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6章 我會彈棉花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6章 我會彈棉花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既然是請客,蘇牧絕對不會小氣。

抬手招來侍者,蘇牧隻是掃了一眼菜單:

“既然我成了葉總的司機兼助理,那點菜這種小事,我必須迎難而上,當然,我隻點主菜,前菜和甜品你們隨意。”

說完他合上了菜單,開始了裝逼模式:

“waiter,給我身邊這位溫柔如水的女士,來一份慢烤銀鱈魚和俄羅斯雪蟹,一份巧克力飼傳統和牛一份貝隆生蠔。”

“看到我對麵那位了嗎?東陽鑽石級女王老五,想必你比我更熟悉,給她來一份炙烤澳洲安格斯牛柳,加泰羅尼亞龍蝦,一份香煎藍鰭金槍魚,一定要搭配xo醬配香蔥,再給她來一份法式海鮮濃湯。”

蘇牧每說一道菜,葉挽秋和寧顏臉上就閃過一道驚訝。

寧顏都聽傻了。

蘇牧為她們點的每一道菜,幾乎完全符合她們的口味和偏好。

最要命的,他是怎麼知道的?

“至於說我,來你們今天的主廚推薦。”

蘇牧把菜單遞給了侍者,又說道:

“來兩瓶酒,一瓶乾白,一瓶乾紅,乾白要勒弗萊酒莊的蒙哈榭特級,乾紅就來貝利伯爵的特級黑皮諾,對了,再給我來一杯檸檬水,不要檸檬。”

他點得飛快,侍者差點冇跟上節奏,最後一句話,卻把侍者弄傻眼:

“先生,檸檬水不要檸檬,這個我們……真冇有。”

蘇牧笑嘻嘻的說道:

“這個可以有。”

看侍者一臉糾結,寧顏再也忍不住扭頭輕橫了蘇牧一眼,對侍者說道:

“白開水一杯。”

這一下連葉挽秋都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寧顏看著蘇牧,一臉佩服:

“蘇牧,你真厲害,懂得這麼多。”

蘇牧矜持的一笑:

“什麼都懂一點,生活更精彩一點嘛。”

葉挽秋又是一個大大的白眼球丟了過去,哼道:

“恬不知恥,你會生孩子嗎?”

蘇牧搖了搖頭:

“但是我會幫你生。”

“去死!”

葉挽秋心頭狠狠一跳,有一種被人戳中心房的感覺,為了掩飾,她狠狠把手邊的餐刀對著蘇牧丟了過去。

不大工夫,餐廳的經理親自上酒,拌嘴鬨劇這才停下。

前菜上來,主菜吃到一半的時候,寧顏突然看著蘇牧淡淡說道:

“你剛纔不應該那麼衝動,秦沛揚衝動易怒,還好對付,但是白子畫這個人,卻遠非看上去那樣的溫文爾雅。”

蘇牧喝了一口水,看著寧顏笑道:

“秦公子喜歡寧教授,那個白公子,是喜歡葉總吧?”

寧顏微微皺眉,看了蘇牧一眼:

“那是他的事,與我無關,你自己小心一點吧。”

蘇牧嘎嘎一笑:

“我不怕,我現在是葉總的司機,以後跟葉總混的,不過首先要說好,我隻乾司機該乾的活,什麼生活助理可不行,更彆指望我去幫買什麼胸罩內褲,這方麵的業務能力,我還真不行。”

寧顏手一抖,優雅的吃相完全破壞,葉挽秋正端著酒喝,嗆得她連連咳嗽了好幾聲。

她柳眉倒豎,一腳從桌子下麵踢了過去。

高跟鞋尖重重的踢在了蘇牧的小腿骨上。

蘇牧疼得嗷的一聲就跳了起來。

一邊的侍者還以為發生了什麼,連忙跑了過來:

“先生,有什麼需要嗎?”

蘇牧還冇說話,葉挽秋卻直接說道:

“他想要給大家表演一下鋼琴演奏,你帶他過去吧。”

侍者信以為真,連忙側身:

“您跟我來。”

星辰餐廳的鋼琴,是允許客人彈奏的,但是也要分人。

換成是一般客人肯定是上不去,但是葉挽秋的身份,整個東陽頂層圈子誰不知道?

更何況,星辰餐廳就開在人家的大樓裡。

可以說,在這裡,葉挽秋真的就是女王。

蘇牧傻眼了。

他瞪大眼睛看著葉挽秋,吭哧癟肚好半天,這才豎起一根大拇指:

“女人,夠狠。”

寧顏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蘇牧,難道你不願意為我們彈奏一曲嗎?”

蘇牧狠狠翻了一個白眼:

“我會彈棉花。”

他狠狠一抹嘴,對著侍者說道:

“走著。”

女人,你們會失算了。

牧哥是什麼人?

哼哼,天才啊。

哥如果不是天才,又怎麼會在國家最高的逆龍計劃之中脫穎而出,成為逆龍首領?

而且,哥的背後還有一位神秘可怖的師傅。

哥的傳承,除了武道,堪稱包羅萬有。

琴棋書畫神馬的最討厭了,一點難度都冇有,基操啊。

那位白衣飄飄的美女鋼琴師和樂隊停了下來。

然後,所有人驚訝的眼神之中,剛纔讓東陽兩大公子哥吃癟的小司機,居然施施然登上了舞台。

唰!

燈光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他要乾什麼?

這貨不是要彈琴吧?

這邊,寧顏十分擔心的看著葉挽秋,有些責備:

“你不應該這麼戲弄他。”

葉挽秋端起酒杯輕綴一口,幽幽道:

“有些人啊,看來是真摸舒服了。”

寧顏絕美俏臉唰的血紅,羞惱無比的一跺腳:

“你要死啊?”

葉挽秋卻喊道:

“快看。”

聚光燈下,蘇牧緩緩坐在了鋼琴麵前,身邊的白衣美女,臉上的表情瞬間失神。

其他人也彷彿感受到了一點什麼。

蘇牧的身上,彷彿多了一種莫名的氣質。

然後,他一隻手優雅無比的在琴鍵上掠過。

一道深沉優美得猶如溪流的旋律,在餐廳之中潺潺流淌,流進了所有人的心頭。

瞬間,餐廳鴉雀無聲。

牧哥的磁性男中音上線,深情,深邃。

“東方有位哲人曾說。”

“男人啊。”

“至高的權力,絕世的美人,為你贏得了帝皇般的虛榮。”

“但你可知?”

“你的周遭,隻剩爾虞我詐的毒,阿諛諂媚的刺。”

“男人啊。”

“當你為美色迷惑,當你為財富鞠躬,當你為權力下跪。”

“請不必記得,我曾提醒過你。”

“下麵我要唱首歌。”

“這首歌,獻給今天晚上在場的所有……女人。”

所有男人突然有一種想要衝上去把那個裝逼的傢夥暴揍一頓的衝動。

尼瑪逼啊!

你就是那個哲人,我們就是那些臭男人唄?

這就算了,你特麼的來個神轉折啥意思?

就連站在鋼琴邊那位白衣飄飄的美女,都忍不住捂著嘴笑了起來。

但是她更震驚於蘇牧的琴技。

完美。

甩了自己好幾條街那麼遠。

琴聲一變,歌聲響起:

“誰讓你心動。”

“誰讓你心痛。”

“誰會讓你偶爾想要擁她在懷中。”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