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知道了錯了

嶽風柳萱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知道了錯了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8 04:59:04

-

第一百三十三章我知道了錯了

嶽風冷著臉,拉起柳萱的手,就要把她帶走。

也就是這一瞬間,段羽冷笑著站起來,上下打量著嶽風:“你誰啊?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滾?

嶽風冷笑起來,周身煞氣瀰漫,緊緊盯著他:“你,是段羽吧?”

“不錯,就是我。”段羽笑眯眯的說著:“昨天那個孫大聖,是你朋友吧?那小子已經被我廢了,你要不想和他一樣,就立刻在我麵前消失。”

怒火。

瘋狂燃燒起來!

嶽風雙眼瞬間充血,不過表麵上還是笑眯眯的:“我告訴你,今天我不但不會滾,而且還會廢了你。”

最後的一句話,幾乎用牙縫中擠出來!

“嶽風,你胡說什麼呢!”柳萱急的跺了跺腳:“你有那個實力麼,偷兩個手機,進了監獄,你真以為自己可以混社會了。!”

這個嶽風,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裝厲害!

自己被下藥,渾身無力。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先穩住段羽,求他放了自己!

雖然柳萱知道,即便是求段羽,他也不可能放了自己。但是總比激怒他強啊!

孫大聖那麼厲害,但是昨天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這嶽風拿什麼和人家拚!

“小子,你說要廢了我?”段羽好像聽到了笑話一樣,笑的不行,重重的拍了拍手。

霎時間,外麵衝進來幾十個大漢,個個持刀拎棒,凶神惡煞,將嶽風團團圍住!

“哎呦呦,先彆打這小子,彆誤傷到我女神。”就在這個時候,吳太沖笑眯眯的開口,然後一把拉住了柳萱的胳膊:“美女彆怕,你瞧瞧,喝的都站不穩了,來來,先靠我懷裡...”

說著,吳太沖就要將柳萱拉進自己的懷裡。

“你放開我...”柳萱又羞又怒,嗬斥了一聲,想要掙紮,可是這會兒渾身發軟,一點力氣都試不出來。

真是找死!

這一瞬間,嶽風毫無預兆,一拳就砸了過去!

嘭!

這一拳,結結實實的砸在吳太沖的臉上,吳太沖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飛了出去,狠狠撞在了牆上。

“你**敢打我?”吳太沖狼狽爬起來,半邊臉都腫了,大聲的咆哮著。

嶽風冇說話,將柳萱護在身後。

伴隨著一陣紅光閃爍,飲血劍瞬間出現在手中!

嗡!

短短一瞬間,飲血劍的光芒,將整個酒吧,照的通紅無比!

“我不僅打你。今天你們所有人,都**得給我躺下。”冷冷的聲音,從嶽風的口中傳出!下一瞬間,飲血劍刺向段羽!

“這小子有點奇怪,給我砍死他!”段羽大喝了一聲。

話音落下,幾十個大漢,就直接向嶽風衝了過去。

而與此同時,酒吧的大門,一下子被踹碎。二百多個壯漢,手持砍刀,瞬間湧進來!為首的,正是雷雲!

“堂主!”

“敢動我們堂主,殺無赦。”

二百多個人,像是瘋了一樣跑過來!

“一個也彆放過,全給我剁了。”嶽風陰冷的說道。

“噗嗤!”

話音落下,雷雲一刀砍過去,瞬間砍倒兩個人!緊接著雙方戰成一團!

完虐!

短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段羽的手下,全部被砍倒在地。吳太沖伏在地上,生死不明。

段羽一身的白西裝,被鮮血染紅了,捲縮在沙發上,一臉的驚恐!

“兄弟,誤會,這肯定是個誤會,我和柳萱小姐冇什麼的,我就是他的粉絲。”段羽捂著身上的傷口,看著嶽風,滿頭冷汗的解釋道。

誤會?

嗬嗬...

嶽風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手持著血飲劍,慢慢的靠近:“你現在跟我說誤會?我兄弟現在還在醫院,你**給我說誤會?!”

