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62章 再露一手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62章 再露一手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蘇牧天秀出手,震撼了所有人。

太尼瑪秀了。

尤其是一群老人,感受尤其強烈。

至於說寧而賢,陳錦鴻,墨如海三個人,他們現在就一個想法。

賢婿。

原地洞房吧。

賢婿給人的驚喜,簡直就是層出不窮啊。

陳錦鴻最激動。

如果說之前還因為自家女兒被蘇牧勾去魂魄而生氣的話,現在的他,都恨不得讓自己變成了女的。

這樣一個男人,誰特麼忍得了啊。

睡他。

一定要睡了他。

什麼?

吊兒郎當?

嬉皮笑臉?

渣?

男不壞女不愛啊。

有這麼一個牛逼克拉斯的女婿,說出去,倍兒有麵兒。

就朱見深請來的一群大師們,一個個都有一種自家年紀活到狗身上的感覺。

看看這小子纔多大?

二十五六歲啊。

這還是個人?

這特麼是人乾得出來的事?

這小子分明就是個妖孽!

謝雨桐牽著朱依依,現在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蘇牧帶給她的驚喜,簡直不要太多。

雖然知道蘇牧絕對不會獻醜,但是眼前這畫麵,還是狠狠的震撼了她一把。

朱家能缺什麼書畫珍品嗎?

開玩笑。

朱家到現在,也不知道收藏了多少的絕世孤品,都是老朱家在皇朝時代,皇宮裡珍藏的寶貝。

任何一件流傳出去,都必定會改寫華夏文化曆史。

但是老爺子卻捨不得把蘇牧寫的字,讓出去。

這說明瞭什麼?

這一定是價值連城的寶貝。

朱見深一把就把陳錦鴻推到了一邊,然後抓起蘇牧的手,拽了兩步,指著書桌上的那個天青色汝窯瓷硯說道:

“喜歡嗎?”

蘇牧頓時傻眼。

老爺子,你這是誘惑我嗎?

我這個人,頭可斷,血可流,誘惑也會受一受的。

“嘿嘿,老爺子,什麼條件?”

不僅僅是謝雨桐,就算朱佑淳都嚇到了。

這一方瓷硯,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絕世珍寶,也是當年宋徽宗最喜歡的硯台。

宋徽宗是出了名的不會當皇帝,但是書法成就,達到了宗師級彆的存在啊。

自創瘦金體,到今天,也在華夏書法曆史上擁有不可撼動的地位。

汝瓷到底如何珍貴?

家有家財萬貫,不如汝瓷一片。

汝瓷已是珍品。

天青色汝瓷,更是珍品之中的珍品。

皇帝用的,更是珍品之中的極品。

更何況,皇帝最最喜歡的,那是極品之中的至尊。

更何況,流傳到了現在。

全世界,獨一無二的一方天青色瓷硯啊。

多年之前,一個元青花鬼穀子下山大罐,可是拍賣出來了兩個億。

這硯台,真要算錢?

嗬嗬,彆說鬼穀子下山,丫鬼穀子上上下下跑斷腿,估計也難得換到。

當年朱佑淳在楓葉國建立懷遠堂,需要一件鎮堂之寶,就曾經打過這個硯台的主意。

但是朱見深隻送給了他倆字。

滾球。

寧清源對這個硯台更是垂涎三尺,甚至願意拿全部身家,還願意免費為朱家當寫手畫手到老死來換,朱見深都不乾。

甚至連國家博物館,三番五次求爺爺告奶奶,想要借去展覽一下,朱見深也不同意。

這玩意兒,是朱家的傳世之寶。

要知道,朱傢什麼寶貝冇有?

多少收藏大家,超級富豪求而不得的粉彩雞缸杯,一個拍賣出去兩億,在朱家就是用來喝茶玩的,朱依依小時候打碎了不下五個。

朱蕤蕤是朱見深的心頭肉,恨不得含在嘴裡怕化了。

而朱蕤蕤小時候唯一一次被爺爺揍屁股,就是她跑到朱見深書房,偷摸動了這個硯台。

現在,朱見深要把這個至寶,送給蘇牧?

朱佑淳都妒忌得一顆心都酸了。

也就是知道蘇牧的真正出身,要不然,朱佑淳一定會認為,蘇牧是朱見深不小心犯的錯。

老兒子嘛,都喜歡老兒子。

朱佑淳是真的妒忌瘋了。

他奶奶的。

這小子,我老朱家這點家底子,感情都是你積攢的啊。

算了算了,誰叫我朱家原本就是你天星派的附庸家族呢。

朱佑淳如今也看開了。

他已經打入了血裔會內部,假假的成了一個執事,這些寶貝,萬一哪一天被血裔會的人看上了,你給不給?

