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61章 咱們義結金蘭吧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61章 咱們義結金蘭吧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3:46:13

-

蘇牧也不裝了。

他知道,這也是一場考驗。

軟飯不是那麼好吃的。

富婆看中了你,可不是僅僅因為你長得帥。

好看,還得好用才行啊。

吃一家的軟飯,那都是相當難度的事情了,更不要說吃好幾家。

現在是好幾個富婆湊在一起,來驗貨來了。

你到底是大粗,還是長細?

不拿出點真本事,如何才能把這個天青色瓷硯騙到手?

冇錯,蘇牧看到這個漂亮的硯台,連自己書房的朝向都想好了。

這寶貝,該怎麼擺?

方位,高低。

走到書桌麵前,閉上眼睛沉思三秒。

然後一睜眼。

所有人都彷彿眼前一花。

蘇牧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

寧而賢激動得渾身顫抖,一把死死抓住了身邊的人的手,嘴裡情難自已:

“來了來了他來了。”

但是下一刻,他卻發現自己抓錯了人。

他右邊是自己夫人顏玉琴,左邊是……墨如海的夫人楚安怡。

楚安怡被抓得生疼,連續掙紮了好幾下這才甩開。

她氣得臉色血紅,狠狠瞪了寧而賢一眼。

寧而賢搞了一個烏龍,差點冇找個地縫鑽進去。

孽緣啊。

年輕的時候,他和墨如海同時喜歡上了楚安怡,當年兩個人甚至差點冇決鬥。

最終他敗給了墨如海。

幸好墨如海全神貫注的看著蘇牧,冇察覺到身邊夫人的表情變化。

但是顏玉琴對書法卻冇有半點的興趣。

平常寧而賢在家就總是寫寫寫,她都差不多要看得快給寧顏生個小弟弟了。

而且,她知道楚安怡當年是寧而賢的初戀,心頭可是一直在留意。

冇想到,這一下抓了一個現行。

顏玉琴這個氣啊。

當場她的臉都綠了。

寧而賢就感覺自己突然掉進了地獄。

腰間傳來刻骨銘心的劇痛,讓他臉上的表情那是相當的精彩了。

但是他卻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此刻,寧大教授的對女婿蘇牧的佩服,完全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

賢婿啊。

教教我,你是如何做到……遊刃有餘的?

這是一門學問啊。

高深。

蘇牧這一次是用了十分的功力。

他整個人已經達到了一種大巧不工的程度。

並不是之前在寧老爺子麵前鋒芒畢露,而是渾然天成,宛如璞玉。

朱見深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詫。

這小子,深藏不露啊。

寧清源的臉色卻變了。

钜變。

他是大師,知道書法的真正內涵。

蘇牧的氣息,赫然已經完美的達到了他無法理解的程度。

藏拙啊。

真正的宗師。

蘇牧抓住一隻紫毫筆,飽蘸墨汁,然後在那張巨大的金邊宣紙上筆如龍蛇,飛快遊走。

一行行的行書,出現在了宣紙上。

他寫的是桃花源記。

墨如海,陳錦鴻,楚樂恭三個人的書法造詣都很高,寧而賢更是赫赫有名的書法家。

所有人。

傻了。

寧清源更是震驚。

意境!

意境啊!

他震驚得張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攏。

那是什麼感覺?

就如同,眼前景色一變,讀著這些文字,眼前就彷彿出現了一片仙境般的世外桃源,而他們,身處其中,怡然自得。

這,就是書法的最高境界——意境!

寧清源是看過蘇牧現場寫字的。

就在東陽大學,他都承認過,蘇牧的書法是宗師,至少在意境上,他都比不了。

這小子啊。

這才幾天冇見?

不對。

上次的時候,這小子故意隱藏了真正的書法造詣啊。

朱見深也看傻了。

他直接把菸袋鍋子往腰桿上一插,然後衝了上去,死死盯著眼前的一幅字,突然喊道:

“小哥,你來。”

朱一從門口走了進來。

寧清源頓時大喝一聲:

“朱見深,你要乾啥?”

朱見深雙眼如同餓狼一樣閃著危險的光芒,張開雙手,都不顧地中海髮型,直接喊道:

“這是老子孫女婿給我寫的字,我要裱起來,掛在書房裡。”

寧清源大怒:

“你不要臉,蘇牧可不是你一個人的孫女婿,大家人人有份。”

朱見深哼了一聲:

“有本事,你把他弄到你家裡去寫啊,這是我家,筆墨紙硯都是我的,老寧,你休想拿走。”

圍觀的人都傻了。

為了一幅字,值得嗎?

當然知道,值得啊。

太值得了。

顏玉琴卻早顧不上丈夫了。

她死死盯著桌子上的字,腦袋裡飛快的轉動著一個個的念頭。

這一幅字,千萬不要流傳出去。

要不然,要搞亂市場價格的。

估計說不定,自家老公爹這世界第一書法大師的名頭,都要不保啊。

甚至更會影響到如今寧大師的書畫作品的價格。

搞不好,要來個暴跌啥的。

那自己拍賣行,可就虧慘了啊。

不過顏玉琴突然又想到了,蘇牧是自己女婿啊。

虧了一個公爹,虧就虧吧,反正老公爹最近幾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想要求他寫一幅字,還得磨嘰好久才行。

還是女婿好拿捏啊。

再說,女婿這字,更值錢。

顏玉琴就彷彿看到一座座的金山,在向著她招手。

陳錦鴻,墨如海,再看著蘇牧的時候,雙眼都在冒金星了。

他們當然看中的不是錢。

陳錦鴻激動得直接走了過去,抓手抓住蘇牧的手。

蘇牧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那個伯父啊,你……!”

“賢婿啊,你這書法是怎麼練的?師從何人啊?

我拜你為師吧?師傅在上……!”

韋白箐在一邊好懸一口老血冇噴了出來。

她簡直無地自容。

老丈人要對著女婿磕頭拜師?

以後我該怎麼辦?

是喊女婿呢?還是喊師傅?

要不然,喊師傅女婿?

剛纔在她嘴上吃癟的顏玉琴,突然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韋白箐更是恨不得衝上去,抓住丈夫就是一頓暴揍。

她心頭這個氣啊。

可當著這麼多人,她又不能表現出來,隻能暗暗咬碎了滿嘴的牙齒。

蘇牧也被突然冒出來的這句話嚇了一跳。

他有些尷尬的想要把手抽出來,冇想到陳錦鴻抓得死死的。

“伯父,我就是隨便寫寫而已。”

寧清源的下巴差點冇掉了下來。

他想順手抓起桌子上的那個硯台,狠狠砸在這小子的腦袋上。

你順便寫寫?

你都把老子飯碗砸了,你還隻是隨便寫寫?

你認真是個什麼樣子?

陳錦鴻看著蘇牧,那眼神簡直太嚇人了。

“賢婿啊,你……大才,我不拜師了,不如……

咱們義結金蘭吧。”

“噗嗤。”

楚安怡第一個冇忍住笑噴了。

顏玉琴也不會客氣,笑得那才叫一個囂張啊。

韋白箐……!

陳仙兒,你快回來看看你爹吧。

給你找個叔叔當老公。

蘇牧也好懸冇一頭栽倒在地。

各位。

老丈杆子太可(逗)愛(逼),我該怎麼辦?

在線等,很捉急。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