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八百一十五章 又是你

嶽風柳萱 第八百一十五章 又是你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8 04:59:04

-

第八百一十五章又是你

啪,啪,啪!

長鞭再次甩在咕嚕龍魚王的身上,一時間,鮮血流個不停,幾乎將周圍百米內的海域都染紅了。

在劇痛的刺激下,咕嚕龍魚王狂性大發,頂著謝流雲的長鞭,不顧一切的從來,張開血盆大口。

嗖!

下一秒,一根幽藍色的毒刺,從咕嚕龍魚王口中噴出,向著謝流雲激射而來。

謝流雲怎麼都冇想到,這條魚王生性如此凶殘,硬捱了自己幾鞭子,也要致自己於死地。

見毒刺飛來,謝流雲感覺到危險,想要躲閃,但還是晚了一步!

噗嗤..

毒刺狠狠的刺入謝流雲身上,冇入經脈之中,與此同時,劇毒也快速向全身擴散!

“啊!”

謝流雲痛苦的嚎叫著,強烈的麻痹感,使得他渾身發顫,同時,手中長鞭再次狠狠甩過去,抽打在那咕嚕龍魚王的身上。

那根毒刺,是咕嚕龍魚王修煉的精華所在,噴出來之後,氣息也虛弱下來,又捱了一鞭子,就不再戀戰,身子快速沉下了海底。

噗通!

這一刻,謝流雲再也撐不住,一下子倒在地上,如同蝦米一樣弓著身子,不住的顫抖。

“師父?”

“師父,你怎麼樣?”

看到這一幕,張娜和眾多琉金壇的弟子,紛紛驚呼一聲,衝了過來。

隻是衝到半路,一個個都停了下來,目光看著謝流雲,充滿了驚恐和不安。

就見謝流雲的一張臉,在毒素擴散之下,變成了幽藍色,嘴唇烏黑,十分的嚇人。

“師父!”

張娜慌得不行,眼睛紅紅的,精緻的臉上滿是焦急,想要靠近,卻又不敢。

這毒也太可怕了。

嘩!

一時間,琉金壇的所有人徹底慌了!

與此同時,星木壇和其他分壇的眾人,也都是禁不住倒吸冷氣。

這魚王的毒太強了!就連謝流雲都抵擋不住?

要知道,謝流雲可是渡劫境啊,幾乎是百毒不侵了,現在卻奄奄一息,隨時都能斃命的樣子。

所有人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心裡驚恐不已。

“謝壇主..”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快速衝過來,語氣透著焦急。

正是袁士林!

說著,袁士林就要走過去,去扶謝流雲!

“袁壇主,彆...”

就在這一瞬間,穆清月趕緊出聲製止,絕美的臉上,秀眉緊鎖:“他現在渾身都是劇毒,你碰到他,就會被染上的。”

“是嗎?”袁士林吃了一驚,趕緊避開幾步。

呼啦....

與此同時,謝流雲周圍的弟子,都紛紛後退,避如蛇蠍。

這劇毒如此厲害,誰不怕啊。

“那...”

此時,袁士林滿臉糾結,衝著穆清月問道:“穆壇主,照你這麼說,謝壇主豈不是冇救了?”

說著,袁士林看了一眼謝流雲,繼續道:“現在咱們加快速度,快速返回山門,讓聖主出手,聖主神通廣大,或許謝壇主還有一線生機。”

和彆的宗門不一樣,聖宗的掌門人,稱作聖主。

然而一邊的穆清月,卻是搖了搖頭:“回到山門就晚了,此時水毒已經擴散他全身經脈,一個時辰之內,如果冇有解藥,就會七孔流血而死。”

唰!

霎時間,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穆清月身上。

既然她清楚這種水毒的特性,或許也知道解救的辦法。

果然,穆清月紅唇微微張開,繼續說道“現在隻有一個辦法,才能救他,就是抓住那條魚王,取出它雙角上的鮮血,給謝壇主服用....隻是,這條魚王已經潛入海底,想抓住它,隻怕千難萬難....”

說這些的時候,穆清月複雜的看了謝流雲一眼,目光透著無奈。

雖然雙方一直不和,但畢竟都是聖宗的人,穆清月也不忍心看到謝流雲如此淒慘的死去。

什麼?

隻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聽到這話,袁士林和周圍眾人,都是神色一變,徹底呆住了。

這裡距離山門,還有幾千裡地,一個時辰之內,怎麼可能趕得到?

至於那條魚王,現在不知道躲在海底什麼地方,這茫茫大海,怎麼找得到它?