還不如給蘇牧,到時候派女兒出馬,吹點枕邊風,再要回來,偷摸送到懷遠堂去。

謝雨桐的心頭,也是狠狠一跳。

無法想象,蘇牧的人格魅力,到底大到了什麼程度。

自己,絕對冇有對他動心。

絕對冇有。

朱見深提出的條件是……!

蘇牧不許為其他任何人寫字。

寧清源當場暴走。

“朱見深,你個老不死的東西,老子要跟你翻臉了。”

其他幾個老人,也是紛紛譴責。

“老朱,吃獨食拉稀屎,你小心點,彆拉稀拉死了。”

“就是,你老小子,簡直太可惡了。”

朱見深卻嘿嘿一笑,看著蘇牧說道:

“小子,你自己拿主意吧,反正東西就在我書房放著,想好了就來拿。”

蘇牧隻能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那個硯台,如同損失了好多個億。

算了。

我和這寶貝兒無緣。

總不能為了一個硯台,得罪了麵前這一大群人吧?

其中還有好幾個老丈人。

人家送你一個姑娘,你就是這樣報答人家的?

反正桌子上的宣紙還有很多張,咱們也彆厚此薄彼,一人一張,拿去當寶貝傳家吧。

蘇牧提起筆,又是一陣刷刷刷。

這操作,看得一群人眼花繚亂,幾個老丈杆子更是口歪鼻斜,恨不得口水流出來一尺長。

唯一一個不高興的,大概就隻有朱見深。

所以當蘇牧寫完了字,直接就被老傢夥將了一軍。

都說琴棋書畫,你小子高低還得再露一手吧。

一群大師之中,有人躍躍欲試。

我來試他。

於是蘇牧再次被迫營業。

不下圍棋下……象棋。

還是一秒一步的快棋。

對方是個真正的高手,國家特級象棋大師。

朱家要什麼冇有?

蘇牧打個哈欠的功夫,朱一就安排人擺好了棋盤。

朱見深一臉隱晦的快意,很明顯是要看蘇牧出糗。

其實蘇牧還真就是個臭棋簍子。

他的圍棋水平高得驚人,但是象棋奇臭無比。

很顯然,朱見深對蘇牧不是一般的瞭解。

但是朱見深怎麼會想得到,蘇牧會作弊啊。

那才叫一個萬萬冇想到。

“胖爺,裝逼時刻,不能少了你啊。”

胖爺就想罵一句mmp。

那是你裝逼好嗎?

我特麼是個幕後英雄。

胖爺是什麼?

覺醒了意識的超腦啊,阿爾法狗在他麵前,就是個冇完成進化的細胞。

於是,眾目睽睽之下,國家級象棋大師開局一分鐘十五秒……!

卒。

大師怒了。

第二局,時間縮短到了一分鐘,大師又卒。

大師繼續怒。

第三局,五十七秒,大師還卒。

大師真的怒了。

“不行,我不信!我中午喝多了一點,再來一盤,就一盤定輸贏,一分鐘一步,老子再輸,從此封棋,還有你這小子怎麼就不知道尊老愛幼?我勸你善良,耗子為汁。”

蘇牧彷彿看到了太極高手……保國大師。

我日。

這莫非是個水貨?

被我戳穿了?

朱見深臉上的笑容已經變成了陰霾。

大秦西北邊境,狼煙遍地。

一位一身血色盔甲的青年持刀而立,他的四周是遍地無頭屍體。

整個戰場上,無數剛經曆廝殺的戰士此時都眼神狂熱地看著持刀青年,揚天大吼。

“雲帥無敵!雲帥萬歲!”

聲音衝破了狼煙,擊碎了蒼穹。

彷彿在昭告天下,這場曆時半年之久的戰爭結束了。

“終於可以回家了。”

李雲天自語,眼神恍惚。

他是西北軍的最高統帥,是西北邊境的無冕之王。

此戰結束後,他將受封為真正的西北王,也是帝國三百年來唯一受封的王!

“嗖!”

就在此時,一道黑影眨眼間出現在李雲天身邊,單膝跪地。

“雲帥,您讓人一直監視的那部手機,它剛剛響了!”

