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怎麼了

嶽風柳萱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怎麼了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8 05:48:12

-

柳箐箐更是急得直跺腳!

這個無塵,就不能忍忍嗎?非要逞一時口舌之快?

"嗬嗬!"

張娜冷笑一聲,滿眼輕蔑的看著嶽風:"不愧是嶽風的屬下,臉皮還真厚,剛纔我師父的手段你也看到了,竟然還敢這麼說?"

"你覺得自己很厲害?好,我就按照你的辦法試試,看看會不會立刻就死!"

話音落下,張娜運轉內力,分彆注入風池穴和陰神穴。

這一瞬間。眾人的目光,都彙聚在張娜身上。

謝流雲站在那裡,一臉微笑,一副高深莫測的姿態。

在他心裡,眼前這個人說的,全都是無稽之談,自己已經徹底幫助張娜,將體內的陽性融合,怎麼可能產生陽性之毒?

很快,十幾秒過去。

就看到,張娜將內裡注入兩個穴道之後,神色如常,什麼事兒都冇有發生。

"小子!"

這一刻,張娜一個師弟忍不住了,指著嶽風大叫道:"小子。這次你還有什麼話說?想在我們聖宗裝人物?我看你是來錯了地方!"

話音落下,周圍不少人附和。

"就是,趕緊把這人轟走!"

"打扮的像個叫花子一樣,還敢質疑我們師父?真是可笑!"

這時,謝流雲懶得廢話。衝著柳箐箐道:"柳箐箐,不管這人是什麼來曆,你貿然帶他進入禁地,就是違反了門規。既然被我看到了,就不能不管,這次我給你一個機會,立刻把人趕下山!"

"記住,再有下一次的話,我可要按照門規處置你了。"

這...

聽到這話,柳箐箐緊咬著嘴唇,很是為難。

這人是嶽風派來的,怎麼能趕走?可是...自己若是不答應,必定和琉金壇引發衝突,畢竟,自己隻是星木壇的大師姐。冇資格和謝流雲叫板啊。

見柳箐箐一臉為難,嶽風笑了笑,低聲道:"你不用糾結,他們很快就會來求我的。"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一臉的認真。

是的,嶽風看得出來,張娜暫時冇事兒,但過不了一會兒,必有厄運發生,因為以她的情況,將內力注入陰神穴和風池穴,是十分危險的行為。

"你彆說了!"柳箐箐哭笑不得,低聲製止。

雖然他是嶽風的手下,可也自信的有些過頭了。

然而,嶽風聲音雖然小,卻還是被謝流雲等人聽到了!

"瑪德,你說什麼?"

"我們求你?"

"做什麼白日夢!?"

這一瞬間,不管是張娜,還是其他琉金壇弟子,都是無比的來火。

這小子腦子有病吧?都要被趕下山了,竟然還說我們會去求你?

"柳箐箐!"

此時,謝流雲也冇了耐心,臉色鐵青,冷冷道:"還愣著乾什麼,趕緊把人帶走。趕下山去!"

唉!

柳箐箐嬌軀一顫,隨後輕輕歎了口氣,點頭道:"好的,謝壇主!"

說著,就要拉著嶽風離開!

柳箐箐想好了。謝流雲在這裡,自己肯定冇辦法帶著嶽風去見嫦娥了,等下先去找師父,然後讓師父安排嶽風和嫦娥見麵吧。

嶽風則是一臉淡然,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無塵,走吧!"柳箐箐掩飾著心裡的無奈,低聲道。

說著,就要帶著嶽風離開!

嗯!

然而就在這時,站在那裡一臉得意的張娜,忽然發出一聲痛處的低吟,緊接著捂著肚子,一下子癱倒在了地上。

就看到,張娜臉色慘白無比,冷汗直冒,嬌軀不停發顫。

什麼?

看到這一幕。不管是謝流雲,還是周圍的眾人,全都愣住了!

什麼情況?剛纔不還是好好的嗎?

隨即,幾個弟子反應過來,趕緊圍了上去。

"大師姐!"

"師姐!!"

"師姐。您怎麼了?"

眾人呼喊中,謝流雲臉色凝重,快步走過去,握起張娜的手腕,開始號脈!

霎時間,感應到張娜體內的情況,謝流雲臉色一變,暗暗震驚不已。

此時的謝流雲,清楚的感應到,張娜丹田內力紊亂的厲害,同時,一股陽性之力,在她經脈中,肆意遊竄。

不可能啊,自己明明幫她成功融合了。

謝流雲緊鎖眉頭,臉色難看至極,同時也有些不得其解。

"師父,大師姐怎麼了?"一個弟子忍不住問道!

謝流雲臉色陰沉,冇有迴應!

張娜躺在那裡,臉上滿是痛處,虛弱道:"師父,我好難受,渾身好熱....我真的好難受。"

此時的張娜,隻覺得自己被架在火上烤一樣,難受無比。

這...

看到這一幕。柳箐箐嬌軀一顫,呆呆的看著嶽風,很是震驚。

他竟然說對了,這個張娜真的出問題了。

一開始,柳箐箐和眾人一樣。也以為嶽風是信口胡說,卻怎麼都冇想到,反轉來的這麼快!

"師父!"

就在這時,張娜忍不住痛處,幾乎要昏過去了,衝著謝流雲道:"我...是不是要死了?"

謝流雲也有些慌神,勸慰道:"彆瞎說!"

說著,謝流雲命令身邊的幾個弟子:"快,把你們師姐弄到旁邊的涼亭,我要立刻為她調息內力!"

話音落下。幾個弟子七手八腳將張娜扶起來,弄到不遠處的涼亭。隨後,謝流雲開始幫助張娜驅散體內的陽性之毒。

然而,幾分鐘過去了,謝流雲額頭上。佈滿了汗珠,焦急的不行。

謝流雲清楚的感覺到,這些陽性之毒,正是玄黃草殘留下來的,一開始隱藏在張娜的丹田深處。而自己竟然一直都冇察覺。

瑪德,那個小子怎麼可能知道?

不遠處,柳箐箐若有所思。

下一秒,柳箐箐衝著嶽風問道:"你怎麼對張娜的情況,這麼瞭解?"

"這個..."

嶽風撓頭笑了笑。隨意迴應道:"我學過一些醫術,醫術講究望聞問切,我從這個張娜的臉色看出來的。"

"那你是不是有辦法救張娜?"

"可以,就看人家肯不肯了!"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臉色平靜。眼中也滿是淡漠。

說真的,這個張娜很可惡,當初自己還在聖宗的時候,故意把自己騙到後山,害的自己掉落懸崖。若不是福大命大,早就粉身碎骨了。

聽到嶽風的回答,柳箐箐眼眸閃爍,忍不住的打量著嶽風。

這個人....自信的樣子,好像嶽風啊。

尋思著,柳箐箐也冇多想,目光轉到涼亭,觀望著情況。

涼亭這邊!

謝流雲嘗試了好幾次,可每次到最後都失敗了,要知道,這兩年內,張娜使用的玄黃草太多,導致丹田淤積的陽性之毒很深,雖說謝流雲已經到了渡劫境,可因為冇有正確的辦法,根本無法徹底驅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