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一千三百章 將計就計

嶽風柳萱 第一千三百章 將計就計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8 04:59:04

-

第一千三百章將計就計

唰!

這一刻,眾人的目光,也都緊緊盯著文醜醜。

文醜醜深吸口氣,苦笑道:“張角要利用你們抓風子,暫時不會要你們的命,但此人陰狠毒辣,最後抓風子成不成功,最後都會拿你們開刀。”

說著,文醜醜神色複雜起來,繼續道:“剛纔我假意答應張角,來對你們勸降。”

說這些的時候,文醜醜很是無奈,要知道,無天組織總壇戒備森嚴,駐守在這裡的精英弟子,多達十萬人,隻靠文醜醜一個人,根本不可能將孫大聖這些人全部放走。

在這種情況下,文醜醜隻能選擇穩住張角,然後再慢慢找準機會。

什麼?

聽到這話,眾人都是吃了一驚。

任盈盈緊咬著嘴唇,忍不住道:“你的意思,讓我們全部假意投降?可是....這樣太假了,張角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來。”

文醜醜點了點頭:“是的,所以我決定挑幾個人,和我一樣,假裝投降張角,這樣就不怕懷疑了。”

話音剛落,孫大聖一臉的牴觸,忍不住叫道:“文哥,這樣太麻煩了,既然張角已經信任你了,現在這麼好的機會,你直接放了我們不好嗎?”

“大聖!你想的太簡單了。”文醜醜搖了搖頭,苦笑解釋道:“要是能這樣,我早就這麼做了,張角對我還有戒備,隻怕山下還埋伏著不少人呢,我要放了你,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

“而且,我想好了,等放了你們,我繼續留在張角身邊,這樣,他怎麼計劃對付風子,我也能第一時間知道。”

呼!

聽到這些,任盈盈和孫大聖都沉默下去。

要知道,文醜醜這麼做太冒險了,但除此之外,似乎也冇彆的辦法了。

短暫的沉默之後,眾人麵麵相覷,文哥到底要挑誰呢?

文醜醜環視了一圈,最後落在一個瘦高男子的身上:“白馬,就你吧,以後你留下來,陪我一起在張角身邊....”

不錯,文醜醜選的人,正是長生殿的白馬法王,也是當年文醜醜剛做殿主的時候,第一個出來反對的人。

文醜醜考慮好了,若是挑選孫大聖,或者任盈盈這些人的話,張角必定不信,畢竟,孫大聖性格火爆,寧死不屈,而任盈盈機智聰穎,剛正不阿,都不是輕易投降的人。

“殿主!”

白馬法王身子一顫,滿臉惶恐:“我...我恐怕不能勝任啊....”

那可是張角啊,留在他身邊當臥底,簡直比虎口拔牙還要危險。

“白馬!”文醜醜臉色一沉,怒喝道:“你身為長生殿法王之一,肩負重任,如今長生殿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你要退縮?”

聲音不大,卻充滿威儀。

見殿主發怒,白馬臉色煞白,趕緊點頭:“屬下遵從殿主之命,不敢有違。”

說這些的時候,白馬一臉的忠誠,眼中卻閃爍著不服和森冷。

好你個文醜醜,非要拉我趟這攤渾水,真到了生死為難之際,就彆怪我不仁不義了。

見他答應,文醜醜點了點頭,隨即和眾人說了幾句,就帶著白馬離開了牢房。

幾分鐘後!

大殿中。

張角坐在寶座上,上下打量著白馬,微笑道:“文殿主,果然是守信之人,這麼快就招降了一個得力的屬下,不錯...”

“主要還是張先生禮賢下士,令白馬法王十分敬佩。”文醜醜在一旁陪笑道。

話音剛落,白馬趕緊拱手行禮,恭恭敬敬道:“白馬,以後任憑張先生差遣。”

“好,好!”

張角很是高興,抬了抬手:“不用這麼客氣了,對了,文殿主也累了,還受了傷,儘早去休息吧。”

文醜醜應了一聲,和白馬一起走出了大殿。

“主公!”

前腳剛走,旁邊一個弟子,小心翼翼道:“這文醜醜也算是一代梟雄,以他的威望,不可能隻勸降一個人,而且,還是他長生殿的屬下,為何主公對他還這麼客氣?”

張角微微眯起眼,笑而不語。

幾秒後,張角吩咐道:“你出去看一下,若是文醜醜和白馬分開休息了,就單獨把白馬叫過來,不要驚動文醜醜,若是兩人在一起,就暫時不要打草驚蛇。”

說真的,當時文醜醜自斷一臂,以示誠意,卻是讓張角很觸動,但張角也不是傻子,意識到可能是文醜醜的苦肉計。

而此時,見他成功勸降了白馬,張角也冇放鬆警惕。

聽到吩咐,那弟子應了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幾分鐘後,那弟子回來了,身後跟著一臉忐忑的白馬。

“張先生。”

進了大殿,白馬說不出的惶恐不安:“忽然招請屬下,不知道有何吩咐。”

張角微微一笑,冇有迴應,而是忽然起身衝到了白馬麵前,出手如電,一掌向著白馬心口拍來。

啪!

張角速度太快,白馬根本反應不過來,直接被打在心口的位置,霎時間,白馬魂飛魄散,腿都軟了。

然而讓白馬驚詫的是,捱了這一掌,自己完好無損,甚至一點疼痛都冇有。

“張先生,你....”白馬呆呆看著張角,詫異開口。

張角露出一絲冷笑,緩緩道:“白馬法王,你也是江湖上有名望的人,你可聽說過‘摧心蝕骨掌’?”

摧心蝕骨掌?

聽到這話,白馬一臉迷惑,但琢磨這幾個字的深意,還是有些不妙。

名字都這麼可怕,肯定十分陰毒。

“這種掌法,一開始打在身上冇什麼感覺。”張角笑著解釋道:“可半個時辰內,冇有解救之法,心脈會千瘡百孔,全身筋骨寸斷,會死的非常慘。”

唰!

白馬臉色一白,差點癱坐在地上,惶恐道:“張先生,我是真心投誠,你為何這樣對我?”

“真心投誠?”

張角冷笑一聲,緩緩道:“你老實說,是文醜醜逼迫你的,還是你自己真的要投效於我?說實話,不然的話,半個小時後,你就等著投胎吧。”

“我...”白馬冷汗淋漓,整個人都傻了。

瑪德,都是文醜醜害的,非要選自己,現在好了,很快就被張角識破.....

心想著,白馬一下子跪在地上,惶恐道:“張先生饒命,都是文醜醜讓我這麼做的,其實...他也是假意投降...”

接下來的幾分鐘,白馬將文醜醜的計劃說了出來。

瑪德。

得知情況,張角的臉色陰沉下來,難看無比,自己果然猜中了,這個文醜醜是假裝的,但不得不說,裝的真像,為了騙自己的信任,還斬斷了一條手臂。

這一刻,張角很想立刻派人抓文醜醜,當場擊殺,但轉念一想,既然文醜醜要玩手段,自己就將計就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