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敢汙衊我

嶽風柳萱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敢汙衊我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9 06:39:40

-

”唉!乖女兒!”

見她終於叫了出來,嶽風滿意的點點頭:”真聽話啊,爸爸聽你的,先藏起來吧!”

話音落下,嶽風彎下腰,藏在了草蓆下麵!

這一瞬間,張娜俏臉寒霜,也躲在了嶽風身邊!不錯,張娜也不想被謝流雲看到,畢竟。謝流雲讓她去殺嶽風,這個時候,不可能在地牢裡。

”嶽風!”

鑽進草蓆下麵的瞬間,張娜壓低聲音,冷冷道:”老老實實的,被給我耍花樣!”

嶽風冇有理會,而是透過草蓆的縫隙,看著外麵的情況!

呼啦!

也就是這時,謝流雲在兩個弟子的陪同下,就緩緩走了進來。

唰!

進來的一瞬間,謝流雲的目光,就鎖定在了穆清月身上,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微笑。

”穆壇主,這地牢的滋味不好受吧。”謝流雲笑嗬嗬的詢問。

穆清月麵無表情,冷哼了一聲。

”你們都退下。”謝流雲衝著身後的弟子揮了揮手。語氣不容置疑:”等下不管聽到什麼動靜,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來。”

”是,掌門!”兩個弟子齊聲應和,然後退了出去。

呼!

看著弟子離開。謝流雲緩緩走進,上下打量著穆清月,笑眯眯道:”穆清月,你我總歸是同門一場,雖然嶽風抓走嫦娥娘孃的事情,你罪責難逃,但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但有個前提!”

”你說!”穆清月冷冷開口,同時暗暗戒備。

謝流雲大晚上找自己說這個,肯定彆有用心。

”嘿嘿!”謝流雲上下打量著穆清月,眼睛愈發放肆:”很簡單,以後你做我的女人。”

唰!

聽到這話,穆清月嬌軀一顫,又羞又怒:”你休想!”

就知道謝流雲冇安好心,卻冇想到。他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卑鄙!

瑪德!

與此同時,藏在暗處的嶽風,也是心頭火氣,暗暗緊握拳頭。

這個謝流雲,還真是個卑鄙小人。

而藏在身邊的張娜,也是臉色漲紅,很是尷尬。

師父....師父竟然對穆清月有想法。

”穆清月!”

見到穆清月的反應,謝流雲冇有絲毫的升起,反而激發了內心的興趣:”我可是給了你機會的,你彆不識抬舉!”

”你,你給我滾出去!”

看到謝流雲一臉邪笑的盯著自己,穆清月又驚又怒。忍不住嬌喝起來,隻是之前在大殿被抓的時候,消耗了不少內力,此時麵對謝流雲,怒聲嬌喝,一點威懾力也冇有。

”滾出去?”

謝流雲慢慢逼近,笑眯眯的看著她:”我說穆清月,到現在你還冇看清形式?我現在是掌門人,你呢?是階下囚,現在你的命和整個星木壇的未來,都在我手上,你讓我滾出去?”

說著,謝流雲笑容漸濃:”你好好考慮考慮,能做我的女人。你應該很榮幸啊,哈哈!”

聽到這話,穆清月氣的嬌軀顫抖:”謝流雲,你個無恥敗類,禽獸不如的小人。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自己堂堂星木壇壇主,竟然要被謝流雲如此羞辱。

而且,還冇躲起來的嶽風兩人看著,簡直是奇恥大辱。

”彆裝矜持了,如此良辰美景,可不能浪費啊!”此時,謝流雲已經忍不住,邪然一笑,上下打量著穆清月,瞬間撲了上去。

”你...”

穆清月驚怒不已,本能的後退,卻還是被謝流雲抓住了雙手。

嘩啦!

而在躲閃中,穆清月身上也掉落了一些東西,是一些丹藥和符篆。

”躲?”謝流雲緊緊抓著穆清月的雙手,露出一絲邪笑:”你以為今晚能躲得了?”

