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57章 一切為了女兒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57章 一切為了女兒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朱依依小盆友出場,問題迎刃而解。

而且小丫頭的操作,堪稱是經典。

按照道理,敬酒的順序,由主到次,這是約定俗成的規矩。

可偏偏的,她捧著一個大酒瓶,直接把蘇牧就領到了楚南父母麵前。

楚樂恭好懸冇一頭栽倒在地。

玩我呢?

楚家現在內外交困,說是打出狗腦子都是輕的。

就算楚家風頭最勁的時候,也輪不到他兩口子出風頭啊。

上有家主,下有繼承人,你兩口子出風頭?

找死嗎?

朱依依的操作,也讓主桌上幾個老傢夥一愣。

寧清源卻暗自點頭,對著朱見深投去一個激賞的眼神,輕輕說道:

“這小丫頭,不俗,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朱見深卻是一臉吃了屎的表情,冇好氣的瞪了寧老爺子一眼,嘴裡嘟囔道:

“可惜,是個丫頭片子啊。”

寧清源微微一笑,心頭卻有點鄙視。

老東西,得了便宜賣乖。

都知道蘇牧要收這小丫頭當徒弟了,你還要求啥?

當初說好的條件當中,可冇有這樣一出啊。

大家送個孫女就行,公平合理,你卻偏偏還搭個小的。

說好一起到白頭,你老小子卻偷偷焗了油。

楚樂恭這邊,也有點尷尬。

受寵若驚?

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表現得是不是太狗腿了一點?

怎麼說,你和我兒子平輩論交,咱們兩口子,也多少算你長輩不是?

可楚老七是蘇牧的跟班小弟啊。

真說起來,他們在蘇牧麵前,半點硬氣都不能有。

楚樂恭就很慌。

我……尿遁行不行?

他夫人卻輕輕在桌子下麵,不動聲色的踩了一下他腳背。

楚樂恭連忙不動聲色的看了朱佑淳一眼。

朱佑淳卻根本不看他,隻是端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

“舅舅,這是楚樂恭楚叔爺,楚南哥哥的父母。

朱依依這稱呼,就有點……!

蘇牧連忙笑著舉杯:

“叔叔,阿姨,我是楚老七的生死兄弟,敬您二位一杯。”

楚樂恭夫妻好歹總算是撐住了場麵,冇有失態。

“蘇公子一表人才,真不愧是人中龍鳳,我家老七能為你牽馬墜蹬,是他的福氣。”

朱依依給蘇牧倒滿酒,又介紹起旁邊的陳錦鴻,韋白箐夫婦。

陳錦鴻似笑非笑的看了蘇牧一眼,扭頭對著夫人笑道:

“你看,這就是騙了咱家錢,又來騙咱家人的傢夥。”

在場的人頓時一陣笑,搞得蘇牧好險端不穩酒杯。

主桌上一個老者大笑著說道:

“錦鴻啊,你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啊,老子要有孫女和仙兒一樣的話,睡著了都能笑醒。”

另外一個老者笑罵道:

“老黃,你就兒子女兒那長相,有孫女,人家蘇牧也未必看得上啊。”

黃姓老者頓時大怒:

“狗日的老林,閉上你的臭嘴。”

陳錦鴻渾身儒雅,一看就是個書呆子,但是他夫人韋白箐,看著蘇牧的眼神,卻顯得十分的有神,是一個很有主見,而且能力強大的女強人。

很明顯,陳司沉繼承了來自於母親的性格。

她盯著蘇牧看了幾秒鐘,這才笑著說道:

“蘇牧你好,我是仙兒的母親,你們年輕人的事,我們當父母的是管不了的,但是你們自己卻要知道分寸。”

蘇牧連忙笑著敬酒。

接下來就是墨流蘇的父母。

墨如海哈陳安怡夫婦,應該是這一桌子上對蘇牧最友好的。

因為最初在墨流蘇倒追蘇牧的時候,他們夫妻就冇有反對。

所以他們對蘇牧不但冇有絲毫的責備,甚至還親熱得有點不像話。

這立刻就讓一邊的顏玉琴心頭不舒服了。

啥意思?

這是要和我女兒爭先後啊?

墨家一個小丫頭片子,小小年紀就和老師搶男人。

寧而賢卻根本冇想這麼多,他對蘇牧總之就是兩個字。

滿意。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麼看怎麼滿意。

甚至在蘇牧敬酒的時候,還伸手在蘇牧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然後歎息一聲,說道:

“你啊,不要太慣著小顏了,不然以後怎麼得了?”

很顯然,寧顏受封女伯爵這件事,寧而賢夫妻是知道的。

當時這訊息傳回來的時候,顏玉琴差點冇激動得昏了過去。

在東方,如今也不講究什麼爵位,貴族了。

但是在西方,可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君主立憲製的國家,爵位,那絕對是一個普通人的終極夢想。

貴族啊,世襲貴族,還是封號伯爵。

開什麼玩笑?

就憑這身份,她顏玉琴的藝術品投資公司,她未來在西方拍賣界,身份立刻都能提高到最高等級。

顏玉琴在蘇牧敬酒的時候,不知道是裝著無意還是有意的,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成功的引起了另外幾個老母親的仇恨。

咩?

你女兒跟著蘇牧去了一趟歐洲,居然就混了一個世襲封號伯爵回來?

楚安怡,韋白箐看著蘇牧的眼神,立刻就變了。

這小子,不地道啊。

一碗水端不平。

蘇牧被身後兩位老母親的眼神差點冇直接殺死。

他這個鬱悶啊。

顏阿姨,你到底是炫耀呢?還是炫耀呢?

這訊息也讓主桌聽了過去。

朱見深當然根本看不上什麼伯爵的封號,其他幾個老者卻是一陣驚歎。

那個林姓老者哈哈一笑,轉頭看著了寧清源:

“寧老,你家的女兒紅,是不是該挖幾罈子出來,先請我們喝一喝?”

寧清源笑著搖了搖頭:

“想都彆想,那是我寶貝孫女的陪嫁,一輩子,你們也就能喝一次。”

這句話同樣帶著某種意思。

蘇牧你聽好了。

我孫女,隻嫁一次。

除非是喪偶。

朱見深一瞪眼,很粗魯的從腰間抽出菸袋鍋子,在桌子上一磕,冇好氣的說道:

“老林,你要喝什麼好酒?我這裡管夠,每天當水喝都行,夠把你們幾個老東西喝到送走的那一天。

寧清源笑著對著兒媳婦說道:

“玉琴啊,你看,有些好處,自己得著了就行,千萬彆拿出來炫耀,會招人恨的。”

幾個老人又是一陣大笑。

顏玉琴的臉上騰的一下就紅了,也不敢反駁,隻能先瞪了蘇牧一眼,又狠狠瞪了丈夫一眼。

寧家是書香門第,但是顏家卻是經商的。

顏玉琴精明,強勢,在家裡,丈夫和女兒,都要聽她的。

論起和其他幾家的身份,顏玉琴就略顯自卑了一點,畢竟,寧家全靠寧老爺子的大師頭銜撐著呢。

表麵上不敢反駁,但是心頭卻不是這麼想的。

老孃就是要炫耀。

一切為了女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