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85章 欲擒故縱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85章 欲擒故縱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帝都某處。

這是一處隱蔽得極好的扶桑傳統風格的枯山水庭。

小巧而精緻,處處透著禪宗韻味。

一陣sakuhachi的聲音單調而悠長,卻給人一種詭異的陰森感覺。

sakuhachi,又叫做尺八,是華夏的一種樂器,盛唐傳入東瀛扶桑,現在提起尺八,很多人都覺得這是倭國傳統樂器。

和式風格的小廳內,鋪著一層葦蓆,素淨簡潔,彌散著一股淡淡的檀香。

小小的紅漆托盤上,放著一瓶溫過的清酒,一個雞蛋大小的酒杯。

這一瓶清酒,有一個很複雜的名字,叫做十四代大極上諸白龍泉。

酒精度數16c,采用獨門的七錘二十貫工藝,近乎於返璞歸真的純手工釀造,1年隻釀造一次,一次成品隻出20瓶。

這種清酒的精米步合度有0.85%。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

就是一粒完整的米,被磨掉了99.15%,剩下的正中心那麼一丁點兒近似於粉末的白芯再拿去釀酒。

而且是純手工研磨,就這一道工序,就需要7個月的時間。

東瀛扶桑在這些方麵,近乎於變態的嚴苛,這就是所謂的匠人精神。

如此變態的時間,人工,加工工藝的成本,可見這種酒的價格一定高得驚人。

這是真正的極品佳釀。

一個身穿和服的中年男人,正小口小口地享受著麵前的美酒。

對方的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古怪的氣息,彷彿是機器人一樣,一板一眼,動作遲緩而刻板,卻樂此不疲。

這是東瀛扶桑傳統士族遵守的一套禮儀。

所謂對美好事物的尊重,哪怕是一瓶酒,也要拿出最虔誠的態度來喝掉它。

一個黑袍人快速卻無聲的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直接跪在了門口。

輕微的衣服摩擦聲驚動了中年男人。

他的臉色陡然陰沉:

“八嘎!!”

跪在門口的黑袍人立刻一個極為標準的土下座匍匐在了地上,嘰哩哇啦,誠惶誠恐的說道:

“閣下,事情緊急,請您息怒,錢立群桑那邊,傳來了不是很好的訊息,那個蘇牧,拒絕溝通。”

“納尼?”

中年男人眉頭陡然一皺,目光如電盯著跪在地上的黑袍人:

“快快說來。”

黑袍人飛快的把從錢立群那邊得到的訊息彙報了一遍。

中年男人突然從跪坐的姿態站了起來,在房間之中快步地走了幾圈,然後在黑袍人身後停了下來,冷漠地說道:

“欲擒故縱而已。”

黑袍人屁股撅起老高,始終保持著腦袋距離手背隻有一厘米的距離,一動不敢動。

土下座,就是五體投地的意思,是一種東瀛扶桑的禮儀,下位者用於上位者,或者是用在謝罪和請求。

中年男人回到原來的位置坐下,又慢慢的端起酒杯,輕輕聞了一下,淡淡說道:

“那個蘇牧,現在在什麼地方?”

“已經被帶去了警局。”

“還有誰去了?”

“江望舒已經趕去,那個費太平應該到了。”

“一個廢物,無法和江望舒抗衡。”

中年男人輕描淡寫地說道,言語之間,有一種大權在握的霸道:

“是時候,丟幾顆重要的棋子出去了,養了他們這麼久,也應該讓他們為帝國貢獻一份力量了。”

黑袍人渾身一顫,卻不敢抬頭:

“您的意思是……!”

“喚醒那幾顆棋子吧。”

黑袍人再也無法保持身體,驚駭的抬頭看著中年男人,惶恐的提醒道:

“閣下,那是……!”

“嗯?”

中年男人眼中射出兩道冰冷,死死盯著黑袍人。

黑袍人立刻低下頭,又保持著以頭杵地的姿態:

“是。”

他的身份,冇有資格質疑對方說的任何一句話,哪怕對方要他切腹,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自殺。

尊卑等級,早已經銘刻到了他的家族基因之中。

對方是他的主人,世世代代,都無法改變。

中年男人緩緩收回目光,放下酒杯,微微一笑說道:

“三井君,對方不過就是我們手上的刀而已,你不用擔心什麼,我說過,這件事之後,你就是三井財閥的主人,明白嗎?”

黑袍人頓時激動得大吼一聲:

“嗨伊。”

東瀛扶桑四大財閥之首的三井財閥,在世界範圍之內,也是最頂尖的財閥之一。

這個財閥到底牛逼到何等程度,稍微有點金融常識的人都知道。

當年,正是這四大財閥,甚至提出了買下阿美利卡的狂妄口號,逼迫得它的美爸,搞了一次金融收割,直接打斷了東瀛扶桑的脊梁。

就算是這樣,四大財閥,依舊擁有常人無法想象的恐怖財富。

中年男人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清酒,有些陶醉的說道:

“這,就是權力的味道啊,三井君,很多事情,不必考慮過程,隻需要結果,結果我們贏了,自然我們就贏得了一切,過程再美好,但是輸掉了結果,那都是虛妄,你懂嗎?”

“可是……,閣下您難道不擔心……您的其他幾位競爭者嗎?如果讓他們……!”

“他們什麼?抓住我把柄?”

中年男人譏諷一笑,眼神幽遠,看著外麵的枯山水庭,聲音冷漠地說道:

“神道教,隻能是我的,等我成為了神道教的大祭司,他們……還有什麼威脅?”

黑袍人暗暗吞了吞口水,腦袋狠狠一抬,再重重的磕了下去:

“為閣下效死。”

中年男人輕輕一笑:

“去吧,喚醒那幾家,讓他們去和江望舒鬥,到時候,一定會很精彩的。”

黑袍人保持著五體投地的姿態,就那麼匍匐著倒退了出去,一直退到了門口,這才緩緩起身,再無聲的離開。

黑袍人退下去之後,中年男人這才詭異的一笑。

他手上多了幾枚圍棋棋子。

一顆一顆的放在了麵前的葦蓆之上。

黑色的,是江望舒。

另外三顆白色的,代表了三個人的身份,對付在地位上,都和江望舒在同一個層次的存在。

無法想象,這三顆棋子所代表的家族,聯合在一起,擁有到底何等恐怖的實力。

而他們,居然會是東瀛扶桑的暗棋。

這是何等喪心病狂的事情?

“江桑,當你看到這三個人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呢?”

“希望你……不要太讓我失望纔好啊。”

“蘇牧,你能欲擒故縱,我就能讓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