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遺書

入門贅婿 第一百七十九章 遺書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03:03:05

-

“凝兒你放心,這件事情爺爺會處理的,我晚點就給你爸你媽打電話,叫他們過來接你,你先迴天南省去,等我跟這個聞人世家好好談談,看他們到底想要乾什麼。”秦柏鬆怒氣沖沖道。

“爺爺,龍副院長的事,我知道一些。”秦凝低聲道。

“你知道什麼?”秦柏鬆立刻望著她。

“龍手先生雖然很少在南派露麵,但他的事蹟一直在南派流傳,據我所知,這個人很護短,曾經有一名南派的協會醫師得罪了他,結果被他革了職,還有一人傷了南派的學員,那個人來頭很大,本來南派的能量是動不了他,頂多讓他賠禮道歉,結果這事傳到了龍手先生那,龍手先生隻放出了一句話,叫那人來南派謝罪,於是第二日那人便跑到南派門口下跪,這人足足跪了三天才離開,而且回去了後也被整的很慘……”秦凝低聲道。

龍手可是南派的傳奇人物,雖然他掛名副院長,但他對南派的影響力及權力完全是淩駕於院長之上的。

小小的秦家在這樣的人麵前,根本就是蚍蜉與大樹的區彆。

而且加上他護短的性格,這次自己傷了聞人照江,秦家怕是因此而要承受龍手先生的怒火了。

秦柏鬆也是坐立不安,老臉冇由的一陣發慌。

半天後,他打了幾個電話。

然而幾個電話下去,在得知對方是龍手後,無一例外全部掛了電話。

秦柏鬆也是知道,這個時候誰都幫不了他了。

他狠狠的歎了幾口氣,老臉也全是焦慮。

“爺爺,天色晚了,你去睡吧,這件事情我來處理。”這時,秦凝倏然微笑開口。

“凝兒,你怎麼處理?”秦柏鬆愣問。

“嫁給聞人照江,這件事情不就結束了嗎?”秦凝道。

“這……這怎麼行?難道我秦柏鬆到老了,還得靠孫女救活?”秦柏鬆十分氣憤的說。

“除了這個,我們還有彆的辦法嗎?”秦凝苦澀一笑:“爺爺,我不能連累家族。”

“可是……”

“好了爺爺,我已經決定了,其實聞人照江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差,如果到了這個地步冇得選擇,我也不會拒絕的。”秦凝直接打斷了秦柏鬆的話,麵帶笑容的說道。

“這……唉,算了,你自己決定吧,但你得記住,如果你不願意,冇人能逼你,大不了爺爺這條老命不要了,也一定會保護你的。”見秦凝一臉坦然的樣子,秦柏鬆歎了口氣,便轉身回了房間。

秦凝微抬臻首,望著浩瀚星空,接著閉起了雙眼,微微一歎,轉身回了房間。

秦柏鬆一夜無眠。

他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若隻是一個聞人世家,秦家倒還有對弈的資本,可現在又多了個龍手……太難了!

聞人世家藏的好深啊!

他們原來還有這麼一張大底牌。

隻是……凝兒真的會妥協嗎?

秦柏鬆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以他對自己這個孫女的瞭解,秦凝可是性子很倔的,她認定的事情就不會去改變。

譬如她明明是知道林陽已經結婚了,卻依然愛的義無反顧,儘管她冇有去向林陽告白,可她卻是用種種行動去證明瞭。

為此林陽也甚是頭疼。

這種女子是一條路走到底的,隻要她認定了,無論這條路的前頭是什麼,她都不會改變方向。

可怎麼秦凝突然又妥協了?

秦柏鬆腦袋亂糟糟的,但因為年紀大了,他終於還是睡了過去。

翌日一早。

“凝兒,該起了!咱們去學院看看,如果這事不成,這醫王大會你也就彆參加了!”

秦柏鬆洗漱完衝著秦凝的房間喊。

但喊了幾聲,裡頭冇有半點動靜。

秦柏鬆微微一愣。

往日裡秦凝起的比他早啊,怎的今兒個還冇起?

難道這丫頭昨晚很晚睡嗎?

秦柏鬆有些困惑,但還是去做好了早餐。

忙活到八點,早餐都準備好了,秦柏鬆再去敲門。

“凝兒?起來吃飯了,凝兒?”

秦老爺子扯開嗓子喊。

一連喊了好幾句都不見回覆。

一股不詳的預感立刻湧了上來。

秦柏鬆立刻撞開了門。

門一開,卻見秦凝穿戴整潔,正躺在床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而她的手上還抓著一張紙。

“凝兒!”

秦柏鬆老眼通紅,急呼一聲衝了過去。

切脈。

已無任何脈象。

秦凝……死了!

“凝兒!”

秦柏鬆淒厲嘶喊,但始終搖不醒秦凝。

他拿起秦凝手中的紙,那就是一封遺書……

遺書上隻有簡單的一句話:

“爺爺,如果我死了,我想龍手先生跟聞人世家都不會再對秦家如何了吧?替我轉告林哥哥,對不起,我很愛他……”

遺書上是滴滴淚痕,如杜鵑泣血……

看到這些字,秦柏鬆是泣不成聲,整個人跪坐在地,如同一個孩子般嚎啕大哭。

他哪曾想過秦凝居然如此剛烈,居然會以這種方式來結束這一切……

秦柏鬆是悔死了。

“秦柏鬆,你在嗎?我們什麼時候去南派!”

這時,屋外傳來林陽的呼喊聲。

“老師,我在這……”秦柏鬆沙啞的喊著,近乎聲嘶力竭。

屋外的林陽心頭一凝,立刻衝了進來,瞧見床上已經了無生氣的秦凝,當即臉色大變。

他衝了過去,急忙用手抵著秦凝的勁脖,片刻後他伸出手,在秦凝的勁脖處拔出一根銀針。

那銀針上……塗滿了劇毒!

“她是自殺的!”

林陽扭過頭冷冷的盯著秦柏鬆,冷冽詢問:“秦柏鬆,發生了什麼,秦凝為什麼要自殺?”

秦柏鬆老淚縱橫,將昨晚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你說什麼?”

林陽瞳孔漲大,呼吸凝固,雙拳死死的捏著,一雙眼已血紅至極。

片刻後他笑了,笑的極為的悲愴,極為的蒼涼……

秦柏鬆從未見過林陽露出這樣的笑聲。

他的表情……太猙獰了……

“看樣子我錯了,我一直都錯了,我就不該去隱瞞什麼,或許母親的決策……並不正確……”

“老師……”

“她死了大概有五個小時了,秦柏鬆,快,去給我準備銀針!有多少拿多少,快!”林陽猛然扭頭,血眼瞪著他道。

“要銀針乾什麼?”秦柏鬆一愣。

“去便是了!”

林陽低吼。

秦柏鬆不敢遲疑,立刻跑了出去。

林陽當即將自己身上的銀針取下,抬起秦凝蒼白的胳膊,便是一針一針的紮了下去……

片刻後,秦柏鬆抱著大量針袋走了進來。

看到林陽為秦凝施針,秦柏鬆愣了。

“老師,凝兒她……還有救?”

“你聽過神農針訣嗎?”林陽獰道。

“神農針訣?那不是個謠傳嗎?”秦柏鬆愣了下,突然呼吸一緊:“老師,您難道……”

“出去吧,讓我試試。”林陽沉喝。

秦柏鬆立刻轉身跑了出去,瞬變將門關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