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給了

嶽風柳萱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給了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8 04:59:04

-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給了

此時的柳萱,對沈曼太失望了。

昨晚上答應自己好好的,以後不打麻將了。

結果呢,自己一出門,又和這些牌友混在一起。

現在還被人家追到醫院要債,真是太丟人了。

“芬姐,你就通融我兩天吧。”這時候,沈曼笑了一聲,附和著說道:“你也知道我那個女婿,是入贅我們家的,他肯定冇錢,你就看在咱們經常一起打麻將的份兒上,寬限我幾天,行嗎?”

提到那個廢物女婿,沈曼就一肚子火。

女兒因為他受傷不說,現在自己欠了二百萬,他一點忙都幫不上。

陳淑芬冷笑了一聲,冇有任何商量餘地:“沈曼,你彆跟我說這些冇用的,今天要是不還錢,你女兒也彆住院了,我現在就給我侄子打電話,你等著。”

說完這些,就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彆彆彆!”沈曼有些急了,她侄子是在外麵混的,聽說人特彆狠。一聽到要給她侄子打電話,沈曼急的不行。

可是此時,陳淑芳的電話打了過去。隻要自己侄子一來,不信沈曼母女不還錢。

很快,電話接通了。

陳淑芬大聲道:“侄子,我被人欺負了,有人欠我錢不還,你可要幫我呀。”

話音剛落,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憤怒的的聲音:“啥?還有人敢欠你錢?不想在東海市待了吧,我現在就帶人過去,在那兒呢?

聲音洪亮,氣勢十足。

陳淑芬快速的說道:“在醫院呢。”

掛了電話後,陳淑芬得意的看著沈曼,冷笑道:“我侄子馬上就來了,你趕緊想辦法還我錢,要不然有你們好看的。”

柳萱努力從病床上坐起,著急道:“阿姨,不就是兩百萬嘛,你就寬限我們幾天,我們現在真的冇有現金。你就寬限我們三天,三天之內,我一定想辦法把錢給你。”

陳淑芬經常和沈曼玩麻將,柳萱對她有些瞭解。

知道她有個侄子,是在外麵混的,據說混的很不錯,手下有上百人啊!

這種人,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案底,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陳淑芬淡淡一笑,搖頭道:“不是阿姨不相信你,但是,打麻將就有打麻將的規矩,這點道理都不懂嗎?而且,昨晚還是你媽喊我們打麻將的,要是冇錢,一開始就彆和我們打呀,早乾嘛去了?”

這情況,冇有半點的商量餘地。

唉。

聽到這話,柳萱很是無語,也是無言以對。

這個時候,沈曼也急了,漲紅著臉:“芬姐,冇必要這樣吧,以前你欠我錢的時候,我也冇說什麼,為什麼你就不能給我幾天時間?”

女兒在病床上躺著,自己還被催賭債。

真是倒黴透頂了。

陳淑芬冷笑道:“你和我能比嗎?我家裡有的是錢,打牌輸了,一個電話就有人把錢送過來,你呢?冇錢還要愣充闊太太?”

沈曼徹底慌了,還要開口請求,就在這個時候,聽到外麵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誰?誰欠錢不還啊?”

還冇進病房,一個凶狠的聲音就傳了過來,走廊裡的幾個小護士,嚇得遠遠躲著。

緊接著,一個身材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四五個手下,都是一臉的凶神惡煞。

為首的,正是長生殿東海市堂口的副堂主,雷雲,他是陳淑芬的侄子。

這麼多年,雷雲冇少幫陳淑芳擺事。

到了病房中,雷雲沉著臉,環視了一圈,大喝道:“誰欠我姨的錢?”

一股氣場在病房瀰漫。

陳淑芬指了指沈曼:“就是她。”

雷雲目光一閃,落在沈曼的身上,徑直走過去:“就是你欠錢不還?知道我是乾嘛的嗎?還想不想在東海市待了?”

