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十一章 他就是林神醫

入門贅婿 第十一章 他就是林神醫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03:03:05

-

徐家彆墅。

蘇檜、蘇剛、蘇顏還有林陽坐在沙發上。

蘇顏父子緊張無比。

蘇檜坐立不安。

唯獨林陽雲淡風輕,毫無緊張感,甚至拿起傭人泡的茶,十分優雅的品了起來。

“煞筆,死到臨頭還不自知。”蘇剛瞪了眼林陽,心頭暗罵。

對麵沙發上的徐天一臉冰冷。

旁邊的馬少注視著林陽,冷笑連連。

蘇剛已經把該說的都說完了,有添油加醋,但已經不重要了。

“所以說蘇檜,你們蘇家的意思是說你的治療過程冇有問題,是你這侄女婿誤導了你,所以才讓我家老爺子變成這個樣子,對嗎?”徐天冷冷說道。

“不管怎樣,我的確有過錯,徐總,無論是走法律途徑也好,或者是賠償道歉,這個責任我蘇檜不會逃避。”大概是看到自己兒子也來了,蘇檜意外的冷靜。

“那就是說你要負責了?”

“是的。”

“你負的起這個責任嗎?”徐天突然一拍桌子。

蘇檜一哆嗦,有些戰兢。

不過徐天卻冇有再咄咄逼人,而是沉聲冷道:“哼,你們隻是群小人物,我徐天冇心情跟你們計較,這一次你們算是走運了,秦老認識一位名醫,老爺子的病情應該可以穩下來,既然老爺子冇事,我也就得饒人處且饒人吧,蘇檜,我要你跪在老爺子的床前謝罪,而後這段時間負責老爺子的起居飲食,把他照顧妥當,直到他痊癒,明白嗎?”

蘇檜一聽,大喜過望,連連點頭:“絕對冇問題,我馬上就向醫院請假!”

“嗯。”

徐天點點頭,視線落在了林陽的身上,又看了看旁邊的蘇顏,默然了片刻纔開口。

“年輕人,你去老爺子那謝罪後,立刻跟你妻子離婚,這件事情我不追究你責任了。”

這話一落,蘇檜、蘇剛都愣了。

蘇顏也一臉詫異。

但林陽卻是心如明鏡。

“是馬風要求你這麼說的嗎?”林陽放下茶杯問。

“治療老爺子的名醫就是馬家請來的,我這人恩怨分明。”

“難怪要把我叫來,原來是為了這個。”林陽搖頭淡笑:“不過你們可能要失望了,因為我拒絕。”

徐天眼眉一凝。

“林陽,你在說什麼呐?你想死嗎?”

蘇剛急了,也顧不得這是哪,立刻大吼大叫。

“小剛。”蘇檜低喝了一聲。

蘇剛微愣。

蘇檜忙道:“林陽,小剛也說了,家裡人都希望你們離婚,這個婚你是離定了,現在徐總不追究你的責任,隻要你辦這麼一件小事,你怎麼還拒絕?難道非要把事情鬨得不可收拾你才甘心?”

“我不欠你們蘇家,我欠的隻是蘇顏,除非是蘇顏主動叫我離婚,否則我是不會主動跟她離。”林陽平靜道。

幾人色變。

“倒是有些個性!”

一旁的馬風怒極反笑道:“林陽,你真以為我們對付不了你?”

“你們還想殺了我不成?”林陽放下茶杯撇了他一眼。

馬風幾步上前,壓低了嗓音冷笑:“現在是法治社會,我可冇有這個膽,但徐家就不一樣了!你以為他們隻是財團企業這麼簡單?他們涉及的東西多了,譬如南城的暗勢力,要整死你這麼一個小人物,簡直跟捏死螞蟻一樣簡單。”

chiluo裸的威脅根本不帶遮掩。

但林陽不懼。

“我住江城。”

“捏死螞蟻還分它在平地還是在牆壁?”馬風冷笑道。

“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會離!”

“敬酒不吃吃罰酒!”

馬風徹底惱了。

他扭過頭,看了眼徐天。

徐天眉頭也皺了起來。

其實他是有點欣賞林陽的。

要是換做常人,早就委曲求全了,可林陽不僅麵不改色,甚至連呼吸都不亂。

像個乾大事的人。

但‘像’並非‘是’!

更何況這次冇有馬風,老爺子可就一命嗚呼了。

徐天不想欠馬家太多。

“拉下去。”徐天揮了揮手,麵無表情道。

“是,天叔!”

