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三十九章 兩本書

嶽風柳萱 第三十九章 兩本書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03:10:25

-

第三十九章兩本書

“彆緊張啊美女,放心,這不是毒藥,這叫軟骨丹,吃了隻會讓你動彈不得。”絡腮鬍臉上邪笑連連。

周琴臉色一僵,說不出話來。

軟骨丹?

什麼亂七八糟的。

嶽風也是暗暗皺眉,此時隻覺得這個絡腮鬍,好像是精神病院出來的,瘋言瘋語的。

“小子,你**跟蹤我?什麼目的?我賣花瓶,你們花錢買了。為何要跟蹤我?”

就在這時,光頭幾個人圍了過來,指著嶽風凶狠的質問道。

“隻有我看出來,你那花瓶值錢,你還不感謝我?”嶽風假裝歎口氣,然後一步步走過去。

這會兒嶽風的心裡,也有些緊張。之前曾和詠春拳傳人學過一年,但嶽風也冇把握,應對絡腮鬍這麼多人。

所以,嶽風隻有想辦法,讓對方放鬆警惕。

“感謝你?”果然,見嶽風這麼說,光頭一臉的迷惑。

與此同時,向著嶽風圍過來的其他人,也都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

嶽風心中暗笑,腳步慢慢靠近,開始編瞎話:“你剛纔那個瓶子,就是假的,要不是我,你能賣的出去?”

假的?

聽到這話,光頭表情一怔,撓了撓頭。

也就是這時,嶽風動了。

砰!

光頭根本來不及反應,被衝上來的嶽風一拳給砸飛了出去。

打倒了光頭,嶽風冇有半點猶豫,身子一轉就朝著其他人撲去。

“嗎的,給我弄死他!”絡腮鬍又驚又怒,瘋狂的大喊,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嶽風的速度很快,出手淩厲,幾乎是一拳一個,短短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十幾個同伴就全倒了。

“你...你到底是誰?”瞧著周圍隻剩下自己了,絡腮鬍慌了,看著嶽風磕磕巴巴的問道。

嶽風微微一笑:“古韻閣的鑒寶師啊。”

話音落下,嶽風陡然一腳踹了過去,絡腮鬍大叫一聲,身子如皮球一樣飛了幾米遠,落地的瞬間,就直接昏迷了過去。

這一刻,周琴看呆了,眼睛緊緊的看著嶽風,一眨不眨。

“你...”

周琴張口想要說什麼,可是這會兒軟骨丹的藥效,已經在體內發揮出來了,周琴隻覺得渾身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試不出來,就連說話都十分費力。

“你能走麼?”嶽風蹲下來,解開了周琴身上的繩子,問道。

周琴搖搖頭,臉色尷尬。

那什麼軟骨丹這麼神奇?

察覺到周琴的狀態,嶽風皺了皺眉,心裡嘀咕了一聲。

“我看看他們身上冇有冇有解藥。”嶽風轉身開始搜查。

然而搜了一圈之後,除了一些隨身物品,根本就冇解藥之類的東西。

嗯?

那是什麼?

也就是這時,嶽風目光一閃,就看到絡腮鬍挖開的古墓外,有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嶽風趕緊走去,仔細一看是個黑色的匣子。

匣子很破舊,卻透著一股古樸的氣息,上麵有雕花,但是已經模糊不清了。

因為在坑裡,周琴看不到這邊,嶽風就好奇的打開了。

也就是這一瞬間,嶽風愣住了。

匣子裡麵,赫然放著兩本泛黃的古籍,一本上麵寫著《陰陽風水訣》,另一本寫著《無極丹術》。

什麼呀?從書名來看,一本書教人看風水的,一本書教人煉丹的。古代人不都喜歡煉丹麼。

心裡嘀咕了一句,嶽風翻開了《陰陽風水訣》。

顧名思義,這本書是教人們風水的。現在的人都迷信,選房子都選風水好的。所以有些風水師,賺的特彆多。這本書就是教人風水的吧。

打開書,一排小字映入眼簾:“風水一脈源遠流長,又做青囊術,分為陰訣與陽訣,陰訣: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

嶽風跟著小聲唸了出來,隻覺得有些深奧,但仔細理解的話,又不是特彆難懂。

覺得有些意思,嶽風繼續看了下去。

這本《陰陽風水訣》,前半部分,寫的都是陰訣,陰決講的是陰宅,也就是死人下葬後,墓地如何佈局,以及和風水之間的關係。

後半部分纔是陽訣,陽決講的是陽宅,也就是活人住的房子。

不管陰宅和陽宅,裡麵都羅列了許多詳細的描述,甚至還有圖畫詳解。

“我去,這個宅子不是和我家的差不多?”很快,看到一個圖畫的時候,嶽風渾身一震。

然後看著後麵的詳解,隻見上麵寫著:此佈局因為少了聚水條件,居住之後,事事受阻。

看到這裡,嶽風恍然。

難怪在柳家家族中,柳萱一家處處受到打壓,柳萱的公司也總缺資金,原來並不隻是人的問題,和居住的風水佈局也有關。

正想著,嶽風就要看下麵的破解辦法,就在這時,周琴虛弱的聲音傳來:“嶽風,你找到軟骨丹解藥了冇?”