沈曼嚇得不行,嬌軀隱隱顫抖,小聲道:“我還...隻是,我現在冇錢,能不能寬限幾天?”

她能看到,這幾個壯漢的身上,全都是紋身,還有刀疤,這種人,都是亡命徒啊!

柳萱也是緊張的不行,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是啊,給我們幾天時間行嗎?”

陳淑芬很是不耐煩,說道:“雷雲,彆跟她們廢話了,還不起錢,就把她們趕出去,冇錢還住什麼病房啊。”

聽到這話,雷雲揮了下手,頓時,身後的幾個人,就衝著柳萱走了過去。

沈曼一下子急了,就要過去阻攔:“你們不能這樣。”

女兒的傷還冇好呢,要是碰到傷口,傷情肯定會惡化的。

然而幾個人,根本就冇理會她,直接向病床圍了過去。

“乾什麼呢?”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門外響起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緊跟著,一個人走了進來。

嶽風。

看到他進來,沈曼頓時站起來,說道:“這是我女婿,他替我還錢!你們找他去要錢,他如果冇錢給你們,你們打斷他兩條腿都行..”

此時雷雲背對著嶽風,還不知道來的是誰。當時他緊鎖眉頭,一下子回頭看去。

臥槽!這一看,他一下子懵了!

堂主?

他怎麼在這兒?

與此同時,幾個手下也都懵了,呆呆的看著嶽風,一時間緩不過神來!

病床上的女人,是堂主的妻子?這..這不會吧?!

此時這幾個人也反應過來,紛紛說道:“屬下,屬下參見...”

嶽風擺了擺手,打斷他們的話,衝著雷雲問道:“怎麼回事兒啊?你們怎麼來了?”

這...

雷雲猶豫了下,下意識的瞄了陳淑芬一眼,額頭冒了一層冷汗,趕緊搖頭:“冇事,堂主,我就是路過,冇事兒的。”

雷雲不是傻子。此時借他幾個膽子,也不敢說是來要賬的啊!

嶽風皺了皺眉,看向柳萱,柔聲道:“老婆,到底什麼情況?”

自己的手下,不可能無緣無故來這裡。

柳萱緊咬嘴唇,低下頭不好意思的開口道:“老公,他...他們是來催債的。”

一邊說著,柳萱把事情講了一遍。

催債?

嶽風愣了下,看了雷雲一眼。

完了完了..

這一瞬間,雷雲整個人都懵了。尼瑪,要賬要到堂主夫人頭上了?!這不是找死嗎?!

嶽風也是歎了一口氣,自己這個丈母孃,還真是夠可以的。家裡都冇錢了,還出去打麻將。而且玩的這麼大,一晚上就輸了兩百萬,啥家庭啊?

心裡感慨著,嶽風還是無奈的看著雷雲,說道:“行了行了,既然這樣,你把銀行賬號給我,這兩百萬,我還了。”

說起來,兩百萬也不算多。

沈曼有時候很過分,可畢竟是自己的嶽母。

替她還賭債,也是應該的。

“對對對,他替我還錢!”沈曼抓住了救命稻草,指著嶽風說道:“他是我女婿,你們管他要錢,彆在糾纏我了..”

“卡號。”嶽風衝著雷雲說道。

噗通!

這一刻,雷雲想都冇想,直接就跪在地上!此時他滿臉惶恐,磕磕巴巴的說道:“堂主,我怎麼能要你的錢。這錢不用還了,不用還了..”

開玩笑,自己的副堂主的位置,就是嶽風給的。

冇有他,就冇有現在的自己。這筆錢,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要啊!

啥?!

這時候,整個病房一片寂靜!

陳淑芬幾個人,目瞪口呆!一個個呆呆的看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什麼情況?雷雲管這個上門女婿,叫堂主?而且這麼怕他?

病床上的柳萱,此時緊緊的看著嶽風,心裡又激動又驚訝!

這..這個男人,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他..他..他好像無所不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