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九章 從今往後我不再欠你分毫

入門贅婿 第九章 從今往後我不再欠你分毫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03:03:05

-

徐家彆墅。

古色古香的房間內,一名麵色蒼白雞皮鶴髮的老人正躺在床上。

老人手背輸著液,人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像是昏迷了過去。

他的氣息很微弱,脈搏也很微弱。

不過雖然微弱,卻不曾斷。

秦老正捏著一枚枚閃閃發亮的細長銀針一針一針的在老人的身上施布著。

他施的很慢,也很小心,每一針都精準刺在穴位的正中心。

十幾針下去,秦老已是開始微微喘氣,顯然,這十幾針紮的並不容易。

但隨著銀針的落下,他的臉色也是愈發的難看。

一個小時後,他走出了屋子。

“秦老,我爸怎樣了?”

一群人圍了上來,一名中年男子幾步上前急詢。

馬少也站在旁邊,一臉關切。

“很糟糕。”秦老麵色沉重,倏的詢問:“給徐耀年治療的醫生是哪位?能不能將他請來?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他。”

“好,您稍等!”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便朝旁邊人使了個眼色。

片刻後,滿臉頹廢頗為狼狽的蘇檜被拽了過來。

“你們快放了我,我告訴你們,你們擅自控製我的人身自由是違法的……”蘇檜緊張的喊道。

“我們可冇控製你的人身自由,我們隻是請你來醫治我爺爺,你是我爺爺的醫生,待在我們這不是合情合理嗎?”徐秋玄哼道。

蘇檜還想說什麼,但話到嘴邊還是堵住了。

這裡是南城。

他是知道的。

徐家手眼通天,彆說囚禁他,哪怕是讓他悄無聲息的消失……以徐家的能量,也未必不能做到。

“你就是蘇醫生吧?”秦老走了過來。

“你是?”

“我叫秦柏鬆。”

“秦柏鬆?那個活閻羅?”蘇檜震驚無比。

“我問你,你給徐耀年施的針術是不是孫思邈《千金方靈首篇》上的?”秦老嚴肅的問。

“秦老,您也看過?”

“來時從朋友那借閱過,倒是你,從何處窺得的?”

“我花錢托人找關係看到的。”蘇檜欲哭無淚:“我母親有腦梗、高血壓,我便想通過這方子治她。”

“那你母親呢?”

“在家呢。”

“她冇事?”秦柏鬆一臉詫異。

“冇事啊。”

“怎麼可能?我看你紮針的手法根本不對,按理來講,你母親應該也與徐耀年的情況差不多!怎麼她冇事,徐耀年成這個樣子了?”秦柏鬆皺眉道。

“紮針手法不對?”蘇檜懵了。

“你的最後一針明顯有偏差,簡直是亂來,徐耀年的問題也是出在這最後一針上!”秦柏鬆冷道。

最後這一針,簡直是草菅人命。

那個位置是死穴,以針孔的痕跡來看,蘇檜根本就是在故意殺害徐耀年。

所以秦老對蘇檜當下這狼狽模樣也不感到可憐。

旁邊一名三大五粗的男子一聽,直接衝來一拳砸在蘇檜臉上。

“哎喲!”

蘇檜當場被打趴在地上,半張臉都腫了起來。

“你這個混蛋!”那男子雙眼發紅的吼道:“你這個庸醫,居然要害我爺爺?我弄死你!!”

說完,便再要撲上來教訓蘇檜。

“徐奮!!”這時,中年男子嚴肅大喝一聲。

徐奮渾身一顫。

“退一邊去!”中年男子再喝。

徐奮隻能低著腦袋退到一旁:“是,父親。”

中年男子是徐老爺子的小兒子徐天,但在徐家是有絕對的權力,整個南城人物誰敢不叫他一聲‘天叔’。

他撫了撫鼻梁上的眼鏡,冇有去理蘇檜,禮貌的問:“秦老爺子,我爸的情況如何?”

“如果我來晚些,恐怕就得給徐耀年收屍了,現在他的情況已經被我穩住,五個小時內不會有生命危險,但五個小時之後……隻能聽天由命了!”

“老爺子也治不好?”徐天愕然。

“若冇這一針,我還有信心,但這一針完全打亂了徐耀年身上的脈象,徐耀年還能活著已經是奇蹟,要想把他從鬼門關旁拉回來,我冇有把握。”秦柏鬆歎了口氣。

徐家人呼吸全是一顫,再看向蘇檜時,已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了。

蘇檜嚇得渾身狂顫。

“如果老爺子真出了什麼意外,蘇檜,我允許你請律師,我會通過合法的手段追究你的責任,這點你放心,但是,我保證你絕對會死的很難看!”徐天麵無表情的說道。

徐老爺子對徐家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當下的徐家還能穩坐南城第一世家,就是因為徐老爺子尚在,他要是有什麼意外,對徐家的打擊絕對是空前絕後。

南城天叔的話,向來都是一言九鼎。

蘇檜聞聲,大腦轟的一下空白一片,半響了他似纔想起什麼,趕緊爭辯道:“徐少,我……我……我其實是無辜的,這責任不能完全在我頭上啊……”

“不在你頭上難道在我們徐家的頭上?”徐奮怒道。

蘇檜戰戰兢兢,倏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急道:“其實這事的責任應該是我侄女婿來承擔!”

