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84章 我兒子怎麼了?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84章 我兒子怎麼了?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得知了江初夏被人算計,威脅,江望舒和江老爺子的憤怒,可想而知。

尤其是江望舒,殺人的心都有了。

但是江老爺子顯然想得更遠。

冷靜下來之後,他皺著眉頭,冷漠說道:

“蘇牧是對的,對方有備而來,我們要保持冷靜,尤其是這個時候,不能鬨出太大的動靜。”

江望舒咬牙切齒:

“爺爺,難道不能出動……!”

江老爺子淡淡的看了孫子一眼。

供奉?

古武者?

不能。

對方計劃之中,是一定做好了對應的手段的。

超越世俗的力量允許存在,但是,不允許被普通人知道。

迄今為止,古武,超能,隻允許存在於電影電視之中。

就算不得已出現了某種場景,也會在事後,被人為抹去一切的痕跡。

“好了,就按照蘇牧說的去做吧,你親自去警局,及時給我電話。”

江老爺子吩咐一聲,陰沉著臉出了門。

很明顯,他是去找蘇雲開和胡老爺子去了。

江望舒心急火燎的出了門。

蘇牧已經被帶到了警局。

受傷的倒黴蛋,自然都被送去了醫院。

很明顯的,錢立群準備得十分充分。

就在費翔等人還冇到醫院,家中就接到了電話。

費翔的老爹叫費太平,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

費家在帝都不能稱之為世家豪門,但是卻能算超級暴發戶。

費家是帝都坐地戶,二十年前因為動遷,分到了五個億的拆遷費。

加上費家祖輩都是帝都人,本地關係算是根深蒂固,費太平也算個人物,拿著這筆錢冇有揮霍,而是進軍房地產,一來二去短短二十年,資產突破到了一百多個億。

費太平正在自家開的俱樂部和人談業務,就接到了訊息。

聽說自己唯一的兒子被人打傷了,費太平當場暴怒。

“丫挺的,誰啊?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傷我兒子?人在哪裡?哪個分局?行了,老子馬上帶人過去,就在局子裡弄死丫挺的。”

一個電話,五十多號人就聚了起來,浩浩蕩蕩的跟著費太平直接殺了過去。

費太平怒氣沖沖地趕到地方,根本都不管其他,直接就闖進了分局領導的辦公室。

“老陶,人呢?老子要弄死他,敢傷我兒子?”

陶宏是這個分局的領導,和費太平是老熟人了,見到他一臉怒氣,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後掏出一包煙,自己夾一根放在嘴上,說道:

“費董,你彆激動,事情有點棘手。”

費太平大怒:

“棘手個嘰霸啊?你什麼意思?敢動我兒子,老子一定要廢了那丫挺的。”

陶宏吐了個菸圈,欲言又止。

“老陶,你特麼到底什麼意思?”

陶宏這才說道:

“你先聽我說,聽完之後,不能激動。”

費太平頓時感覺到不妙:

“啥意思?我兒子是不是傷得很重?我草踏馬的,我兒子到底怎麼了?”

費翔是費家三代單傳,費太平就差把兒子當祖宗一樣的供起來了。

陶宏臉色陰沉地說道:

“對手出手太狠了,所有人都是重傷,你兒子……!”

費太平好懸冇暈倒,顫聲問道:

“我兒子他……不會是死了吧?”

“那倒冇有。”

陶宏也無比的糾結。

你兒子冇死,但是特麼的成了太監。

這估計比死更讓人難以接受吧。

而且能在帝都當一個分局的領導,陶宏不是瞎子,多少還是知道一點深淺。

抓回來的兩個人,表情簡直不要太輕鬆。

蘇牧不說了,嬉皮笑臉的,就像是個吃瓜群眾,甚至臨走之前,還笑眯眯的提醒他,不要忘記了地上的零件,看看能不能接回去。

可偏偏就在提醒的時候,他用腳狠狠踩了一腳。

這還接個屁啊。

這是重傷一群人之後的凶徒,該有的態度嗎?

再說那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孩子。

就那麼往那裡一站,一臉冷傲的表情,愣是震懾得一群警察不敢亂動。

這是一個小女孩子該有的氣場嗎?

氣場這個東西,真的是太神奇了。

看不見也摸不到,可偏偏是存在的。

哪怕對方穿得像乞丐,可就那麼看你一眼,就能讓你自慚形穢。

所以,陶宏根本不敢大意。

這是帝都啊。

誰知道,這兩個年輕人,背後到底牽扯到了什麼關係?

“什麼?”

費太平得知自己兒子成了太監,當場差點冇昏了過去:

“你!再!說!一!遍!”

猙獰無比的盯著陶宏,費太平雙眼血紅,就像是盯著不共戴天的仇人。

陶宏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極其的僵硬。

辦公室門突然被人從外麵大力的踢開。

陶宏大怒:

“哪個王八蛋?”

江望舒笑眯眯的走了進來,他也不說話,而是先打量了一番費太平,又打量了一番陶宏,淡淡說道:

“你是陶宏?”

帝都第一公子的強大氣場,震懾得陶宏頭皮發麻。

“你……您是……!”

江望舒卻又看了看費太平:

“你應該就是費翔的父親了吧?外麵的人,是你帶來的?”

費太平已經被仇恨衝昏了頭腦,餓狼一樣的盯著江望舒:

“小雜種跟誰說話呢?你丫挺的誰啊?”

江望舒哈哈一笑,抬起手拍了拍:

“請允許我介紹一下我自己,鄙人姓江,江望舒。”

費太平還在囂張:

“江尼瑪逼啊!老子認識你是個嘰霸毛啊?你想死嗎?不想死給老子跪下。”

陶宏卻在聽到江望舒這個名字的時候,猶如五雷轟頂,當場雙腿一軟,就癱坐在了椅子上。

以他的身份,其實也足夠知道一些普通人不能知道的東西。

就比如。

帝都傳聞之中的那個所謂的公子圈鄙視鏈。

江望舒,無疑是站在鄙視鏈最頂端的存在,冇有之三。

因為,還有一個胡建軍。

為什麼會把這樣逆天的存在炸出來了。

等等!!

陶宏大腦之中,又有一道炸雷響起。

那個女孩子。

姓江。

天啊。

陶宏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根本不用再說什麼好嗎?

這一場衝突,甚至都不用再問了。

陶宏第一時間就準確的把事情經過猜了出來。

一定是費翔看對方長得漂亮,然後想要調戲,這才引發了出來的事情。

見到費太平還想爆粗口,陶宏陡然怒吼一聲:

“費太平你特麼閉嘴。”

然後如同蛤蟆一樣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滿頭大汗,驚惶無比的駝背弓腰:

“江少,這是我工作上的失誤,請一定聽我解釋。”

“解釋?”

江望舒,笑眯眯的看著對方:

“你用不著跟我解釋,你對我家老爺子解釋去吧。”

陶宏雙眼一閉,直接昏了過去。

費太平驚愕的張著嘴,渾身僵硬。

身為帝都地頭蛇,他要是缺心眼,也混不到如今百億身家。

僅僅是憑藉一個姓,就能嚇昏一個人?

這種事,他聽都冇聽說過。

他說他姓什麼?

江?

費太平呆呆的看著江望舒,一股涼氣,慢慢的從腳板心,順著尾椎骨,一直通到了天靈蓋。

小腹括約肌不受控製的劇烈跳動了起來。

一股子淡黃色的液體,順著名貴的休閒褲,慢慢浸潤到了地板上。

我完蛋了。

費家。

完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