雨桐甚至都有點不寒而栗。

蘇牧,為什麼被強製退役之後,去了東陽?

東陽,為什麼會在條件根本不是最優的情況下,成為新的特區?

而早在更早之前,朱蕤蕤,陳仙兒,墨流蘇,還有玉師師,她們這種頂級的天之驕女,偏偏跑到東陽大學去學藝術?

她知道,她不能問這種問題。

因為問就是巧合。

可巧合太多了,還是巧合嗎?

這謀算,這計劃……!

太嚇人了。

欺負我弟是個孤兒啊?

謝雨桐臉上不動聲色,心頭卻一陣淡淡的憤怒和無奈。

她害怕。

同時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自卑和醋意。

因為蘇牧越是耀眼,越是強大,或許……就會離她越遠。

而她的身份……!

謝雨桐突然一驚。

我在想什麼?

謝雨桐不動聲色的扭頭看了朱依依一眼,然後給她夾了一塊肉,輕輕說道:

“多吃一點肉。”

朱依依的目光卻始終落在蘇牧身上,吃飯都有點心不在焉,一雙眼睛裡全是主意。

她已經想好了,一會兒要是有人發難,她該如何幫舅舅。

謝雨桐裝著不經意的看了一眼主桌,隻能看到蘇牧的後背側影。

她心頭又是一顫。

內廳三桌人,朱佑淳這一桌,大家一邊吃一邊低聲談笑,動作優雅,聲音舒緩,氣氛融洽無比。

主桌卻是熱鬨得很,一群老傢夥旁若無人,喝酒吃菜外加考察蘇牧,搞得蘇牧亞曆山大。

而另外一桌,就沉默得有點過分了。

這些人,都是洪武朱家分宗族長,地位,身份,都非同小可。

甚至見到朱見深,也不過是平輩論,最多是先行禮,喊一聲堂哥。

可他們,完全淪為了陪襯。

寧清源的年紀,是主桌上最大的,比朱見深都要大,老爺子活了一百多歲,早就活成了人精,加上他還有一個絕密身份,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一點苗頭?

這是朱見深敲打分宗的意思。

給你的,你拿著。

不給你的,彆伸手。

想伸手,就得做好斷手的準備。

這幾年,有關於洪武朱家繼承人的事,鬨得沸沸揚揚,甚至出現了朱依依被暗殺這種事。

朱見深要再不出手,也不配當族長了。

謝雨桐之前的雷霆手段,不過是前戲而已。

想必今天,朱家至少有七個分堂,將會從此淪為過去。

寧清源咳嗽了一聲,對著蘇牧笑道:

“蘇牧啊,陪我們一群老傢夥很無趣,去敬酒吧。”

蘇牧差點冇把手上的筷子捏斷。

您可真是我的親爺爺。

這酒,是這麼好敬的?

您這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啊。

蘇牧的如意算盤打得很好。

他知道,遲早逃不了敬酒這一關。

但是這裡麵的講究可就大了去了。

要是有人帶著他去,他絕對能輕鬆過關。

因為,帶他的人,會替他解決掉一個最大的問題。

這個問題就是——先敬誰。

如果冇有帶他,他就得自己挑選先敬誰。

那麼,問題就來了。

先敬誰?

其他人會怎麼想?

啥意思?

老子身份地位不夠唄?

這哪裡是敬酒啊。

這分明就是……排序。

代表了我家寶貝兒女在你小子心頭的分量。

這玩意兒,千萬不要小看了。

誰先誰後,步步殺機啊。

寧老爺子,您簡直太坑……孫了。

他敢反駁嗎?

不敢的。

就在他戰戰兢兢起身的時候,朱依依小朋友立刻跳了起來,笑著就跑了過來,脆生生的喊道:

“舅舅,我給你捧酒。”

蘇牧恨不得抱著朱依依啃三口。

救命還得是外甥女啊。

唉,這徒弟,收定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