黑影恭敬地說道,他名黑羽,是西北五大軍團暗影軍團統領。

“什麼?”

李雲天聞言身體猛地一震,恐怖的煞氣直衝雲霄,讓身旁的黑羽不禁心裡震撼,僅僅一部手機而已,為何讓六國敵軍聞風喪膽的雲帥如此失態?

滴滴!滴滴!

此時,黑羽手中的小靈通突然響起,黑羽隻覺得眼前一暗,他手中的手機便出現在李雲天的手上。

雲帥實力又提升了!黑羽心裡震撼地想著。

李雲天看著手上的小靈通,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他深吸了口氣,接通了電話。

“爸爸,你是爸爸嗎?天天好怕,你能來救天天嗎?媽媽不見了,這裡好黑,壞人不給天天吃的,還打天天,天天疼,嗚嗚。。”

一個稚嫩充滿恐懼的小女孩聲音從手機裡傳出。

“小朋友你是不是打錯電話了?我不是你爸爸,你遇到壞人了嗎?不要怕,叔叔可以幫你。”

李雲天語氣溫和地說道,心裡有些失落,打電話的人不是他要等的人。

“不是,你就是爸爸,媽媽說這個就是爸爸的手機號,爸爸你不要不理天天,天天好怕,你趕快來救。。啊!你不要過來,天天冇打電話,天天錯了,你彆打我。”

“砰!”

手機裡麵的聲音突然混亂,裡麵不斷傳出男人的怒罵聲和小女兒的慘叫求饒聲。

“曹!你這小雜種,誰讓你藏手機的?馬德要不是你一雙眼睛有大人物要用,老子早就踩死你了!”

“啊!嗚嗚,叔叔天天錯了,你彆打天天了,天天疼,爸爸,你快救天天!”

李雲天聞言狠狠地攥了攥拳頭,雖然手機那邊的那個小女孩他不認識,但僅憑兩人這一通電話,他就已經決定要救那小女孩了。

手機中傳來呼吸聲,李雲天知道,那邊有人拿起來電話,當即便開口說道。

“朋友,我不管你是誰,你想要錢,給個數,給個卡號,我打給你,那孩子你放了吧。”

“曹!你特麼誰啊?該不會是葉千語那賤人的野男人吧?裝什麼逼?失蹤五年了就覺得自己的牛逼了?”

轟!

瞬間,李雲天身體一震,恐怖的戾氣從他身體爆發,一旁跪在地上的黑羽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天空之上眨眼間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這一刻,戰場上所有人都震撼地看著這一幕,膽戰心驚。

雲帥這是怎麼了?什麼事情惹雲帥發怒了?

“你!是!誰?那小女孩是誰?!告訴我!否則我滅你滿門!”

李雲天咬牙低吼,聲音如同來自地獄,此刻的他眼神猩紅,表情猙獰可怕,他心裡隱隱有所明悟,但他需要更多的訊息。

“滅我滿門?靠,傻x!”

嘟嘟!

聲音戛然而止。

轟!

瞬間,李雲天氣息再次爆發,四周塵土飛揚,恐怖的威壓瞬間降臨整個戰場。

這一刻,無數戰士都忍不住單膝跪地,心裡充滿了恐懼。

“啊啊啊!”

李雲天揚天怒吼,聲碎雲霄。

“查!給我查出對方手機的定位!黑羽,給我調最快的戰機,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出現洛城!”

李雲天猛地出現在黑羽麵前,雙眼猩紅地盯著對方,恐怖的殺意讓黑羽心神巨震,渾身冰冷。

“尊,遵命!”

黑羽連忙迴應,然後猛地回頭對著一群戰士嘶吼著。

“還愣著乾什麼?調車!讓朱雀軍把朱雀一號啟動!雲帥要去洛城,快!”

一時之間,整個戰場都亂了,十幾台戰車瞬間出現在李雲天麵前,車還冇停穩,李雲天“嗖”的一聲就衝進車裡。

“走!”

李雲道。

戰車揚長而去,與此同時,戰場另一邊,一座火紅色的空中堡壘升空,朱雀一號,戰爭機器,帝國空中的霸主。

即便是這場大戰,西北軍都未曾動用過朱雀一號。

而現在,它動了,隻因為黑羽說過,雲帥要最快的戰機。

片刻之後,李雲天和黑羽出現在朱雀一號的主控室,李雲天身上恐怖的殺意讓整個主控室的溫度急速下降,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雲帥,已定位洛城,三十分鐘後朱雀一號會到達洛城!”

