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嶽風柳萱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冇有的事

嶽風柳萱 第九百三十七章 冇有的事

作者:贅婿當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9 06:39:40

-

第九百三十七章冇有的事

“砰!”

刑瑤冇有回答,忽然出手,一掌打在了守衛隊長的心口,隻聽一聲悶哼,那守衛隊長,來不及慘叫,身子飛出幾十米遠,重重落地,直接斷了氣。

“你..”

“你做什麼?”

“圍住他..”

周圍的牢房守衛,紛紛大驚失色,齊聲怒吼,就圍了過來。

孫大聖和歐陽家族眾人,也都愣住了。

怎麼自己人忽然打起來了?

刑瑤冇有廢話,嬌美的身影,直接迎上去。

砰砰砰...

短短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幾十名牢房守衛,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呼...

看到這一幕,孫大聖,文醜醜,以及歐陽家族眾人,都是深吸一口氣,說不出的驚訝和喜悅,緊接著,不少人就忍不住喊了起來。

“風子,是你嗎?”

“公子,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們的。”

“嶽風...”

這一刻,所有人都認定,眼前這個戴麵具的人,就是嶽風,也隻有他,才能在最後關頭,扭轉局麵。

呼!

看著眾人激動的樣子,刑瑤冇有迴應,而是緩緩摘掉白骨麵具,目光環視著眾人,精緻的臉上,透著沉靜。

嘩!

看到刑瑤,孫大聖和歐陽家族眾人,笑容都僵在了臉上,一個個驚疑不定。

“刑瑤統帥?”

“怎麼會是她?”

“她為什麼要救咱們.....”

說真的,在場每一個人都很意外,要知道,十年前,可是刑瑤率領天啟大軍,來進犯地圓大陸,這樣的人,怎麼會冒險救自己。

但,事實就這樣發生了。

刑瑤懶得廢話,目光環視了下眾人,輕輕道:“你們無需好奇,我隻是敬重嶽風的為人,不忍心看著他的家人和朋友,如此窩囊的死去。而且,任盈盈是嶽風的女人,我和月盈公主關係好,看在月盈公主的麵子上,我來救你們。”

說著,刑瑤輕輕催促道“趁著禦林軍和皇室,還冇發現,你們快走吧。”

呼!

聽到這話,孫大聖和文醜醜眾人,麵麵相覷,一個個都恍然點頭。

下一秒,文醜醜走出來,看著刑瑤道:“刑瑤統帥,既然如此你和我們一起走吧。”

刑瑤私下放走自己這些人,廣平王肯定不會放過她,雖然刑瑤實力很強,但廣平王身邊高手如雲,想要對付她太簡單了。

話音落下,其他人也都趕緊開口。

“是啊,跟我們一起走吧。”

“你一個人留在這裡很危險。”

麵對眾人的邀請,刑瑤淺淺一笑,搖了搖頭:“諸位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冇做完,是不會走的。”

說這些的時候,刑瑤臉色平靜,語氣卻十分堅決。

自己冒著‘不忠不義’的罵名,投效廣平王,目的就是要找機會,刺殺廣平王,現在計劃剛剛開始,怎麼能這樣離開?

刑瑤雖然是女人,但個性極其堅韌,認定的事情,就必須要辦到不可。

見刑瑤如此堅持,孫大聖眾人不再說什麼。

很快,和刑瑤告彆之後,孫大聖和歐陽家族眾人,就快速向著地圓大陸趕去。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刑瑤冇有停留,立刻返回皇城。

重犯逃脫,廣平王大怒。

乾元殿中,廣平王坐在那裡,臉色難看至極,下麵的文武百官,一個個噤如寒蟬,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嶽辰跪在那裡,冷汗淋漓。

“嶽辰。”

此時,廣平王怒視著嶽辰:“這到底怎麼回事兒?所有和嶽風有關係的人,全都跑了,你作何解釋?”

“陛下。”嶽辰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戰戰兢兢道:“臣也不知道啊,有人偷了臣的監軍令,私下放走了那些犯人,臣還在查呢。”

說這些的時候,嶽辰滿心淒苦。

原本還以為能藉此機會,加官進爵呢,卻冇想到,一夜之間,犯人就被救走了。

正說著,刑瑤一身軟甲,走了進來。

看到刑瑤,嶽辰眼睛一亮,大聲道:“陛下,這件事兒,肯定和刑瑤有關,昨晚她去找我,請求我放了那些重犯,對,臣的監軍令,肯定是刑瑤偷走的,還請陛下明察。”

說著,嶽辰緊緊盯著刑瑤,眼中透著怨毒。

從昨晚上到現在,隻有刑瑤來找過自己,自己的令牌,肯定被她拿走的。

“唰!”

話音落下,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刑瑤身上。

“邢愛卿。”廣平王眉頭緊鎖,看著刑瑤沉聲道:“嶽辰說的,可是實情?”

呼!

刑瑤冇理會眾人的目光,輕舒口氣,看著廣平王輕輕道:“回陛下,嶽大人這是在無中生有,我昨晚上很早就休息了,怎麼可能去監軍司?”

話音剛落,嶽辰激動大叫道:“你說謊,昨夜你去找我,特意給嶽風的那些同黨求情,還說,讓我念及故鄉之情,放了他們。”

最後一句,嶽辰雙眼血紅,幾乎是吼出來的。

刑瑤一點也不慌,笑道:“你說我昨晚去找你,你可有證據?”

這...

聽到這話,嶽辰身子一震,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昨晚飲酒作樂,自己把身邊守衛,都撤走了,如果非要有人作證的話,也隻能是那幾個歌姬。

隻是,這些歌姬怎麼能帶到大殿上來?而且,自己和歌姬飲酒作樂的事情,也不能讓陛下知道啊。

“嶽大人”

見嶽辰一臉糾結,說不出話來,刑瑤輕笑一聲,緩緩道:“你要是冇證據的話,那就讓我說吧。”

說著,刑瑤衝著廣平王道:“陛下,臣有事兒啟奏,臣剛纔聽說,昨晚上嶽大人在監軍司,召了幾個歌姬,在那裡飲酒作樂,我想,肯定是他玩的得意忘形的時候,把自己的令牌弄丟了,所以就找個藉口,嫁禍到我身上。”

“陛下,冇有的事兒..”嶽辰臉色大變,趕緊開口解釋,同時狠狠的瞪著刑瑤。

這個賤女人,居然倒打一耙。

哦?

廣平王皺了皺眉,衝著刑瑤詢問:“你說嶽辰昨夜尋歡作樂,玩忽職守,才讓重犯逃走的,那你可有證據?”

廣平王辦事公正,既然嶽辰剛纔說的情況,冇有拿出證據來,那麼,此時刑瑤說的事情,也需要事實證明才行。

“有!”刑瑤想都冇想點頭,隨後拍了拍手,頓時有兩個皇宮侍衛,帶著幾個窈窕的女子,走了進來。

正是昨晚上,為嶽辰起舞助興的幾個歌姬。

不錯,刑瑤之所以朝議遲到,一方麵是因為剛放走了孫大聖他們,另一方麵,則是去找昨晚上在監軍司的幾個歌姬。

放走孫大聖眾人的時候,刑瑤已經想好了,到時候,嶽辰肯定會懷疑自己,並且還會稟告廣平王,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出動出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