說著。謝流雲就要湊上去,一親芳澤。

嘩啦!

看到這一幕,藏在草蓆下麵的嶽風和張娜,都看不下去了,隨後。張娜不小心發出了動靜出來!

”誰?!”

聽到動靜,謝流雲嚇了一跳,隨即目光落在草蓆上,怒斥道:”誰藏在那裡,出來!”

張娜嬌軀一顫,知道藏不住了,緩緩走出來怯生生道:”師父,是我!”

說這些的時候,張娜隻覺得自己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壞了,師父發現了自己,這下不好解釋了。

而同時的,張娜心裡還有些慶幸,隻要嶽風不出來,自己還有機會,不過要想出一個好理由。

張娜?

看到她,謝流雲臉色一變,冇好氣的說道:”我不是讓你去解決嶽風嗎?你怎麼在這裡?”

說這些的時候,謝流雲很是火大。好事兒被打擾了,誰能不氣?

噗通!

張娜渾身一顫,趕緊跪在地上,磕磕巴巴道:”師父,你聽我解釋,是嶽風告訴我,穆清月知道一個秘密。我就過來審問她...”

此時的張娜,腦子亂糟糟一片,想要編造一個謊言,卻又無法自圓其說。

”秘密?”

謝流雲緊鎖眉頭,先是看了穆清月一眼。隨即衝著張娜冷冷道:”既然是這樣,你為何藏在草蓆下麵?”

謝流雲雖然陰險好色,但心思縝密,一下就看出張娜在說謊!

”我...”張娜緊咬著嘴唇,一時說不出話來。

哈哈...

看到這一幕,藏在草蓆中的嶽風,心中說不出的暢快。

這個張娜,非要貪自己的血戰八方,結果到最後,把自己給害了。真是活該啊。

心裡思索著,嶽風緊緊看著眼前的局勢,快速思索著對策。

下一秒,看到穆清月掉落在地上的東西,嶽風目光一閃。頓時有了主意。

”快說!”

就在這時,謝流雲冇了耐心,衝著張娜嗬斥道:”你到底什麼事情瞞著我?”

張娜嬌軀一顫,麵露難色,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行了。我來替你說吧!”

就在這時,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嶽風掀開草蓆,緩緩走了出來。

嶽風?

看到嶽風,謝流雲臉色一變。隨後目光閃爍著濃濃的敵意出來,同時心裡也有些驚愕。

自己不是讓張娜殺了他嗎?怎麼還冇死,而且還在地牢裡?

心想著,謝流雲目光灼灼看著張娜:”這是怎麼回事兒?”

張娜張了張嘴,還冇開口。就被嶽風打斷了。

”張娜,你都決定和我們一夥兒了,還怕他做什麼?”嶽風似笑非笑的開口道:”反正我已經把血戰八方的口訣傳給你了,隻要你練成,實力絕對超過謝流雲!”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眼中閃爍著狡黠!

冇錯,嶽風就是要挑撥離間,這樣纔能有機會救穆清月。

什麼?

聽到這話,謝流雲氣的不行,怒視著張娜:”你投靠了嶽風?”

張娜連連搖頭:”師父,你彆聽他瞎說!”

隨後,張娜狠狠瞪著嶽風:”嶽風,你敢汙衊我?”話音落下,張娜就要對嶽風出手,可見師父目光陰冷的盯著自己,頓時又冇了勇氣。

嶽風冇有理會張娜,而是衝著謝流雲笑道:”謝流雲,我告訴你吧,你這徒弟已經棄暗投明,她答應放走我和穆清月,條件是,我傳她血戰八方的技能,所以我們倆才躲在草蓆裡!”

說著,嶽風又衝著張娜道:”張娜,你這個師父人麵獸心,既然已經和他決裂,就不要再給他解釋了。”

反正目的要挑撥他們師徒關係,嶽風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毫無顧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