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60章 聽說你字不錯?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60章 聽說你字不錯?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就在朱高峰要鬱悶死的時候,謝雨桐走了出來。

“蘇牧,進去吧,爺爺叫你。”

蘇牧這才笑眯眯的站了起來,牽著朱依依的小手,回到了內廳。

朱周定等人麵麵相覷。

他看著江望舒,笑著說道:

“望舒兄,這傢夥,還真是個奇葩啊。”

江望舒滿臉都是往事不可回味的表情:

“周定啊,聽我一句勸,以後和這孫子保持一點距離吧,他狠起來,連自己都坑,這是哥哥我血和淚換來的教訓。”

朱周定……!

見到江望舒一臉便秘的表情,他實在忍不住問道:

“說說看。”

江望舒就把幾天之前,發生在木蘭場的那件事詳細的說了出來。

一方麵,是為了蘇牧揚威,一方麵也是炫耀。

一桌子人聽完之後,個個麵如土色。

尤其是朱高峰,隻覺得褲襠裡一陣陣冒涼風,渾身的酒意都消失了七七八八。

都知道那天晚上死了很多人,活下來的成了太監。

但是不知道事情的經過啊。

尤其是當聽到蘇牧居然拿賭注,來誘導對方自相割雞,多割有獎勵,他們就如同見了鬼。

這操作,就問你騷不騷?

朱周定看著江望舒的時候,眼中全是同情:

“望舒兄,你……真男人啊。”

江望舒好懸冇罵娘。

其實我當初也怕得要死。

誰特麼在自己狗命被兄弟當賭注丟出去之後不怕?

操了。

蘇牧一回到內廳,就感覺氣氛不對。

吃吃喝喝差不多結束了。

一群老頭子正準備換到後院去喝茶消遣。

朱見深見到他直接說道:

“小子,聽說你字寫得不錯啊?來,寫幾個給我們看看。”

蘇牧張了張嘴,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老爺子,我那三腳貓的破字就不獻醜了,要不然,我給您表演一個胸口碎大石?”

蘇牧終於找回來那種不裝的感覺了。

真好。

寧清源卻雙眼一瞪:

“你小子,你這句話是在羞辱老子嗎?”

其他幾個老人和旁邊的人都是一臉看驚奇的樣子,隻有寧而賢一臉洋洋得意,低聲對身邊人說著什麼。

不外乎就是在說上次蘇牧在東陽大學,寫下被迫營業那幾個字,震驚了寧清源的事蹟。

墨如海和陳錦鴻,還有楚樂恭,都是學識淵博,而且對書法造詣極深,聽到這裡,頓時全都來了興趣。

這小子,還真是……!

那句話怎麼說的?

寶藏啊。

找了個寶藏女婿。

朱見深明顯就是早有準備。

旁邊就是休息的偏廳。

老傢夥抓著菸袋鍋子,直接一揮手:

“走,露一手給我看看。”

偏廳正中央,已經擺上了一張長書桌,紫檀木的,都快擦得包漿了,明顯就是數百年之前,皇帝書房之中的書桌。

這玩意兒,世麵是流傳出去,就是天價。

明清傢俱,一直可是收藏界的寶貝。

但是在永樂堂,那就是普通東西。

破桌子算個啥?

大明朝多少個皇帝?破桌子還少了嗎?

書桌很大,四條雕龍畫鳳,透著一股子古韻。

桌子上,筆,墨,紙,硯,準備得整整齊齊。

寧清源直接笑眯眯的走了過去,說道:

“來來來,我親自給這小子磨墨。”

這句話一出口,就連朱見深都驚了。

當今天下,寧清源的書法,要認了第二,誰敢說自己第一?

磨墨這種事,是有講究的。

晚輩為長輩,地位低為地位高。

寧清源寧大師,一個字都是按照百萬價格來拍賣的啊。

他居然為蘇牧磨墨。

這小子,何德何能?

就算是那些對蘇牧抱著恨意的分宗族長,也紛紛被吸引了過來,圍著桌子,伸著脖子張望。

陳錦鴻和墨如海卻不是很相信,蘇牧的書法能高到什麼程度。

在他們看來,這是寧老爺子,在為孫女婿站台呢。

今天發生的事情傳出去,就寧大師親自磨墨這件事,就足夠在整個文化圈子裡,掀起一股驚濤駭浪。

至於說蘇牧的書法嘛。

在他這個年紀,應該是寫得不錯,卻不可能高到一個什麼程度。

書法,字畫,這玩意兒,需要的是水磨功夫,每日勤練不輟才行。

為啥王羲之教兒子練字的秘訣,就是讓他寫完十八口大缸的水?

什麼速成,捷徑,都冇有。

想要成為大師,還得有天賦。

多少書法大家,練了一輩子,到死也成不了大師?

國內有寧清源在,其他書畫家,就冇有一個人敢稱大師。

因為冇有人超過他。

甚至對於寧清源的評價,他的書法藝術成就,已經是趕超一千多年的書聖了。

畢竟,寧清源是博取眾家之長,比書聖多了以前多年的見識。

在墨如海看來,就算你小子很優秀,但是你小子纔多大?

居然敢承受大師磨墨?

這邊,大家的情緒都很複雜。

而寧清源很快就磨好了墨,然後讚歎一聲:

“好墨,走的時候,給我帶走幾條。”

朱見深好懸冇被煙嗆到。

他朱傢什麼古董珠寶金錢都不缺,偏偏這些文房四寶,保留下來的不多。

尤其是這種皇家貢品禦墨,專供皇帝使用,有一個專門的稱呼,叫做龍香。

曾經幾年之前,帝都搞了一場保利春拍,一塊乾隆的禦墨,拍到了千萬天價。

流傳在世的,就這麼一塊。

老朱家當然不缺這禦墨,但是要說有好多,也是扯淡。

寧清源老爺子可是冇少跑到永樂堂來打秋風,每一次都直接闖到朱見深的書房,拿起半塊禦墨就跑,搞得後來隻要聽說是他來了,朱見深必定會把書房裡的墨給藏起來。

所有人都看著蘇牧。

蘇牧隻好笑眯眯的走了過去。

看了一下桌麵鋪著的金邊宣紙,他不由得暗暗驚歎。

真尼瑪奢侈啊。

這些東西,絕壁都是老朱家那些皇帝才能用的禦用品。

這宣紙,這毛筆,還有那磨開之後,滿屋馨香的禦墨。

最值錢的,應該是那個瓷硯台了。

那分明就是一個天青色的汝窯宋瓷。

冇錯,周董那首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就是這麼來的。

宋徽宗這個敗家皇帝,做過一個夢,夢到大雨過後,遠處天空雲破處,有一抹神秘的天青色,格外令人著迷。

醒來後,他就寫了一句詩。

雨過天青雲破處。

然後天下所有的大匠就開始燒製這種顏色。

最後汝州的工匠技高一籌,燒出了令宋徽宗滿意的天青色。

但是宋徽宗亡國,這天青色,就成了絕響。

就這天青色汝窯宋瓷的硯台,在朱家,也絕對是傳家至寶了。

寧清源為啥惦記禦墨,不惦記人家這硯台?

因為……!

這硯台是真正的……無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