“你侄女婿?”

“對對對,本來我是不會施這最後一針的,都是我侄女婿教我這麼做的。”蘇檜急忙說道:“要說責任,你們應該找他纔對,我是無辜的!”

聽到這話,徐家人皆憤慨不已。

馬少一愣,獨自呢喃:“難道是林陽?”

“他也是九州國醫術?”徐天問。

“算……算是吧?”蘇檜底氣不足。

“打電話給蘇家,叫那個侄女婿滾過來,若老爺子出了問題,就叫這兩個傢夥跪在老爺子的床前磕頭謝罪。”徐天側首道。

“好。”旁邊人跑了下去。

馬少聞聲,嘴角一揚,冇有吭聲。

或許那林陽跟秦柏鬆認識,但當下是徐家要動他,他馬少可冇義務出麵。

“林陽,自求多福吧!”馬少暗笑。

秦柏鬆一臉奇怪的問:“你們這是做什麼?我可冇說徐耀年冇救了。”

“什麼?”

“秦爺爺,我爺爺還有救?”

徐秋玄等人忙問。

“我是救不了,不過我在這裡遇到了一位故人,我想憑藉他的醫術,應該能夠治好徐耀年。”秦柏鬆笑道。

“真的?”徐天激動的上前。

“當然。”秦柏鬆撫須而笑。

這話一落,徐家人欣喜連天。

蘇檜也愣了下,繼而大鬆一口氣。

如果徐老爺子能活著,那他至少也能逃過一劫了。

不過責罰是免不了的。

徐家這種世家,可冇那麼寬宏大量。

“秦老,您那位故人在哪?我立刻安排我的車子去接他!”徐天忙道。

“不急,實際上我也不知道他在哪,我纔剛撞見他,我猜不是在南城就是在江城,等我打個電話給他。”

秦柏鬆笑了笑,便拿著手機走到旁側。

徐天鬆了口氣,但眼鏡下麵的戾氣還未散掉。

“若是老爺子能夠恢複過來,這兩天就叫這個蘇檜還有他那侄女婿來伺候老爺子!”

“爸,已經叫人去蘇家了。”

“好!”

……

蘇家老宅。

蘇北一言,驚的蘇顏傻在原地。

蘇家人要麼沉默,要麼冷笑,還有的當場出聲,支援蘇北。

比起林陽,蘇檜的價值顯然是要小得多,更何況蘇檜可是老太太最疼愛的兒子,林陽是令她厭惡的孫女婿,如何衡量,已經一目瞭然了。

隻見蘇老太思緒了片刻,稍稍點了點頭:“小北說的不錯,林陽,這事你的確有責任,而且還是主要責任。”

“奶奶!”蘇顏急了。

但蘇老太卻是抬手,製止了她的言論。

“蘇老太,你想要我怎麼做?”

林陽麵無表情的問。

他連奶奶也不喊。

對於蘇家,他很失望。

以前他假裝廢物時,蘇家冷嘲熱諷,他能忍受,畢竟那個時候的他看起來的確無能。

也因為他,蘇顏無法嫁入馬家,蘇家無法攀上馬家這棵大樹。

基於這些,蘇家人無論是挖苦他還是謾罵他,他都會忍。

但現在!

蘇家人的舉動太過過分了。

他們這已經完全不顧及親情!

他們隻有利益,隻求自保!

林陽,已經無法忍受了!

蘇老太冇有生氣,她站起身來,嚴肅的望著林陽,開口道:“孩子,奶奶知道你之前舉動都是出於一片好心,都是為了救奶奶,但錯了就是錯了,這一點是改變不了的,如果不是你,你二伯不會這樣,所以奶奶希望你能去趟徐家,把所有責任承擔下來,換回你二伯,明白嗎?”

“不行!”

蘇顏幾乎是立刻嘶喊出聲。

她不愛林陽!

但!

林陽終歸是她丈夫!

豈料她這話一落,林陽也出了聲。

“好!我去換蘇檜回來!”

蘇家人全懵了。

答應的這麼痛快?

“真的?”蘇老太也十分意外。

“當然是真的。”卻聽林陽再道,聲音冷冽。

“但從今往後,我再不欠你蘇家分毫,明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