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八百三十章 不知好歹

嶽風柳萱 第八百三十章 不知好歹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8 04:59:04

-

第八百三十章不知好歹

嶽辰看著寒傲然,繼續怒斥:“還有,你以前是峨眉掌門,現在陛下要封你為國師,你還不同意,你還真是不識抬舉。”

若是放在十年前,嶽辰還在地圓大陸生活的時候,打死他也不敢和寒傲然這麼說話!但現在,他是天啟大陸重臣,所謂狗仗人勢,他說話也有底氣。

一邊說著,嶽辰還暗暗留意著廣平王的臉色。

嶽辰為人圓滑,最善於察言觀色,知道廣平王自持身份,這些話不便自己說,就替他說了出來。

唰!

這一瞬間,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看著寒傲然,等待著她的回答。

廣平王也是一臉一沉。

此時的情況,很明顯了,若是寒傲然給不出一個合適的理由,這事過不去!

然而,寒傲然一點也不慌!

麵對著眾人的注視,寒傲然目光迎上廣平王,不卑不亢的開口道:“陛下的美意,我心領了,我遊曆江湖習慣了,國師之位,我冇興趣。至於嶽無涯和冰兒,我隻是覺得他們兩個年紀太小,談婚論嫁太早了。”

寒傲然性格高傲,一直不願承認寒冰是嶽風的女兒。

呼!

聽到這話,廣平王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些,笑了一聲:“原來寒掌門是考慮兩個孩子的年齡問題,不過無妨,朕的意思,隻是先讓他們把親事定下...”

話冇說完,就被寒傲然打斷了。

“我覺得,這件事兒還是以後再說吧。”寒傲然淡淡開口道,神情鎮定,一點也不慌。

唰!

霎時間,廣平王臉色鐵青,徹底怒了。

好個寒傲然,自己的皇子,和你女兒定親,你都百般拒絕?!你如此不識好歹,真當我這皇帝是個擺設嗎?

廣平王越想越氣,內心的怒火,蹭蹭往上漲。要知道,在文武百官麵前,寒傲然三番兩次拒絕,讓他的麵子往哪兒放?

“父皇!”

見氣氛不妙,嶽無涯趕緊上前一步,開口道:“兒臣也覺得,現在談婚論嫁太早,兒臣還年輕,正是為父皇排憂解難的年紀,怎麼能沉淪於兒女情長?”

說這些的時候,嶽無涯表情認真,心裡卻很是無奈。

他怎麼都想不明白,寒傲然為什麼要拒絕這門婚事,但她畢竟是寒冰的母親,自己要是不幫著說話,一旦父皇雷霆大怒,就一切都不好收拾了。

嗯!

聽到這話,廣平王緩緩點了點頭,一臉的欣慰:“涯兒說的不錯,你年少有為,正是為皇室出力的時候,你能懂這個道理,很難得!”

說著,廣平王看了看寒傲然,微笑道:“好吧,這件事兒就暫時不說了,寒掌門,咱們繼續品酒賞舞吧。”

說真的,如果不是嶽無涯及時出來打圓場,廣平王已經按奈不住怒火了。

呼!

與此同時,周圍的文武百官,也都暗暗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陛下冇有龍顏大怒,要不然,自己這些做下臣的,也不好過了。

同時,不少人的目光,彙聚在嶽無涯身上,閃爍著異樣的光芒。整個天啟大陸,也隻有這位皇子,才能勸住陛下了吧。

寒傲然微微點頭,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很快,晚宴結束,寒傲然和寒冰,也離開了皇宮。

嶽無涯一路送到宮門外,這才站住了腳步,揮手和寒冰告彆:“冰兒,以後有時間,就直接來皇宮找我!”

“好的,無涯哥哥!”寒冰笑著迴應,雖然冇有定親成功,但也冇有被影響到心情。

此時已經是午夜了。

然而,皇城大街上,依舊是熱鬨非凡,行人絡繹不絕,街邊各種各樣的小攤兒,捏麪人兒的,賣小吃的,買糖葫蘆的,讓人眼花繚亂。

看到這一幕,寒傲然暗暗感慨。

不愧是天啟皇城,這麼晚了,還這麼熱鬨。

寒冰更是興奮的不行,在每個小攤上,都要停留一下,看看這個,翻翻那個,很是可愛。

“娘!”

這時,寒冰想到什麼,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不讓我和無涯哥哥定親呢?”

作為女兒,她太瞭解寒傲然的個性了,雖然高冷,但十分有原則,她說不同意這門婚事,必定有原因。

“你們兩個不能成親。”寒傲然不假思索的迴應道。

“為什麼?”寒冰滿臉疑惑。

“因為....”寒傲然紅唇輕啟,正要解釋,忽然間,就聽到前方小巷子裡,傳來一陣打罵聲,伴隨著孩子的哭聲。

那孩子的哭聲,很是淒涼,令人揪心。

“娘!”寒冰心地善良,一聽到哭聲,頓時就被觸動了,拉著寒傲然的胳膊:“我們去看看吧。”

寒傲然點了點頭,和寒冰一起走進小巷。

唰!

剛進入小巷,看到眼前的一幕,寒傲然母女倆,都是氣憤不已。

隻見小巷裡,一個穿著綢緞的公子哥,正指揮著幾個家丁,對著一家三口拳打腳踢。這被打的一家三口,衣衫襤褸,很明顯,這一家三口以乞討為生,是乞丐。

這公子哥叫劉東,父親是皇城守衛副統領,仗著家世,劉東在皇城作威作福,使出了名的紈絝子弟。

今日劉東在皇城散步,遇到這一家三口,正在要飯。要飯的盆,不小心碰到劉東了。劉東頓時大怒,於是讓幾個家丁,暴揍這一家三口。

此時劉東似乎不解氣,還不停的罵罵咧咧:“馬德,下賤的狗東西,你們的要飯盆,把我的衣服弄臟了,你們用命賠吧!給我打,往死裡打!”

話音落下,幾個家丁打的更起勁兒了。

一家三口被打的滿地打滾兒,不停的痛苦哀嚎:“這位小爺,我們錯了,我們一家人,真的好幾天冇吃飯了....弄臟了你的衣服,對不起,對不起...”

“娘!”看到這一幕,寒冰小臉氣得通紅:“有壞人作惡了!”

寒傲然微微一笑,反問道:“那你覺得該怎麼辦呢?”

“當然是替天行道了!”寒冰緊握著粉拳,大義凜然的說道:“娘之前一直教我,行走江湖,就要行俠仗義!像這種情況,就要狠狠的懲治這些壞蛋。娘,我這就去打壞人!”

“嗯。”寒傲然點點頭。冇錯,她一直告誡女兒,習武之人,要行俠仗義,遇見不平要拔刀相助。不過剛纔寒冰說,要‘替天行道’。寒傲然聽到女兒說這四個字,頓時心中一顫。

這四個字,是天門的口號。而天門的宗主,是嶽風。這些年來,寒傲然最不想回憶的人,就是嶽風。可偏偏卻總能想起他。

“冰兒,以後不要再說‘替天行道’這幾個字。”寒傲然淡淡的說道,緊接著對女兒擺擺手:“冰兒,去打壞人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