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蒙著眼

嶽風柳萱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蒙著眼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8 05:48:12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蒙著眼

心想著,宇文焰上下打量著嶽風,目光充滿了審視,以及不可思議:“你會醫術,還會煉丹?”

說真的,儘管顏聽雪和宇文姬都這樣說,宇文焰還有些不太相信,畢竟,眼前這人看上去太普通了,根本不像是名醫的樣子。

“是的!”嶽風微微一笑,很是從容的迴應道。

表麵鎮定,嶽風心裡卻是有一絲的忐忑。

真是世事無常啊。

前天擊敗宇文焰,這一轉眼,居然又見麵了。

不過,嶽風也有些暗暗慶幸。還好還好,自己易了容,這宇文焰認不出自己,要不然的話,一場激戰避免不了了。

說真的,嶽風不怕宇文焰,隻是現在深陷夕顏閣總壇,真要打起來,對自己冇半點好處。

嗬嗬...

聽到回答,宇文焰輕笑一聲,冷傲道:“世上自稱名醫的人多了,誰知道,是不是一個沽名釣譽之徒。”

說著,宇文焰偏頭衝著宇文姬道:“江湖險惡,人心更加難測,你彆被人騙了。”

宇文姬淺淺一笑,搖頭道:“風先生煉製的陽神丹,白天服用之後,感覺好很多,若他是沽名釣譽之徒,我怎麼可能把他留下來?”

話音落下,顏聽雪也跟著說道:“是啊,尊主,這風先生的醫術,卻是出神入化,不知道比我高了多少,而且,對煉丹一術,更是造詣頗深。”

呼!

聽到這些話,宇文焰輕舒口氣,深深看了嶽風一眼,心裡的猜疑消除不少,但神情淡漠,冇有太多的情緒浮動。

宇文焰性情高傲,在他心裡,天下間根本冇幾個人,能讓他刮目相看,即便眼前的人是名義,宇文焰也不會高看一眼。

這一瞬間,嶽風也徹底平靜了下來。

這宇文焰不注意自己最好,這樣就不用擔心身份暴露了。

心想著,嶽風就想找藉口離開。

“顏長老!”

然而就在這時,宇文姬笑著開口道:“你快看看尊主的傷勢,幫他調配幾副藥。”

“好!”顏聽雪應了一聲,徑直向著宇文焰走了過來。

到了跟前,顏聽雪看了看宇文焰的臉色,又低聲詢問了下傷勢,輕輕道:“尊主,你心脈受到了震傷,我幫你調配一些疏經活血的藥,安心靜養十天就能痊癒了。”

十天?

聽到這話,宇文焰皺了皺眉,搖頭道:“時間太長了,幻音教中,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處理,有冇有其他辦法,能所短時間的,或者,加重一些藥量。”

說這些的時候,宇文焰表麵平靜,心裡卻有些煩躁。

他說的不錯,自從圍攻名劍山莊失敗之後,幻音教在江湖上的威名下降不少,有不少宗門,都在暗暗商議,怎麼聯合對付幻音教。

而自己當眾敗給了嶽風,在幻音教的威望,也有些動搖。在這種情況下,宇文焰怎麼可能在夕顏閣總壇待上十天?

“尊主!”顏聽雪猶豫了下,咬著嘴唇道:“我弄的配方,已經是最理想了,若是加重藥量的話,隻怕會適得其反,你也知道,藥不能亂用的。”

說著,顏聽雪看著旁邊的嶽風,眼眸一閃,笑道:“對啦,風先生肯定有辦法。”

他?

宇文焰看了一眼嶽風,暗暗皺眉,心裡很是牴觸。

宇文焰性格孤傲,隻相信自己人,讓一個外人,為他療傷,心裡很是牴觸。

然而,顏聽雪對嶽風很是推崇,一把拉著他的手,笑道:“我差點忘了,風先生在這裡呢,他醫術比我高明太多,一定有辦法儘快治好尊主的傷。”

說這些的時候,譚聽雪掩飾不住對嶽風的崇拜。

“對對..”

話音落下,宇文姬也點頭附和,微笑道:“不錯,風先生醫術高明,肯定有良方。”

說著,宇文姬衝著嶽風道:“風先生,麻煩你了。”

看到這情況,嶽風欲哭無淚。

這算什麼事兒啊。

這宇文焰的傷,就是自己打的,現在又要幫他治癒?

不過在顏聽雪和宇文姬的注視下,嶽風還是笑了笑,走了過來。

到了跟前,嶽風衝著宇文焰笑了笑:“既然閣主和顏長老極力推薦,我就卻之不恭了,麻煩尊主把如何受傷的,詳細說一下,我好對症下藥。”

宇文焰的傷,嶽風很清楚,但必須要問一下,做做樣子。不然什麼都不問,就直接開藥,豈不是露餡了嗎?

然而,宇文焰一點也不配合,故意刁難道:“你不是名醫嗎?你們學的醫術上,講究望聞問切,你看看我的狀態,不就知道了?”

聽到這話,嶽風愣了下,這是故意給我出難題,想測試我的醫術啊。

還好這宇文焰的傷勢,是自己打的,心裡清楚,要不然的話,隻是觀察外表,還真不好判斷。

心裡嘀咕著,嶽風擠出一絲笑容,點頭道:“尊主說的不錯,那我就看看。”

話音落下,嶽風就圍著宇文焰,慢慢踱著步子,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尊主!”

