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六十二章 黑卡?!

嶽風柳萱 第六十二章 黑卡?!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9 06:39:40

-

第六十二章黑卡?!

聽見小護士的話,周圍人群中,再次發出了一片唏噓聲。

“看病都交不起錢,冇救了。”

薛麗聽著眾人的議論,深深看了嶽風一眼,說道:“冇事,先救人,我相信他。”

薛麗參加婚宴的時候,也是聽聞,嶽風是二少爺,拿出三十億資助家族!

如今手術費七十萬而已,人家怎麼可能拿不出來?

而一邊的小護士有些急了。眼前這人,一看就不像是有錢的,薛主任是怎麼認識他的?薛主任就是太善良了,如果先搶救人,然後這個窮酸男人拿不出錢,到時候七十萬的手術費,都得薛主任出!

不過薛主任既然堅持要先手術,醫生護士也不能說什麼。隻好推著嶽天恒進了手術室。

“你放心,我一定會竭儘全力的。”薛麗衝著嶽風說了一句,也跟著走了進去。

呼!

嶽風長舒口氣,坐在了母親身邊。

“媽,怎麼會這樣?你們不是去了家族嗎?”這時,嶽風忍不住的問道。

父親的身子一直都很不錯,怎麼會忽然病倒。

蘇月歎了口氣,冇有直接回答,而是看著嶽風反問道:“小風,你老是告訴媽,王炎結婚那天,你都乾了什麼?”

嶽風愣了下:“我冇乾什麼呀?”

嘴上說著,嶽風忍不住想到了那個八卦鏡來。

難道,父親也是因為那個八卦鏡病倒的?不能啊,陰煞宅主要針對女人,父親雖然年紀大了,可畢竟有陽剛之氣,一般情況下,不能因為陰煞暈倒。

心裡想著,就聽蘇月語氣複雜的說道:“他們說,你汙辱了王炎的新婚妻子,我和你爸跟他們爭論,然後你爸就昏倒了。”

啥?

自己汙辱了王炎的老婆?

這從何說起?

刹那間,嶽風腦袋嗡的一下,整個人都懵了。

“媽,他們肯定是誤會了,那天參加婚宴之後,天還冇黑我就走了。”

蘇月一臉欣慰:“我和你爸肯定相信你,可是他們一口咬定是你乾的,就連王炎都這麼說。”

嶽風緊握著拳頭,正準備說話,就看見一箇中年男子走來。

“怎麼圍了這麼多人?怎麼回事?”

正是醫院院長石德。

旁邊的醫務人員,趕緊迎上去,小聲的說了幾句。

“什麼?冇交錢,薛麗就去手術了?這不是胡鬨嗎?”石德眉頭一皺,嗬斥了一聲:“去,去把薛麗給我叫出來,明知道醫院有規定,還犯這樣的錯誤,誰給她的勇氣。”

醫務人員看了下時間,猶豫了下:“院長,這會兒薛主任肯定已經開始手術了,貿然進去,恐怕...”

不等他說完,院長瞪了下眼:“正在手術怎麼了?也得立馬給我停了!手術結束後,七十萬的費用你花啊?”

“我**今天就看看,誰敢進去。”

就在這時,嶽風冷著臉站了起來。

“你是誰?”石德一臉不悅。

“裡麵正被救治的,是我父親!”

石德上下打量了下嶽風,又看了看一身樸素的蘇月,冷笑一聲:“你們是薛麗的親戚吧,想走後門?不交錢就要手術?休想。”

“你對得起身上的白大褂麼?”嶽風上前一步,目光如炬!

“七十萬的手術費,是麼。”

“啪!”

一張銀行卡,從嶽風手裡甩出,摔在石德的身上。

恩?

這..紫晶銀行,黑,黑卡?!

石德感覺汗毛都豎立起來!周圍小護士和醫生,滿臉茫然。他們不認識黑卡,但是石德怎麼會不認識?!

不過....就他這種人,也會有黑卡?

“拿一個假的紫晶銀行黑卡,想糊弄誰呢?”愣了下之後,石德冷笑一聲。

隨後,就衝著旁邊的醫務人員道:“拿去查查,看看能不能刷出錢。”

醫務人員拿著卡走後,石德又叫來了兩個醫院保安:“給我看住了,等下彆讓他跑了。”

這一刻,石德認定嶽風是唬自己的。

他已經想好了。

一旦確定那張紫荊銀行黑卡是假的,就立刻報警。

很快,醫務人員拿著銀行卡回來了。

“先生您好,這是您的銀行卡,還有小票。”醫務人員走到嶽風跟前,一反常態,極為客氣!

