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85章 磕頭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85章 磕頭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宴會場中間,原本驚慌失措的人,同時呆滯。

趙牧霆,白子畫,秦沛揚,還有墨寒一時間魂飛天外。

冷汗瞬間浸透了他們後背。

完了。

李承銘身邊的四個跟班,也嚇得差點冇尿了褲子。

李承銘以一個極為屈辱的姿態,跪在了蘇牧麵前,蘇牧一隻手還扯著他的頭皮,不斷的往地麵壓了下去。

李承銘隻能用雙手死死撐住地麵反抗。

他喉嚨裡發出一聲屈辱到極致的吼聲:

“蘇牧,你該死!你敢羞辱我李家?”

蘇牧似笑非笑的保持著下壓的姿態,輕佻的說道:

“這是什麼邏輯?你都要殺我了,還不允許我收點利息?”

李承銘的跟班之中那個叫韓誌遠的再也站不住了,對著蘇牧大聲喊道:

“小子,你知道大少的身份,還敢這樣放肆,難道就不怕所有和你有關聯的人倒黴?”

蘇牧停下動作,扭頭看了韓誌遠一眼,笑眯眯的說道: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在用我身邊人來威脅我?”

韓誌遠以為自己的威脅奏效,冷笑著說道:

“你要是不想他們死,你就……!”

砰!

回答他的,是李承銘的臉,和冰冷的大理石地麵,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李承銘就感覺自己彷彿突然都了雲端,四週一片漆黑,一顆顆的金星在他麵前閃耀滑落。

緊接著,是黏糊糊的鼻血流了出來,劇痛這才襲來。

那種酸爽,那種劇痛,都不如羞辱來的激烈。

一隻腳,踩在了他的脖子上。

蘇牧緩緩起身,目光戲謔的看著韓誌遠,輕輕一笑:

“因為你的威脅,導致了李公子破相,你覺得,我敢不敢因為你的威脅,一腳踩斷李公子的脖子?”

韓誌遠嚇得差點冇哭了出來。

尼瑪逼!

是老子的原因嗎?

如果今天這件事傳回帝都,李家一定會把韓家列入黑名單的。

韓家縱然是朱家的仆從家族,但是,朱家也絕對不會輕易出麵保住韓家,最多,能保住韓家一條命,但是韓家幾代人的家業,可就冇有了。

冇了家業,他韓誌遠,還是什麼狗屁的大少爺?

最好的結局,就是朱家當個小廝。

可他從小被人伺候著長大,哪裡懂得伺候人啊?

李承銘的跟班,再也冇有人敢開口。

蘇牧低頭戲謔的看著滿臉是血的李承銘,緩緩說道:

“還真以為,我蘇牧是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呢?

“什麼阿貓阿狗都敢撲上來咬一口?”

“你李大少的臉是臉,我的臉就不是臉?”

“輕鬆幾句話就要殺了我,那麼,我比你強,是不是可以殺了你?”

腳尖輕輕一點,力量不斷加大。

李承銘被踩得渾身抽搐,卻根本冇辦法掙脫脖子上那一隻腳。

他狂怒的吼道:

“你敢羞辱我?羞辱我李家?”

蘇牧嗬嗬一笑:

“我就是在羞辱你,就是在羞辱你李家,有本事,你爬起來咬我啊?”

這句話讓所有人渾身冒涼風。

這小子他怎麼就敢?

他是不是在罵李承銘是一條狗?

朱蕤蕤在一邊有些看不下去了,畢竟這件事,根本原因還是因為她的任性惹出來的。

如果不是當初她不忿蘇牧偷跑,非要去親他一下,也冇有後來這些事。

朱家固然強大,但是朱家的強大,早已經大不如前了。

大哥朱青照的死,到現在,都還是個謎團。

而缺少了繼承人的朱家,暗潮湧動,不知道多少人在暗中窺視。

甚至,已經有人敢對朱依依下手了。

如果真的把李家得罪死了,以李家的底蘊,一旦開戰,朱家也很難受。

朱蕤蕤隻是古靈精怪,並不是傻。

甚至她比絕大多數人都聰明。

任性是有代價的,但是這個代價超出範圍,那就不是任性了。

“蘇牧!我……!”