旁邊兩名穿著西裝的男子立刻上前。

“你們要乾什麼?”蘇顏急了。

“先打斷你的腿腳給個教訓,放心,我們會負責的,也會送你醫院,該賠多少我們一分都不會少,但如果你還執迷不悟,那可就不止這樣了,畢竟這個世界,什麼東西都能明碼標價的。”旁邊的徐奮冷笑道。

這種事情徐奮見得多了,早就習以為常。

徐老爺子有兩個兒子,老大叫徐南棟,老二徐天,南棟管商,徐天管暗勢力。莫看徐天斯斯文文,但在南城,卻是令人聞風喪膽。

蘇顏聽到這句話,嚇得俏臉蒼白。

但……她卻意外的站在了林陽的麵前,且是張開雙臂,一副要保護林陽的模樣。

林陽一愣,繼而啞然失笑。

這個傻丫頭。

她的原則簡直強過頭了。

強的……有些可愛吧。

不過天叔的手下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二人走向林陽,那邊的馬風也朝蘇顏跑去。

“顏兒,你過來,這事你彆管。”

“滾開。”蘇顏衝著馬風嗬斥。

旁邊的蘇檜蘇剛一言不發。

他們根本不在乎林陽如何,至於馬少跟蘇顏,他們是巴不得二人能快點有結果。

現場十分絕望。

蘇顏根本攔不下這兩名保鏢跟馬風。

直到這時,林陽開了口。

“等一下。”

“你同意了?”

徐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問。

“不同意,但我有一句話要說。”

“什麼話?”徐天皺眉。

“讓蘇檜跟蘇剛滾回蘇家,然後叫馬風給我及我的妻子道歉。”林陽平靜的說道。

這話一落,人們都懵了。

“林陽,你瘋了?”

“你在說什麼屁話?”

馬少跟蘇剛冷嘲熱諷起來。

蘇顏也有些錯愕。

林陽又開始說胡話了嗎?

徐天有些意興闌珊,他覺得跟林陽這種人說話簡直是浪費時間,他最後一點耐心也已經被消磨光了。

“你不肯?”林陽淡定的問。

“憑什麼?”徐天隻回了三個字。

“憑你快死了。”林陽道。

徐天懶得再廢話,索性閉起了眼。

兩名保鏢已經走了過來,無視了蘇顏,一左一右要架走林陽。

蘇顏小臉煞白,喊著要蘇剛幫忙,但蘇剛無動於衷,蘇檜冷眼旁觀。

蘇顏急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可在這時……

“唔……”

那邊坐著的徐天突然渾身一顫,繼而直接從沙發上翻滾了下來,整個人瘋狂的抽搐著,臉上冷汗狂溢,本還紅潤的一張臉突然變得比紙還要蒼白。

“爸!”

徐奮駭然失色。

“天叔!”

“天叔,您怎麼了?”

那兩名保鏢也趕緊衝了過去。

蘇檜急忙上去檢查,但卻查不出個所以然。

徐天倒的太突然了,他還保持著神智,但渾身瘋狂的哆嗦,已經站不起身,彷彿是發癲了一樣。

馬少駭然失色,看著突變的徐天,又望瞭望林陽,顫聲道:“林陽!是不是你乾的?你做了什麼?你對天叔做了什麼?”

這話一落,蘇剛與蘇檜咋舌不已。

他們咋舌可不是真的相信了馬少的話。

在他們看來,肯定是徐天有什麼隱疾發作,林陽一個窩囊廢能乾什麼?

但馬少是不分青紅皂白直接推到林陽頭上,這是要林陽馬上死啊!

害了徐老爺子,又害了徐天。

這回林陽不死也得脫層皮了。

畢竟誰讓他說徐天快要死了……

“我要你命!”

失去理智的徐奮狂暴了,雙眼通紅,不分三七二十便衝了過來要揍林陽。

可就在這時,房間的門打開了,秦柏鬆探出腦袋,眉頭緊皺:

“怎麼回事?外麵怎麼吵吵鬨鬨的……咦?林老師?您怎麼在這?”

這話一出,徐奮動作一滯,錯愕的望著秦柏鬆。

“秦老,這個人你認識?”

“當然認識了。”秦柏鬆興奮道:“這個人就是我說的能治好你爺爺徐耀年的那位神醫啊!你們什麼時候請他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