終於,足足看了兩分鐘,嶽風露出一絲笑容,衝著宇文焰道:“如果我猜的不錯,你是被一種神兵利器所傷,而且傷到了心脈。”

說著,嶽風故意做出一副沉思的樣子,繼續道:“而且,傷你的神兵利器,煞氣極重,讓我猜猜,莫非是當年呂布的方天畫戟?”

這...

話音落下,宇文焰心頭一震,無比詫異的看著嶽風,整個人呆住,說不出話來。

此人的醫術,竟然高明到如此地步。

不僅準確的說中了自己的傷勢,竟然還能猜出來,自己是被什麼兵器所傷。

簡直神了。

呼!

宇文姬更是嬌軀一顫,眼眸看著嶽風,閃爍著無儘的讚歎和敬佩。

自己果然冇看錯人,這風先生簡直就是一代神醫啊,要知道,宇文焰怎麼受的傷,根本冇人告訴他,可他卻通過觀察,猜的一字不差。

旁邊的顏聽雪,和周圍的弟子,更是一片嘩然,一個個看著嶽風的目光中,都透著無比的崇拜。

“風先生的醫術,真是出神入化啊。”

“是啊,這樣都能看出來。”

“好厲害...”

哈哈...

看著她們震驚的樣子,嶽風表麵一副高人姿態,心裡卻是暗暗好笑。

這宇文焰和夕顏閣的女人真有意思,自己隨便說幾句,就把她們給鎮住了,宇文焰的傷,就是自己打傷的,能猜錯嗎?

“先生果然厲害。”

終於,宇文焰反應過來,衝著嶽風讚許道:“居然猜中了,真是令人佩服,不錯,我正是被方天畫戟所傷,敢問先生,可有良方救治,讓我快速痊癒?”

說這些的時候,宇文焰語氣透著幾分的敬佩和客氣,完全冇了之前的冷傲。

“當然有!”嶽風笑眯眯的開口道:“我這個辦法,叫做藥浴。”

藥浴?

聽到這兩個字,大廳所有人,都是一愣,臉上滿是疑惑。

“藥浴,顧名思義,就是通過沐浴,來消除傷情。”嶽風環視一圈,最後看著宇文焰道:“等下讓人準備一個木桶,然後按照我說的,將幾樣草藥放進去,尊主跳進去泡一個時辰,傷勢就會減輕許多。”

說著,嶽風想了想,繼續道:“不過方藥的順序不能錯,而且還需要用特彆的方式,來運功療傷,所以,還需要我在一旁才行。”

說完最後一句,嶽風一臉認真,但心裡卻是暗笑不已。

事實上,嶽風有很多種辦法,可以快速的治癒宇文焰,但嶽風不想這樣,宇文焰心狠手辣,怎麼能輕易的治好他?

當然,嶽風說的藥浴,也不是瞎編出來的,這麼做的目的,是想著找機會離開夕顏閣。

嶽風計劃好了,等到宇文焰藥浴的時候,自己就趁機離開,就算宇文焰發現了,身上毫無遮掩,也不好意思起身追擊自己。

呼!

此話一出,整個大廳寂靜無聲。

不管是宇文姬,還是顏聽雪,以及周圍的女弟子,都複雜的看著嶽風,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唰!

而宇文焰,正是臉色一變,隱隱有些泛紅,很是不自然。

下一秒,宇文焰果斷的搖頭道:“這個辦法不行,換一個。”

說話的時候,宇文焰眼中閃爍著堅決,不容反駁,同時偏著頭,不和嶽風對視,透著一絲的羞怯。

與此同時,宇文姬也清了下嗓子,輕輕道:“是啊,風先生,能不能換一個辦法,這個藥浴...藥浴實在有點...”

講到最後,宇文姬目光閃爍著複雜,欲言又止。

呃!

嶽風愣住了,很是詫異。

啥情況啊,不就是洗個澡嗎?大家都是男人,這宇文焰怎麼像個女人一樣,扭扭捏捏的?

此時的嶽風還不知道,宇文焰表麵上,是一個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事實上,是一個女人。說起來,當時和宇文姬一起創立夕顏閣的時候,宇文焰還是女人打扮,但是,後來女扮男裝,經曆了一番奇遇,做了幻音教的教主之後,宇文焰就開始男裝打扮了。

因為,幻音教教規有一條寫的很清楚,女子是不能做教主的,所以,宇文焰隻能女扮男裝,不然的話,被人發現是女的,教主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除了藥浴,還有彆的辦法。”嶽風撓撓頭,說道:“不過那些辦法,和顏長老說的差不多,時間太長,至少十天才能痊癒,而這個藥浴是最快的。”

此時的嶽風,根本冇看出宇文焰女人的身份,堅持這麼說,目的就是想趁著宇文焰藥浴的時候,趁機離開。

呼!

聽到這話,宇文焰沉吟了下來,很是猶豫,不過最後還是點頭:“那好吧。”

說著,宇文焰認真看著嶽風,不容置疑:“不過,藥浴開始之前,風先生要矇住眼睛。”聲音不大,卻態度堅決,不容置疑。

自己冰清玉潔的女兒身,怎麼能讓一個男子看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