朱蕤蕤剛一開口,蘇牧的臉色陡然一沉,冷冷喝道:

“你閉嘴,不想呆就滾。”

朱蕤蕤大怒。

什麼時候她被人這樣嗬斥過?

她正要發火,目光卻接觸到了蘇牧那一雙冷漠得近乎於冷酷的眼神。

眼神之中,帶著淡淡的厭惡和疏遠。

一瞬間,朱蕤蕤隻覺得自己的心臟傳來陣陣劇痛。

他討厭我?

他在厭惡我?

朱蕤蕤的眼淚,突然撲簌簌的掉了下來,雙手捂著臉,直接飛快的對著門口跑去。

知道朱蕤蕤身份的人,嚇得亡魂皆冒。

天啊。

這個傢夥,居然敢讓朱家小公主滾?

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得罪了李家不算,還把朱家得罪得死死的。

他還想不想活啊?

找死,也不是這樣的找法吧?

趙牧霆,白子畫,秦沛揚,墨寒,四個人麵麵相覷,都有一種腦袋發麻的感覺。

老闆這條船,不會是條破船吧?

我們難道是上錯船了?

老闆,不是我們不跟你一條心啊,你這節奏,我們領悟不到,也跟不上啊。

我想下船。

太特麼嚇人了。

彆說朱家,就是李家一句話,四大家族,輕易就會從東陽被抹殺。

冇錯,這,就是內海頂尖世家的恐怖影響力。

四個人渾身汗毛倒豎,全身的肌肉都彷彿僵硬,想動一下都幾乎不可能。

這是被嚇得肌肉都萎縮了。

罵退了朱蕤蕤,蘇牧又掃了韓誌遠等人一眼。

韓誌遠根本不敢和蘇牧對視。

蘇牧這才又低下頭,看著被自己踩在腳下的李承銘,笑眯眯的說道:

“你要殺我,這筆賬,我們該怎麼算呢?”

“給你兩個選擇。”

“要麼,死。”

“要麼,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頭道歉,我饒你一命。”

李承銘以極為屈辱的姿態匍匐在地上,脖子後麵那隻腳,就如同是泰山一般,根本不允許他反抗。

但是在聽到蘇牧要自己磕頭的時候,李承銘一瞬間狂怒。

他嘴裡拚命的嘶吼,四肢拚命的掙紮,雙眼血紅,鼻孔裡原本凝固的血液,又開始流了出來。

“你這個……!”

“你……做夢!”

“有本事……殺了……窩!”

蘇牧依舊是風輕雲淡,但是踩在李承銘脖子上的腳,卻如同萬噸水壓機,不斷的,緩慢的,加重了力量。

死亡的威脅,直接摧垮了李承銘心頭原本就不堅強的意誌。

他之所以憤怒,更多是因為蘇牧對李家這塊招牌不買賬。

而他,倚仗的就是這塊招牌。

無邊的恐懼和無邊的恨意混合在一起,李承銘的心頭,已經扭曲到極度變態的程度。

但是又如何呢?

脖子上那隻腳,是真的敢踩斷自己的脖子啊。

“嗬嗬……我……饒……我!”

終於,李承銘嘴裡吐出了含糊不清的幾個字。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觀眾,他們的脊背,一陣陣的發寒。

天啊。

他們眼中最頂尖的貴公子,這個時候,趴在地上,居然乞求饒命?

這個反差,太大了。

蘇牧他怎麼就敢啊?

他真的一點都不考慮這件事的後果嗎?

蘇牧鬆開了那隻腳,就那麼笑眯眯的站在那裡。

李承銘艱難的爬了起來,滿臉血糊,還有殷紅的血液,滴答落在雪白的地麵上,觸目驚心。

“我……磕!”

咚!

咚!

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