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68章 丈母孃暗戰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68章 丈母孃暗戰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對於燒烤來說,高檔的食材未必是最好的。

所以蘇牧還吩咐準備了很多其他一般的食材。

什麼雞翅,羊排,五花肉,牛羊的內臟。

什麼藕片,韭菜,土豆片,豆腐皮,玉米粒。

當然也少不了大龍蝦,扇貝等等海鮮。

不得不說,要論朱家後廚之強大,簡直逆天。

就蘇牧提出來的食材,居然全都有。

足足差不多七八十種食材,變著花樣送上了燒烤架。

火光,油光,香氣,不斷的衝擊著所有人的味蕾。

就兩個字。

真特麼的好吃。

年輕人喜歡喝冰鎮啤酒,朱依依江初夏喝的是飲料,而寧清源他們喝的就是中午的白酒。

三個老丈母孃湊在一起,一邊優雅的喝著紅酒,一邊看蘇牧烤串,她們臉上的表情,多多少少都有點古怪。

這女婿,也未免太神奇了億點點吧?

楚安怡優雅的放下手上的一串蔬菜,輕輕一笑:

“我在想,還有什麼是他不會的呢?”

顏玉琴今天下午一直不怎麼爽。

這完全來自於中午的時候,她老公寧而賢錯抓了初戀的手。

於是她不鹹不淡的說道:

“他會生孩子嗎?”

在場的韋白箐,謝雨桐,還有楚樂恭的夫人,頓時眼皮子輕輕一跳。

當年墨如海,寧而賢,還有楚安怡的三角戀,絕對是帝都最大的緋聞。

江山代有人纔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三十年前,這三位,就是領風騷的存在。

最終寧而賢敗北,墨如海抱得美人歸。

但是暗中一直有個傳說。

那就是——楚安怡,喜歡的人是寧而賢。

而寧家的家世,雖然是書香門第,雖然寧清源三十年前就是大師,但是……!

寧家,又怎麼比得上墨家?

家族利益麵前,愛情是狗屎。

所以,楚安怡能嫁給墨如海,也算是嫁給了……

愛情。

隻不過是墨如海的愛情。

寧而賢傷心之下,這才接受了顏玉琴。

甚至據說寧而賢在帝都大學當教授,也是為了楚安怡才留下來的。

所以,大家平常基本上是王不見王,除非萬不得已才碰麵。

如今為了女兒,既然遇到了,那就絕對不能慫。

狹路相逢勇者勝。

在顏玉琴的眼中,楚安怡絕對是白蓮花,綠茶婊。

當然,在楚安怡的眼中,顏玉琴也一定是粗俗,市儈的。

她們之間這點故事,誰不知道啊?

楚安怡原本優雅端著的紅酒,聽顏玉琴這麼一懟,不由得輕輕一頓。

她突然微微一笑,放下酒杯看著顏玉琴,不鹹不淡地說道:

“玉琴啊,蘇牧雖然不會生孩子,但是,小顏會啊,這一次她陪著蘇牧去西方呆了這麼久,應該會…

…!”

顏玉琴頓時火大,一瞪眼說道:

“會什麼?我的女兒知書守禮,不會像其他小丫頭那樣,往上生撲的。”

謝雨桐的腳趾頭好懸冇在地上挖出個洞來。

要遭。

果然。

因為誰都知道,墨流蘇從一開始,就是倒追蘇牧的。

楚安怡臉色一僵,口氣微微一冷,說道:

“玉琴啊,你倒是說說,怎麼生撲了?白箐,看看,我們的顏玉琴同學,似乎對我們都很不滿呢。”

韋白箐中午在飯桌上,就和顏玉暗戳戳的懟了兩句。

這個時候,她自然要和楚安怡站在一起。

當年她們都是同學關係。

但是韋白箐這個時候卻不願意摻和進去。

所以她裝著愣了一下,笑道:

“不會吧?”

楚安怡淡淡看了她一眼,眼神之中有些不屑:

“其實兒女的事呢,我們還是不摻和的比較好,都是嫁給了愛情,是吧。”

這句話,簡直就是戳肺管子啊。

顏玉琴這個氣啊。

綠茶婊,你倒是嫁給了愛情。

老孃我是倒追,怎麼了?

寧而賢,你等著,今天晚上回去,老孃不讓你跪搓衣板,就改姓楚。

一邊正在和墨如海暢談當年事的寧而賢,突然感覺到渾身一寒,激靈靈一個寒顫:

“降溫了嗎?怎麼有點冷?”

顏玉琴氣得說不出話來,隻好端起酒杯喝悶酒。

謝雨桐夾在三個阿姨中間,那感覺,簡直就是煎熬。

她急忙端起酒杯,對著顏玉琴說道:

“小姨,我敬你一杯。”

顏玉琴哼了一聲,淡淡說道:

“雨桐,你要記好了,冇事的時候,多提點一下蘇牧,得讓他知道,上杆子不是買賣,指不定人家惦記他什麼呢。”

說完,顏玉琴直接起身,轉身而去。

楚安怡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精彩。

這句話,卻又戳到了她的肺管子。

反殺。

一比一打平了。

因為墨家,實實在在就是如今這幾家當中,從蘇牧身上,得到好處最多的那一家。

就說墨縱橫那個東陽特區建設委員會的職務,原本是副委員長,主管事務,直接成了委員長。

這背後墨家用儘了手段,也做不到的。

這句話,分明就是說她拿女兒去賣女求榮啊。

一邊的韋白箐低著頭,看著眼前的紅酒,彷彿看得入了神。

她絲毫不管身邊楚安怡暗示她的眼神。

這紅酒,怎麼就這麼好看呢?

這色澤,這口味。

好看,就是好看啊。

隻是這酒杯,擺放得似乎不是那麼很完美,距離桌子上那一道木紋,似乎遠了那麼零點零毫米。

謝雨桐心頭暗暗發苦,隻能對著楚安怡笑道:

“安姨,還想吃點什麼,我去給你取。”

說著,不等楚安怡說話,她直接起身,對著蘇牧走了過去。

楚安怡等她走了,這才咬著牙恨恨的說道:

“白箐,你看看她,粗鄙,簡直就是粗鄙。”

韋白箐笑道:

“你們到底怎麼了?”

楚安怡臉上微微一紅,想了想,把中午蘇牧寫字的時候,寧而賢抓錯了她的手這件事說了出來。”

韋白箐好懸冇笑破肚皮。

“你知道她喜歡吃醋,寧而賢是她心頭肉,她當然要與你為難了。”

楚安怡冷笑道:

“怪我嗎?”

韋白箐湊上去,輕輕問道:

“你和而賢,不會……!”

楚安怡白了她一眼,心中幽幽一歎。

當年的確是她喜歡寧而賢,對墨如海隻是不討厭,大家在一起玩得很好,但是她嫁給墨如海,也不全是因為家族。

而是寧而賢自己自卑,兩個人鬨分手。

最終,她才選擇了墨如海。

三十多年都過去了,如今是相濡以沫。

楚安怡歎了一口氣,輕輕說道:

“孽緣啊,誰能想到,小顏和流蘇,居然會……

韋白箐也勉強的笑了笑,有些不滿的說道:

“誰說不是呢,我家仙兒也是,多少年輕俊彥隨便她挑,卻偏偏挑了這麼一個東西,簡直氣得我一宿一宿的睡不著。”

楚安怡白眼好懸冇翻出天際。

你是氣得睡不著嗎?

我看你高興得誰不著吧?

一個個的。

都是心機婊。

其實老孃了。

不行。

我得教一教流蘇了,要不然,我女兒以後要吃大虧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