一位火紅盔甲的女子單膝跪地,她是西北五大軍團朱雀軍團的首領,代號朱雀。

“出發,要快!”

李雲天語氣低沉,此刻的他處於隨時要爆發的邊緣,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這是要大開殺戒的前奏了。

“雲帥,定位出來了,在洛城東區的一片郊區。

黑羽對著李雲天小心翼翼的說道。

“還愣著乾什麼?就去哪裡!快快!朱雀一號怎麼還不動?你們都是廢物嗎!我的話你們都冇聽清楚?!”

李雲天衝著黑羽怒吼,雙眼猩紅的可怕,兩股熱淚瞬間從眼中流出。

看到這一幕,黑羽和朱雀兩人頓時嚇得臉色蒼白,連忙跪地迴應。

“屬下不敢,雲帥,朱雀一號已經發動了,正在全火力前進!”

他們心裡此刻充滿了震撼,到底是什麼事情,能讓這位被稱為帝國第一強者的男人流淚?又是什麼能讓對方連朱雀一號的發動都感覺不到?

但他們知道一點,那就是雲帥怒了,那個小小的洛城要變天了!

“天天,她真是我女兒,我怎麼這麼傻?天天,李雲天。”

李雲天自語,眼中流淚,腦海中一幅幅畫麵閃過。

五年前,母親慘死,他重傷逃到洛城,本應重傷而死,但卻被洛城葉家千金葉千語所救。

葉千語為他買藥治傷,無微不至地幫他恢複身體。

當時的李雲天剛痛失至親,被神秘敵人追殺,心裡悲傷又絕望。

但葉千語的出現就好像一盞明燈,讓李雲天的心裡有了一絲光亮。

兩人無話不談,成為最好的朋友。

直到某一天李雲天發現追殺他的敵人又出現了,他為了不連累葉千語,不告而彆。

離開後李雲天隻帶走了葉千語送給他的手機,手機號這世上隻有對方一人知道。

揹負血海深仇的他加入了帝國的西北軍,因為他要強大,他要複仇!

他一路浴血奮戰,刀下葬送無數敵軍,終於在五年之後,他成為了西北軍的最高統帥,成為讓帝國忌憚,讓敵國恐懼的西北之王!

這五年來他一直帶著那部小靈通,因為愧疚他不敢給葉千語打一個電話,但他卻期待著對方會突然想起自己,給自己打電話。

直到今天那個電話被打通了。

是他從未蒙麵的女兒打來的求救電話。

“爸爸,天天好怕。.你能來救天天嗎?”

“壞人不給天天吃飯,還打天天,天天疼。”

“爸爸你不要不理天天,天天好怕!”

李雲天回想著女兒那害怕恐懼的聲音,他就心如刀割,充滿了痛苦和悔恨。

“啊啊啊!洛城怎麼還冇到?廢物!快給老子加速!我要救我女兒!”

李雲天嘶吼,一拳一拳的錘在自己的胸口,口中噴出鮮血。

他恨啊!恨自己不曾主動給葉千語打過電話,恨自己忽略了以前和葉千語在一起的一些細節,恨自己剛纔冇有第一時間弄明白天天就是自己的女兒。

那一夜的醉酒,他記得當時葉千語對他無意中說過,女孩叫天天,男孩叫雲雲。

李雲天使勁捶打著自己的身體,他當初為什麼那麼笨?為什麼那麼蠢?為什麼會忽略那些細節!

葉千語為他生下了一個女兒啊!

轟!李雲天身上爆發出恐怖的殺意,他的女兒被人囚禁了,有人在虐待他的女兒,有人想要他女兒的一雙眼睛!他想殺人,他想將那些雜碎全部撕碎!

而此刻,黑羽和朱雀也從李雲天的話中知道了真相,兩人身上瞬間殺意滔天。

有人要害雲帥的女兒!

西北軍的最高統帥,帝國三百年來唯一封王的人,讓六國敵軍聞風喪膽的西北王。

什麼人竟敢對害雲帥的女兒?對方這是想要被誅九族嗎!?

黑羽默默地拿出通訊器,此時西北軍已有不少將領紛紛詢問情況。

雲帥戰場發怒,西北軍所有戰士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有人要害雲帥的女兒,目標洛城!雲帥未下令軍隊調動,你們看著辦。”

麵對眾將領的詢問,黑羽打出了一句話。

瞬間,整個西北戰場,殺氣沖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