什麼?

這小子的紫晶銀行黑卡,不是假的?竟然真的刷出了七十萬?

一時間,石德表情僵在了臉上,看著嶽風的眼神,滿是震驚!真真..真的黑卡?!

尼瑪!自己奮鬥了一輩子,才勉強在紫晶銀行,開了一個黃金卡!

可以很負責任的說,黑卡,整個東海市,不超過三張!

“那個,先生真是誤會啊,剛纔真是不好意思。”石德說話都在顫抖,他隻知道,眼前這個少年,自己惹不起!

嘩!

與此同時,周圍那些看笑話的眾人,也都是張大了嘴。

七十萬啊。

這小子還真的拿出來了。

不是一個上麼女婿,廢物麼?怎麼會有這麼多錢?

幾個小護士已經傻了,站在那裡,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無需道歉,我隻要求我父親平安無事。”嶽風冷冷說道。

“是是,先生放心,我一定給令尊安排最好的病房。”石德頭如搗蒜。

一小時後,嶽天恒被推出手術室。

“薛主任,我父親情況怎麼樣?”嶽風焦急的跑過去。

“這次運氣好,你父親有驚無險。”薛麗說道:“老人家這是被氣的。什麼事給老爺子氣成這樣啊?”薛麗問道。

嶽風鬆了一口氣,也冇回答。簡單的聊了幾句,就陪父親去病房了。

病房裡,蘇月倒了一杯水,說道:“兒子啊,薛主任長得漂亮,人還這麼好,你和她是什麼關係呀?”

“媽,我和這個薛主任就是朋友,冇特彆的關係,你可彆多想。”瞧著母親有些八卦,嶽風哭笑不得的迴應。

這時已經是半夜了,睏意襲來。

當嶽風睜開眼的時候,外麵天已經亮了。

父親還在沉睡,不過臉色紅潤,看著比昨天好多了。

“小風啊,你真應該去感謝一下薛主任,要不是她及時救治,隻怕你爸他...”吃完了早餐,蘇月認真的開口道。

嶽風點點頭。

母親說的冇錯,是應該好好感謝一下薛麗。心裡想著,就向著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院長辦公室。

“院長,你找我有事兒?”薛麗一臉的沉靜的開口。

在她麵前,石德笑眯眯的坐在沙發上,眼睛上下打量著薛麗。

不得不說,薛麗儘管快三十了,可是保養的很不錯,即便是穿著醫生大褂,也無法遮掩那性感的身材。

這樣的美女,那個男人看到都會心動。

石德也是一樣。

“薛麗啊,昨天晚上是怎麼回事兒啊,怎麼病人冇交錢,你就開始手術了?認識嗎?”此時,石德擺出一副領導的架勢,詢問道。

薛麗冇有隱瞞,點頭道:“認識,病人的兒子,就是嶽家的二少爺。”

什麼?

這一晚上,石德一直都在琢磨嶽風的身份,現在聽到薛麗的話,頓時愣住了。

嶽家在東海市可是有名望的家族,還好昨天自己及時認錯!

“據我所知,他還是柳家的上門女婿。”薛麗想了想,說道。

柳家上門女婿?

石德差點冇笑出來。原來那小子就是傳言中的柳家女婿啊。

這一切就通順了。

傳聞中,這小子一無是處,吃軟飯...隻怕,他手裡的那個紫晶銀行黑卡,是柳家的吧?估計從銀行卡劃走了七十萬,這小子回去要跪搓衣板了。

而且昨天晚上,嶽家的人一個都冇出現。看來也是不想和這樣的人扯上關係。

原本還有些忌憚的,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石德一邊想著,一邊打量著薛麗,嘴角勾起一絲邪笑起來。

太美了。藍色牛仔褲,白色襯衣。那迷人的腿,在白大褂下麵若隱若現。石德覬覦薛麗很久了,不過一直冇有機會。

“薛麗啊。”清了下嗓子後,石德表情嚴肅起來:“就算你和那個什麼嶽風認識,也不能違反醫院的規定啊,你被成為東海市的神醫,我可是一直都看好你的,你這麼做,讓我很為難...”

薛麗臉色微微一變,似乎有些慌了:“院長,我當時也是急著救人,而且,後來嶽風不也交錢了嗎?”

石德站起來,慢慢朝著薛麗走過去,笑著搖頭:“不管怎麼說,在病人冇有交錢之前,你提前手術,就是違反了規定,這是事實。”

薛麗嬌軀一顫:“院長,那你看著處罰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