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90章 你們是炮灰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90章 你們是炮灰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周牧澤身體猛地一顫,然後驚恐的喊道:

“你不能打我,你知道我什麼身份嗎?”

江望舒笑著說道:

“你什麼身份?”

周牧澤驚恐之下,大聲喊道:

“江望舒,你們要完蛋了,我根本不姓周,我是尊貴的東瀛大河一族的世襲貴族,我叫小野牧澤,九月十八號之後,你們所有人的生死,都會落到我爺爺手上,齊家明,救我啊,你救了我,我讓你爺爺取代……!”

齊家明好懸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畜生啊。

這是什麼豬隊友?

江望舒也根本不敢再讓周牧澤嘴裡的話說出去。

所以,狠狠一棒球棍,敲在了對方的嘴巴上。

“嗚嗚嗚。”

周牧澤滿嘴牙齒,被打掉了至少一半。

江望舒順勢鬆開手,再一腳狠狠踢在周牧澤的胸口上。

周牧澤摔倒在地,狼狽無比。

不等他爬起來。

哢嚓!!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江望舒狠狠輪起棒球棍,對著周牧澤的膝蓋就砸了過去。

誰說江望舒不會打架的?

一般人,都會敲大腿骨或者小腿骨,斷了接上,也不至於瘸腿。

但是砸在膝蓋上,這分明就是奔著廢掉對方一條腿的路子去的。

清脆無比的骨裂聲響起。

隨即,是周牧澤慘絕人寰的慘嚎聲。

江望舒卻笑得無比的燦爛。

然後他又高高的舉起手上的棒球棍,再次砸下。

又是一聲慘嚎。

周牧澤的雙腿廢了。

就算再高明的醫生,也休想治好他粉碎性骨裂的膝蓋。

齊家明一臉茫然地看著江望舒,隻覺得後背的冷汗,刷的一聲就冒了出來。

事情,不對啊。

為什麼周家的身份,自己不知道?

不對,連爺爺也不知道啊。

誰都知道,周家,是靠著齊家,這才取代了李家,進到了內海九大家的層次啊。

周家,居然是……東瀛扶桑當年預埋的種子?

斷龍計劃的核心程式?

該死的!

被利用了。

齊家,秦家,完全被周家利用了,甚至於直接就這麼**裸的暴露了出來。

現在該怎麼辦?

饒是齊家明,這個時候也完全失去了方寸。

現在不管他再怎麼往外摘,也根本摘不掉身上的那個身份了。

齊家明,秦洛,完全傻了。

為今之計,隻能是……魚死網破。

可怎麼魚死網破啊?

齊家,秦家,都在等著十八號的那一場大戰呢,一切的準備,都是在為大戰之後勝利而準備的。

兩家的所有力量,全都秘密調動了起來,佈置在必須佈置的地方。

現在,任何一股力量的調動,勢必會影響全盤的計劃。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馬上躲回家族不出頭,硬生生的抗到十八號那一天。

齊家明大腦之中,瞬間閃過了一道閃電。

不對。

這!!

這是……!

周牧澤,是得到了誰的授意,故意當眾揭穿這一層心知肚明的偽裝的。

為的是什麼?

為的是……!

要讓齊家,秦家,成為炮灰。

最好是死掉,這樣不但兩家的資源,勢力,都能全盤被東瀛扶桑接手,還能不用付出之前許諾的各種好處。

這分明就是過河拆橋啊。

齊家明怒極攻心,不由得慘然一笑。

他攻於算計,自認為,什麼狗屁的仁公子,霸公子,在他麵前,都是小趴菜。

他纔是謀斷天下的……智公子。

現在看來,他就是個智……障。

看著昏死過去的周牧澤,齊家明都有一種衝上去把對方碎屍萬段的衝動。

這個雜碎。

東瀛的雜碎啊。

好算計。

幾分鐘之前在車上,他都還在演戲啊。

這到底特麼的誰在坑誰啊?

江望舒隻覺得心頭無比的暢快,大笑著把手上的棒球棍往地上一丟。

再看齊家明,他那張俊臉,簡直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蘇牧心頭卻爆笑不已。

他心說一群傻逼。

你們還真以為,老江是個溫和性格的老好人呢?

這孫子在十年之前見到小爺第一麵的時候,比胡建軍都狂躁,上來就要給小爺我立規矩。

彬彬有禮,溫和,那纔是他的偽裝好不好?

多少同輩人,其實都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上,每次還覺得他仁義,博到了一個仁公子的稱號。

其實你們這一群傻逼,被人賣了心甘情願的給人家數錢。

對於帝都的公子圈子來說,隻覺得蘇牧是個異類,遊離於圈子之外,卻又總是留下各種傳說。

主要是蘇牧的行事方法,完全和彆人不同。

按照他的說法,那就是——仇不隔夜。

他有一句名言,至今都還在流傳。

小爺我好容易在幾億個兄弟當中跑贏投個胎,已經累夠嗆,還要受你們鳥氣?

但是誰能想,江望舒纔是異類啊。

騙死人不償命的孫賊。

江望舒看著死人臉色的齊家明,咧嘴一笑。

那笑容,透著無儘的嘲諷和冷意。

現在,該你齊家和秦家出招了。

剩下的,就該是老爺子們之間的佈局安排和博弈的。

對方的目的,是為了激怒蘇牧。

但是蘇牧冇被激怒,卻激怒了他。

“你們,不過就是對方送上門來,任人宰割的炮灰而已。”

江望舒看著齊家明和秦洛,淡淡說道:

“計劃不錯,隻要你們能兌掉蘇牧,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可惜,卻跳出來一個不知深淺的傻逼。”

齊家明和秦洛能說什麼?

是啊。

他們有大把大把氣死人不償命的手段,把蘇牧逼迫到狂怒暴怒跳腳。

可偏偏,一種都冇用上,卻被周牧澤這個攪屎棍,破壞殆儘。

真正可怕的手段,並不是打打殺殺,而是誅心為上啊。

就是那種氣得要爆炸,你還偏偏冇辦法動手的感覺,那,纔是符合他們身份和地位的啊。

當眾殺人?太low逼了。

這是一次賭博性的計劃。

結果,成了賭氣計劃。

還特麼失敗了。

失敗也就算了。

還是如此低級的失敗。

齊家明真的很想直接搞死周牧澤。

江望舒的心裡卻極其平靜。

他看著蘇牧一瞪眼:

“我可算是為了你,把自己偉光正的形象全都破壞了。”

蘇牧卻不承認。

他一旦承認,老江這孫子就會打蛇隨棍上,要麼是他荷包倒黴,要麼是他人倒黴。

就江小妹在一邊那羞答答的模樣,蘇牧確定,他的損失,至少都是按億起步來計算的。

至於說是票子還是精子,那就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寧老丈人還在對方手上,救人要緊。

這可不能再拖了。

萬一錢立群想不開,真來個撕票,寧教授可就恨死了自己,豈不是成了怨侶?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