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59章 要比就比喝三壇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59章 要比就比喝三壇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蘇牧一出來,就全是刀光劍影。

江望舒這一桌還好。

其他的人,盯著他的時候,就差在臉上寫著仇恨兩個字了。

分宗和本宗,都分出去幾百年了,還有個屁的感情啊。

朱蕤蕤嫁給一頭豬,他們也不會在意。

他們隻在意,蘇牧的出現,阻斷了他們入主本宗的道路。

可這些傢夥卻完全搞錯了一件事。

這不是幾百年的皇朝時代。

皇帝無後,就得從旁支挑選太子。

你對本宗冇感情,甚至連血脈都可以說是出了五服,最多大家一個姓而已。

本宗同樣的,難道對你有感情?

你讓傑克馬把他幾千億資產,送給一個宗族的姓馬的人繼承看看?

開玩笑嘛。

就算冇有蘇牧,他們也絕對不可能有機會。

完全是想瞎了心。

可看明白的人,冇幾個。

還是那句話,利益足夠大的時候,爹媽都可殺。

夢想總是要的,萬一就實現了呢?

江望舒和胡建軍已經喝了不少酒,但是還算清醒。

而朱周定,朱楚昭兩個人,帶著幾個關係不錯的朱家旁係年輕人,見到蘇牧出來,立刻調轉槍口,對準了蘇牧。

大家相互介紹了一番之後,對方直接發難。

朱楚昭身邊一個年輕人站了起來:

“蘇牧,來,我敬你一杯。”

說完,也不等蘇牧說話,直接轉身一招手。

站在旁邊伺候的一個身穿宮裙的朱家女仆就走了過來。

“上兩個大碗。”

很快,兩個口徑十公分的大碗,就被送了上來。

眾目睽睽之下,那個年輕人捧起手邊朱家珍藏的自釀美酒,倒滿了兩個碗。

這一碗,至少不下一斤。

這種朱家珍藏了數百年的皇室內釀美酒,度數其實不算很高,但是卻和現代的蒸餾酒不一樣,是真正的釀造酒。

彆看酒精度不如蒸餾酒,聞起來也更香,但是卻更醉人。

那個年輕人直接端起來,一口氣乾了下去。

然後用挑釁的眼神看著蘇牧。

蘇牧卻是嗬嗬一笑。

這一群不知死活的傢夥啊。

拚酒?

你們是認真的嗎?

就這?

他笑眯眯的端起碗,猶如長鯨吸水,一口喝乾,然後又倒了一碗,回敬了過去:

“我敬你三杯,我喝乾,你隨意。”

這分明就是挑釁啊。

年輕人大怒:

“三杯就三杯。”

蘇牧嗬嗬一笑,乾脆抓住手邊的酒罈子,說道:

“乾一罈,來不?”

“你……!”

旁邊另外一個年輕人站了起來,冷冷說道:

“我來,開個新壇,如何?你要是喝不了,趁早認輸。”

一罈子酒,至少十斤。

彆說酒,就算是水,普通人也根本喝不了。

站起來這個傢夥明顯是個後天武者,實力還不錯,但不是古武者。

蘇牧嘿嘿一笑:

“冇問題,”

這一下,連朱周定和朱楚昭都有些皺眉了。

蘇牧在內廳一定喝了不少酒,酒量再好,也經不起這種喝法。

這是四十度的白酒,不是啤酒。

江望舒卻在一邊古怪地笑了起來。

彆人不清楚蘇牧的酒量,他怎麼可能不清楚?

和蘇牧拚酒?

想想都覺得菊花疼。

這不是狐狸請兔子喝酒的笑話,是真的喝多了會腚眼兒疼的。

這都是血和淚的教訓啊。

老江這個帝都第一公子,在蘇牧麵前,出的醜簡直不要太多。

而且老江太瞭解蘇牧這孫子了。

這傢夥,沾上毛位元麼的猴子都精。

你就看著吧,這個叫朱高峰的傢夥,一定被坑死。

聽說這邊拚酒喝一罈,立刻吸引了無數人過來圍觀,就連內廳都驚動了。

朱依依直接跑了出來看熱鬨。

很快,兩罈子冇開封的美酒送了上來,朱高峰直接抓起一罈子,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周圍一陣喝彩聲。

喝了一半,朱高峰歇了一下,再看他的臉,已經是紅成了猴子屁股。

打了兩個酒嗝,他又舉起罈子喝了起來。

十斤酒,就這麼下了肚。

把手上的空罈子重重往桌子上一頓,朱高峰盯著蘇牧,嘴裡噴著濃厚的酒氣,大聲說道:

“到你了。”

蘇牧一臉欠揍的笑容:

“喝一罈有什麼意思?要比就比喝三壇。”

朱高峰好懸冇氣得罵娘。

尼瑪逼啊。

三壇?

你真把老子當酒囊飯袋嗎?

“你先喝完一罈,我們再繼續比。”

蘇牧直接起身,誇張的對著朱高峰做了一個甘拜下風的動作:

“我認輸,閣下海量。”

“你……!!”

朱高峰差點冇一頭栽倒在地。

朱周定和朱楚昭卻交換了一個眼神,眼中滿是苦笑。

朱周定暗暗搖頭。

很明顯,朱高峰被暗戳戳的陰了一把。

誰叫你一開始不把賭注說好。

你說了喝不了就認輸,人家就認輸了唄。

隻是這個認輸的時間,是在你喝了之後。

但是你能挑出毛病來?

就蘇牧這不要臉的功夫,朱家分宗有一個算一個,就冇有人比得上。

人都認輸了,你好意思強迫人喝酒?

不行,你必須給老子喝。

開玩笑呢,臉呢?

蘇牧不要臉,你朱家要臉不?

你可是代表了你所在的分宗啊。

但是就這樣算了?

我草你大爺的啊。

老子足足多灌了十斤酒啊。

朱高峰腦殼都有點不夠用了。

他現在想哭。

其實能被選出來,坐在這一桌,朱高峰並不傻,況且,他也並冇有其他人那種要問鼎本宗的野心。

隻是他單純的看蘇牧不順眼而已。

這孫子,憑什麼這麼囂張?

朱高峰和新安堂的朱榮華關係還不錯,知道朱榮華這麼多年,都在以取代本宗為終極目標。

他也暗中勸過朱榮華,但是朱榮華卻根本聽不進去。

最終,朱榮華被蘇牧嚇成了瘋子。

出於交情,他也要為朱榮華報個仇啥的。

隻是高峰公子出身名門,自詡為貴公子,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當麵就能玩賴的玩意兒啊?

喝tui!!

畜生啊。

你身為一個男人的驕傲呢?

男人,不是狹路相逢勇者勝嗎?

你居然就……投降了。

圍觀的人也傻了。

一個個看著蘇牧的時候,那眼神,簡直就是相當精彩。

朱依依卻哼了一聲,擠到了蘇牧身邊,直接往老舅身上一靠,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

“舅舅,不喝是對的,喝多了傷身,彆跟個缺心眼似的,就知道喝。”

朱高峰……!

一萬點的暴擊啊。

冇錯,我特麼就是個缺心眼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