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一百零五章 人渣

入門贅婿 第一百零五章 人渣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03:03:05

-

看到此景,洛芊呼吸頓緊,猛然意識到了什麼。

“爺爺!”

她急忙大喊。

但洛北明已經出了門。

大門緊閉……

“看樣子洛北明還是很識趣的。”司徒鏡淡淡笑道。

“你想乾什麼?”洛芊連連後退,身軀輕輕顫抖的問。

“乾什麼?”司徒鏡打開摺扇,輕笑一聲道:“你放心,我真要對你乾什麼,那也不會選擇在這種地方!”

洛芊暗暗鬆了口氣,咬牙瞪著司徒鏡道:“那你想要跟我說什麼?”

“也不是要跟你說什麼,而是要告誡你些事情。”

“告誡?”

“我問你且隻問一遍,你跟不跟我回南派?”司徒鏡淡淡問道。

“不回!”洛芊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說道,她的雙眸死盯著司徒鏡,小臉無比的嚴肅。

但這話一落……

嗖!

一隻巴掌狠狠的煽在了洛芊的臉上。

啪!

洛芊的臉上立刻出現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她一個不妨摔在了地上,嘴角都有些血溢位。

“你打我?”洛芊不可思議的望著司徒鏡。

“打你又如何?你以為在這洛家,我就不敢拿你如何了嗎?”司徒鏡眯著眼笑道,瞳仁深處是一抹狠厲:“你爺爺與南派已經有了很重要的戰略合作,你們洛家是不可能會得罪我南派的,但凡是不過分的事情,你洛家屁都不會放一個,所以你就彆指望洛家來救你了。”

“打人……都算是不過分的事了?”洛芊瞪大了眼問。

“隻要不打死,洛家跟我南派都能醫好,這算的了什麼?更何況你也快要嫁給我了,是我司徒家的人,我打你那隻是我管教妻子的手段,誰敢說什麼?”

聲音落下,司徒家再度一巴掌朝洛芊的臉上煽來。

洛芊呼吸一顫,急忙躲開。

“敢躲?”司徒家眼裡流露出猙獰而炙熱的快意,再度一腳踹向洛芊。

洛芊猝不及防,小腹吃了一腳,疼的她在匍匐在地上,起身困難。

這一刻洛芊才明白,原來這個司徒家有虐待傾向。

比起那個,他更享受折磨、毆打彆人,他很享受彆人在他麵前流露出的痛苦表情。

這是個變-tai!

不折不扣的變-tai!

洛芊緊咬著銀牙,也不知是哪來的力氣,急忙轉身朝祖宗靈牌那跑去。

“想跑?嗬,今天不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賤人,我司徒鏡還有什麼資格做你男人?”

司徒鏡冷笑著,將摺扇收了起來,抓起旁邊細長的掃帚,便朝洛芊跑來。

這裡無處可躲,唯獨族堂中央的收納箱。

洛芊想也不想,便鑽進了收納箱,但箱子的鎖是壞的。

她急促的給林陽發了條訊息,旋而用雙手死死的拉住箱門。

“入了我司徒家,就得學會一件事情,那就是丈夫的話,就是聖旨,我要你乾什麼,你就得乾什麼,我叫你往東,你決不能往西!”

聲音落下,司徒鏡直接一棍子砸在了洛芊那掰住箱門的手上。

劇烈的疼痛讓洛芊倒抽涼氣。

“救命!”

洛芊惶恐大喊。

但無人應答。

“你洛家的人就算聽見了你的呼救也不會救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現在,你給我爬出來,舔我的鞋,聽見了嗎?”司徒鏡微笑道。

“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從你!”

洛芊艱澀的嘶喊。

但話音落下之後,那掃帚的杆又狠狠的抽了過來。

洛芊從縫隙中露出的手指瞬間青紅一片,疼的她直哆嗦。

“滾不滾出來?”司徒鏡眯著眼問。

“你不會有好下場的!”洛芊再喊。

但下一秒。

啪!

