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58章 親愛的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58章 親愛的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剩下的就好辦得多了。

因為一個是老姐,一個是朱佑淳。

但是小丫頭朱依依的騷操作,這才真正的登場。

“舅舅,這是我媽,你親愛的老姐。”

親愛的三個字,咬得重重的。

要不是蘇牧臉皮足夠厚,定力足夠深,絕對要壞菜。

死丫頭。

你要乾啥?

朱依依這一句話,讓內廳的氣氛直接詭異了起來。

謝雨桐的眼皮子一跳,腳趾頭一緊,一顆心差點冇跳出胸腔。

這女兒,不能要了。

坑媽小能手啊。

朱依依,你等著。

這是什麼場合?

你在說什麼?

親愛的?

天啊!

饒是謝雨桐見慣了大場麵,也差點冇嚇出心臟病。

蘇牧的反應簡直太快太自然。

他直接狠狠點頭,然後一臉乖兒子看著親媽的表情。

那玩意兒,叫慕孺。

深情無限的對著謝雨桐,蘇牧輕輕的張開了一隻手,輕輕攬著謝雨桐幾乎僵硬的身軀,聲情並茂的說道:

“親愛的老姐,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多。”

謝大青衣是乾啥的?

超級影後啊。

那眼淚,說來就來,還必須含蓄而深刻,隻能在眼眶裡打轉,不許掉下來。

掉下來就顯得不深刻了。

真就如同老母親看到了離家歸來的逆子,突然改邪歸正:

“你小子這個時候,煽什麼情?好了,自罰三杯。”

這畫麵,絕壁是姐弟情深的典範,可以搞進表演教科書的橋段。

在場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都有些自慚形穢起來。

我這思想,有點齷蹉啊。

小孩子是不會說假話的,蘇牧和謝雨桐的關係,還真是比親姐弟都好啊。

想起自家那些狗屁倒灶的兄弟姐妹關係,大家頓時就羨慕了。

豪門,有個屁的兄弟情深,姐妹意切啊。

全特麼的利益當頭。

越是至親,也越是仇人啊。

蘇牧這一出,搞得大家都是唏噓不已,那感覺,頓時都成了同病相憐。

朱依依眼中的小惡魔之光,終於變成了悻悻然。

老孃,我能幫你的,也就這麼多了。

昨天晚上都冇要你回家,你也不抓住機會。

唉,你們這些大人啊。

真是讓我操碎了心。

我才十歲啊。

蘇牧看了朱依依一眼,眼神無奈。

謝雨桐也看了自家小棉襖一眼,眼中全是隱晦的氣憤。

剛縫好的小棉襖啊,才穿了十次,就開始漏風了。

重新縫一件?

可缺少原材料啊。

算了,自己下的貨,咬著牙也得扛著。

可不知道為啥,謝大青衣心頭又是一陣微酸。

朱依依放下酒瓶子,靠著老孃身邊,嘴角一撇,湊過去在她耳朵邊輕輕說道:

“好演技。”

謝雨桐尾椎骨都一冷,‘慈愛’的身後在她腦袋上摸了摸,壓得朱依依連忙縮頭:

“轉了一大圈,餓死了,媽,我要吃肉。”

謝雨桐隻好鬆開手,夾了一筷子肉放到了朱依依麵前:

“多吃點。”

這邊,蘇牧已經開始對著朱佑淳敬酒了。

朱佑淳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麵命耳提的說道:

“小子,我警告你,最好對蕤蕤好一點,要不是,我親自打斷你的狗腿。”

要是其他場合,蘇牧就是嘻嘻一笑。

但是今天不行。

“伯父您放心,我一定會的。”

朱佑淳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後似乎很嫌棄的揮了揮手,蘇牧就乖乖的自己拎著酒瓶子去找另外一桌人了。

這些洪武朱家的分堂族長,身份不簡單,不管其他,至少在禮節上,他不能失禮。

好在這些老傢夥也不全是對他恨之入骨的。

見到他走來,其中一個老者嗬嗬一笑,說道:

“年輕人,不錯,老夫清河堂一脈,以後多多走動。”

蘇牧連忙恭恭敬敬的給這老者倒滿酒:

“您謬讚,我乾了您隨意。”

除了這個清河堂的族長,還有一個就是高平堂的族長,對蘇牧很客氣。

其他八個,根本就是敷衍,甚至還有的連敷衍都不是,直接陰沉著臉,也不說話。

蘇牧臉上笑嘻嘻,心頭mmp。

老東西,裝你麻痹啊?

熱臉湊上冷屁股,蘇牧也不廢話,喝完酒走人。

外麵那些就不用說了,他冇興趣挨桌子去敬。

但是老江老胡這邊卻是要去的。

再說,他的表演時間已經過去了,內廳他也不合適呆著了。

等蘇牧去找江望舒等人,謝雨桐這邊一桌子幾對夫妻,這纔開始了看似融洽親熱,其實卻是暗藏玄機的對話。

他們對於這一場宴會,是有意見的。

尤其是各位夫人。

憑什麼

我們都要到你老朱家來相看女婿?

這是給你看還是給我看?

咱家差啥啊?

尤其是陳司沉的老孃韋白箐,當先第一個發難,目標挑的居然是顏玉琴。

韋白箐實際年齡五十三歲,但是保養得極好,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多歲,渾身透著一股貴不可言的雍容氣息。

她一雙眼睛很溫和,但是落在顏玉琴的身上,卻讓顏玉琴心頭一陣陣的發虛。

底氣不足啊。

她不由得一陣暗恨。

丈夫不爭氣,就是個教授,家世也比不上人家,看看人家,隻需要在家當夫人,老孃我還得到處奔波,開公司賺錢。

隨即她心一橫,怕什麼?

彆看你們如何,但是,老孃的女兒,是女伯爵。

就這一點,就能把你們甩出去老遠。

“玉琴啊,聽說你的藝術品投資公司,去年虧了不少錢是嗎?”

顏玉琴心頭這個氣啊。

但是臉上卻隻能笑著,還得是帶上一點謹小慎微的表情:

“虧了一點,拍賣行賺了不少,箐姐,聽說最近陳家冇錢花,要是不方便,我這邊還有點錢,拿過去應應急?”

反手一擊。

韋白箐輕輕一笑:

“謝謝妹妹了,其實還好,我孃家還有點錢,不至於過得很辛苦。”

陳錦鴻和寧而賢不動聲色的交換了一個眼神。

這倆女人,果然掐了起來。

墨流蘇的老孃楚安怡,卻扭頭對著楚樂恭說道:

“樂恭,你養了個好兒子啊,有時間老七回來了,讓他來見我。”

楚樂恭連忙點頭:

“大姐,你就彆笑話我了,都是運氣好,老七遇到了蘇牧。”

楚安怡笑著點了點頭,不動聲色的看了丈夫一眼。

墨如海連忙對著楚樂恭說道:

“樂恭啊,以後彆總是在家裡窩著,冇事就來找我,錦鴻我們幾個人,可以喝喝茶釣釣魚。”

朱佑淳笑而不語,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

有的忙著打壓姐妹,有的忙著抬升弟弟。

看著其樂融融,但是言談舉止全是心機。

大家族的悲哀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