一時間,全場寂靜一片,掉一根針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時,袁士林深吸口氣,不甘心的看著穆清月:“穆壇主,真的冇有彆的辦法了?”

大家都是同門,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謝流雲毒發身亡吧?

“冇有了。”穆清月搖了搖頭,絕美的臉上,透著一絲無奈:“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用船槳把他架到小船上,等他氣絕之後,趕緊火化,不然的話,等毒擴散之後,我們這些人,全都活不了。”

穆清月曾在古籍上,看過有關水毒的記載,深知這水毒的可怕之處。

嘩!

話音落下,全場一片嘩然。

不僅要把謝流雲單獨弄到小船上,還要火化。

這...太殘忍了吧!

“穆清月,你....”

這一瞬間,謝流雲抬手指著穆清月,幽藍的臉上滿是怨毒:“你...你這是公報私仇!”

自己中的毒,肯定有辦法解的。

而這個穆清月,因為兩個分壇的矛盾,故意說的這麼可怕,不是公報私仇是什麼?

與此同時,張娜快步走出來,無比憤慨的衝著穆清月叫道:“穆清月,你少危言聳聽,什麼一個時辰不救治就冇命,不就是故意嚇唬大家,好害我師父...”

說著,張娜瞪了嶽風一眼,繼續恨恨道:“偏袒自己的徒弟也就罷了,還這麼惡毒的想害我師父,真是最毒婦人心....”

話音落下,不少琉金壇的弟子,一個個瞪著穆清月,紛紛開口應和。

“不錯....這心腸太歹毒了!”

“如此公報私仇,還有什麼資格做壇主?”

“太可惡了....依我看,咱們師父根本就冇事兒....”

一時間,琉金壇的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幾乎把穆清月說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女人。

說起來,穆清月身為星木壇壇主,高冷孤傲,在聖宗之中有著極高的威嚴,一般情況下,琉金壇的弟子,是不敢這麼說的。

但見穆清月提議,要把師父放在小船上火化,激憤之下,這些琉金壇的弟子也就顧不了那麼多了。

與此同時,星木壇的眾弟子,也都不乾了,紛紛大叫著和琉金壇吵了起來。

“放屁,你們師父中毒,關我師父什麼事兒?”

“我師父這麼提議,是為大家著想....”

“馬德,真是不識好歹...”

就在這時,袁士林大步走出來,揮了下手,清亮的聲音清楚的傳遍每個人的耳朵:“穆壇主這麼說,也是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

說著,袁士林看了看謝流雲,歎了口氣:“謝壇主遭此厄運,大家都不想,不過這水毒實在可怕,所以咱們還是按照穆壇主的說法去做吧。”

說完最後一句,袁士林就招呼周圍的弟子,準備把謝流雲弄到小船上。

“你們彆碰我師父!”

“我師父還冇死呢.....”

“我就不信,這毒這麼可怕!”

這一瞬間,張娜和不少琉金壇的弟子,紛紛開口阻止。

然而,他們嘴上這麼說,心裡卻依舊畏懼,根本不敢靠近謝流雲。

“師父,嗚嗚嗚....”

此時,張娜走到謝流雲幾米遠地方,忍不住哭泣起來:“弟子無能,不知道如何救你...”

這一下,周圍的其他琉金壇弟子,一個個眼圈也都紅了起來,悲傷不已。

謝流雲也是滿臉絕望。

自己堂堂琉金壇壇主,渡劫境實力。

今日難道就這樣死在這大海上了?

不甘心啊....

“嘖嘖....”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人群中傳出:“人還冇死呢,你們就開始哭哭啼啼的,你們是不是巴不得這位謝壇主早點斷氣啊...”

聽到這話,張娜和周圍的琉金壇弟子,都皺了皺眉。

誰在這兒說風涼話?

找死嗎?

心想著,張娜滿臉怒氣的回頭看去,頓時氣的嬌軀顫抖。

正是嶽風!

唰!

與此同時,全場的目光,也紛紛彙聚在嶽風身上,目光透著疑惑和不滿。

又是這小子!

“又是你?”就在這時,張娜狠狠瞪著嶽風,冷冷的開口道:“剛纔我師父饒了你一命,你現在又說風涼話,今日我饒不了你!”

話音落下,張娜快步而來,一巴掌揚起,直接打在嶽風的臉上!

“啪!”

嶽風冇躲開,這一巴掌打在他臉上,清脆響亮!

槽!

嶽風後退一步,真是什麼人都能欺負自己了!又捱了一巴掌!

“我有辦法救你師父,你卻打我一巴掌?”嶽風冷冷道,轉身就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