掃帚的杆又砸襲而來。

“啊……”

劇烈的疼痛讓洛芊忍不住的叫喊了出來。

“滾不滾出來!”司徒鏡獰笑的喊。

洛芊緊咬著銀牙,嬌軀疼的不斷哆嗦,但依然死死掰著門,死活不肯鬆手!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這雙手能撐的住幾下!哈哈哈……”

司徒鏡的臉變得猙獰而瘋狂起來,手中的掃帚更是狂風暴雨般往洛芊的手指砸去。

哢嚓……

洛芊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手指斷裂時發出的聲音。

她已經快要疼暈過去了……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

篤篤篤!

族堂的大門被敲響。

“嗯?”

司徒鏡笑容一僵,眉頭皺起看向大門處。

“誰啊?”

“司徒少爺,老爺請您過去一下。”門外響起洛家人的聲音。

“怎麼?洛北明心疼了?嗬嗬,行吧,今日就放過你家小姐,等你家小姐嫁過去了,我再慢慢跟她算這筆賬。”司徒鏡輕笑著,旋而丟掉了血淋漓的掃帚,轉身出了門。

司徒鏡一走,幾名洛家人便衝了進來。

“小姐,您冇事吧?”一女仆人帶著幾分哭腔的問。

“我……我冇事……”洛芊露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後,脖子一歪,直接暈厥了過去。

“快,幫小姐包紮,扶小姐下去休息。”

幾人忙喊著。

片刻後,洛芊的雙手被包成了粽子,人也被扶到了房間裡休息。

她已經甦醒了過來,但臉上儘是濃濃的恐懼。

這個司徒鏡如此變-tai,如此可怕,先不說洛芊嫁與不嫁的問題,這種情況下,要是嫁過去了,能不能活命還是個問題吧?

洛芊嬌軀輕輕的哆嗦著,且腦海裡已經做下決定。

逃!一定要逃!

如果逃不掉就,就算是死也不能落到他的手裡。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嫁過去的。

但在這時,管家突然匆匆的走進了房間。

“小姐!請立刻隨我去正廳!”管家沉道。

“乾什麼?”洛芊顫抖的問。

“老爺已經跟司徒少爺談妥了嫁妝,小姐,請你即刻更衣敬茶,而後嫁入南派司徒世家。”

這話一落,洛芊如遭雷擊,傻在了原地。

“爺爺……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要我死嗎?”洛芊聲音哽咽。

“小姐,老爺這也是為了你,為了洛家好,希望你能體諒擔待。”老管家低聲說道,旋而朝旁邊人道:“幫小姐換上衣服,速速帶去主廳,時間緊迫,不要耽擱了!”

說完,便走出了屋子。

洛芊被扶了起來,如同傀儡般被人套上了嫁裳。

但她顯然不肯就此任人擺佈,換衣之際,她悄悄藏了把剪刀於袖口。

大概十分鐘後,洛芊便被帶到了廳堂。

望著洛芊那被紗布纏繞著的十指及臉上還未消退的掌印,洛北明的神情並無多大的變化。

司徒鏡坐在椅子上,正有限的喝著茶,搖著扇子。

看到洛芊走來,他的眼裡盪漾著一股炙熱。

“爺爺,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洛芊眼露痛苦,淚流滿麵的問。

“爺爺也有爺爺的苦衷,總之你隻要知道,爺爺不會害你。”洛北明沙啞道:“好了,快來先給你未來的丈夫磕個頭吧!”

“磕頭?不可能!”

“看樣子剛纔的教訓還不夠啊!”

司徒鏡放下茶杯,微笑說道。

洛芊臉色一變,倏然咬牙道:“好,我給你磕!”

“哦?想通了?那好,過來吧!”司徒鏡有些意外。

洛芊冇有再說話,隻是一步步的朝司徒鏡走去。

但就在她靠近司徒鏡的刹那,洛芊突然從袖口掏出那把藏起來的剪刀,狠狠的朝司徒鏡刺去。

“你給我去死!”

“小芊!”

“小姐!”

周圍人大驚失色。

誰都冇想到洛芊居然這麼剛烈。

但……司徒鏡並未慌張。

因為洛芊的手受了傷,她根本就拿不穩這剪刀,在剪刀靠近的刹那,司徒鏡突然眼疾手快,反手握住了那剪刀,隨後狠狠的朝洛芊的腹部刺了過去。

哧!

洛芊猝不及防,剪刀刺入小腹,鮮血滴落而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