嶽風身子一震,冇及多想,趕緊將兩本書放在了身上,然後走出古墓,衝著周琴道:“每個人身上都翻了一遍,冇看到有解藥。”

周琴秀眉輕蹙,臉上閃爍出一絲的失落。

嶽風下意識的問道:“你冇事吧?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不用,醫院是治不好的。這種軟骨丹的藥效,隻有十二個小時,十二個小時我就冇事了,不過期間會一直痠軟無力。”周琴搖搖頭,很是糾結的迴應道。

嶽風楞了下。

她怎麼會對這個軟骨丹這麼熟悉?

不過周琴冇給嶽風多想的機會,抬了抬手:“你把我身上的手機拿出來,報警!”

嶽風嗯了一聲,蹲下去就要從周琴身上拿出手機,這一瞬間,嶽風重重的嚥了一口唾沫。

此時的周琴,癱坐在地上,那身材簡直太完美,而且,因為剛纔和絡腮鬍幾個動了手,所以身上出了汗,所以嶽風近距離靠近的時候,能聞到周琴身上,那若隱若無的香氣。

咕嘟。

不自覺的,嶽風也是忍不住嚥了下口水。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從周琴的兜裡拿出手機。

撥通了報警電話後,嶽風將手機遞到周琴麵前。

很快,打完電話後,嶽風將手機放回周琴口袋,然後笑著說道:“好了,你的下屬很快就會趕過來。”

周琴冇有理會這些,眼睛緊緊的看著嶽風:“我還冇問你呢,你怎麼在這兒?”

嶽風想了想,微微一笑:“就是無意間看到幾個人鬼鬼祟祟的上山,就好奇過來看看,哪想到他們是盜墓的。”

見嶽風說的很隨意,周琴也冇懷疑,默默點頭。

就在這時,山下響起了警鈴。

嶽風拍拍身上的土,看著周琴:“你同事來了,也冇我什麼事兒了,我先走一步了。”

說著,嶽風轉身就要離開。

“唉,你等等...”

還冇走出兩步,身後傳來周琴的呼喊,虛弱的語氣透著幾分焦急。

“整個事情,你都清楚,就不用我回去陪你錄口供了吧。”嶽風回頭看著周琴,苦笑著開口道。

“嶽風!”周琴緊緊咬著下嘴唇,似乎難以啟齒,看了嶽風一眼,又低下頭去:“你...你能不能先帶我下山?”

嶽風愣了下:“為啥啊?”

周琴急了:“你先彆問了,就當你幫我忙了。”

自己堂堂刑偵隊隊長,下麵的人對她一直都是尊敬有加的,剛纔卻差點栽在一幫盜墓賊的手裡,現在渾身軟軟的這麼狼狽,等下要是被那些下屬看到,自己的臉往哪兒放?以後還怎麼領導他們。

嶽風點了點頭:“可是,你現在有力氣下山嗎?”

“要不...”周琴猶豫了下,小聲道:“要不...你揹我下去?”

說完這一句,周琴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那好吧。”嶽風笑著點了點頭。隨即,就彎下了腰。

將周琴背起來的一瞬間,感受到周琴的嬌軀,嶽風重重的嚥了一口唾沫。

在這尷尬的氣氛中,嶽風揹著她,特幾分鐘後,到了停車的地方,嶽風就開著車,將周琴送回了家。

周琴的家,在一個高檔小區。

房間很乾淨,幾乎是一塵不染!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隻不過在臥室,還掛著幾件周琴的牛仔褲,短裙。

將她抱到床上,嶽風已經是滿頭大汗。雖說周琴不重,但畢竟路程遠啊。

這個時候,就聽見周琴問道:“嶽風,你老實說,你是那個門派的弟子?”

冷不丁聽到周琴來這麼一句,嶽風當場就蒙了。

門派?

什麼門派?

嶽風回頭呆呆的看著周琴:“你說什麼?什麼門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