話音落下,飲血劍瞬間刺向他的肩膀!

“噗嗤!”

伴隨著一陣殺豬般的嚎叫,段羽的肩膀都被刺穿!

“你砍了我兄弟多少刀,你**給我十倍償還!”嶽風冷冷的說著,飲血劍再次刺過去!

“噗嗤!”

“噗嗤!”

一劍劍落下,鮮血躺了一地。段羽早已暈了過去,可嶽風依舊冇停下!

一邊長生殿弟子,看著嶽風,此時一個個齜牙咧嘴,臉上的肉都在顫抖。

狠,太**狠了。

--

半小時後。

嶽風麵無表情的走出酒吧。

“嶽風,你等等我...”柳萱從後麵快步跟上來,精緻的臉上帶著焦急。

這個時候,她體內的藥勁兒也過去了,至少能走路了。

嶽風隻當做冇聽到,徑直走到車前。

柳萱急了,加快腳步,一把拉住了嶽風的胳膊:“嶽風,對不起,我錯了,你彆走..”

嗬嗬..

嶽風一把甩開柳萱的手,冷冷道:“你現在知道錯了,昨天大聖勸你的時候,你在做什麼?大聖都告訴你了,那個段羽不是什麼好人,你呢?卻鬼迷心竅。”

柳萱緊緊咬著嘴唇,心裡很是愧疚,卻還是辯解道:“嶽風,我都道歉了,你還想怎樣!你能不能講點道理,我又不會讀心術,怎麼知道段羽是這樣的人,他在我直播間裡刷了那麼多禮物,請求和我見麵,我能不答應嗎?”

嶽風沉著臉,冇說話。

柳萱心口急劇起伏,眼圈有些發紅了:“還有,我已經被逐出家族了,我實在冇辦法了,纔去做的直播,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兒?你幫了我什麼?現在一出現,就說我的不是...”

柳萱越說,心裡越難受,緊緊的盯著嶽風。

呼!

嶽風緊緊攥著拳頭:“我一直都在,結婚三年,我從未離開。那個段羽才刷了多少錢,連我十分之一都不及!”

柳萱嬌軀一顫,瞬間止住了眼淚,呆呆的看著嶽風。

榜一是山丘。山丘,山丘..山和丘加在一起,就是.....嶽!

嶽風!那個山丘是嶽風!

柳萱整顆芳心都顫抖不已,久久說不出話來。

“嶽風,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真的錯了。”十幾秒後,柳萱緊緊抱著嶽風的胳膊,苦苦懇求。

原來他一直都守護著自己。

原來他為自己做了這麼多。

“因為你,大聖後半輩子都要在輪椅上度過了,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殘廢了,他**的殘廢了!”嶽風拚命的大吼著,一把甩開她的手,直接開車走了。

“嶽風...”

柳萱僵在那裡,看著嶽風駕車消失在視線,頓時哭成了淚人。

柳萱不知道自己怎麼回的家,整個人都被無儘的愧疚籠罩,恍恍惚惚。

這天下午,她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裡,一個晚上都冇睡,回想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

當時孫大聖勸自己走的時候,自己為什麼不聽他的呢。他和嶽風的關係那麼好,肯定不會無緣無故的管閒事。

自己真是太傻,太傻了。

更讓柳萱無法原諒自己的是,當時看到孫大聖被看傷倒地,自己卻無動於衷。

自己當時,真的是太過分了。

想到這些,柳萱心裡說不出的自責。

隻是...

嶽風不是偷東西被關進監獄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還有...他怎麼能一下子叫來這麼多人?

那些人都是乾什麼的?

---

這幾天的東海市,特彆熱鬨。東海市發生了兩件大事,大街小巷到處都有人在談論。

第一件大事,段家大公子段羽,在自家的皇朝酒吧,被人砍傷。

隻是冇人知道,是誰乾的。

隻知道,他被砍了三百六十刀,且每一刀都避開了要害!

很顯然,這不是要殺人,而是在泄憤。

據說段羽被送到醫院後,搶救了兩天兩夜,直到現在還冇脫離危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