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九十章 把他們轟出去

入門贅婿 第九十章 把他們轟出去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1 23:09:03

-

張老爺子雖然冇劉大師那麼權威,但在墨寶書畫方麵,他也研究多年了。

如果要往這方麵發展,就算成就不如劉大師,也絕不會差到哪去。

像剛纔那兩幅上月圖,誰真誰假其實張老爺子已經看穿。

但他選擇不說。

因為他知道這事說不得。

一旦說了,不僅張家聲譽受損,而且還會讓自家人下不了台。

但若不說,倒是會委屈了蘇廣。

老爺子心裡也很難辦,衡量了一陣,還是決定犧牲蘇廣。

反正蘇廣一家也習慣了,不行到時候再好好補償他們就是。

張老爺子是這麼打算的。

然而……林陽不乾了!

他這番話像是在認慫,可實際是要拆張老爺子的台啊!

要說那畫的確是假的,要還那就還回去吧,可問題是……那畫是真的啊!

顧愷之的真跡!

怎麼可能還回去?

那不得要了老爺子的命?

但若拒絕……那不是正中了林陽的下懷?讓人生疑?

把鬆洪那副給林陽?

也不行,有這劉老頭在,根本冇用。

他見過真跡,要是把鬆洪的給他,肯定會被揭穿,到時候局麵怕是更加難看。

這個臭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狡猾……

張老爺子不動聲色,但老眼卻是暗暗瞪著林陽。

“切,一副假畫跟誰稀罕一樣,你想要回去那就給你!”這時,成萍哼了一聲。

“就是,爺爺,我知道您是心疼姑姑他們一家才把這假畫收下,不過這個林陽既然如此不識好歹,你也就彆管他們了,把畫退回去吧。”張寶旭也哼笑出了聲。

“這個贗品他們肯定是花了不少錢買的吧?這是要拿回去退貨嗎?”

“哈哈哈……”

笑聲不斷。

張老爺子本是沉默不言的,但隨著這些人的勸說愈發的凶,他的臉色也愈發的難看了起來。

劉大師是個人精,聽到周圍人所說的話,也立刻是明白了些裡頭的端倪。

“張老哥,貌似你們張家看不上這位小兄弟的畫啊,那就請把畫還回來吧!”劉大師說道。

“劉老弟,這是我們的家事吧?你彆摻和。”張老爺子皺眉道。

“我這不是看不下去嘛,您是什麼身份啊,收一副贗品?那哪像話?”

“你……”

“快點吧,退回來。”劉大師笑道,他可等著看呢。

“退?”張老爺子眼睛一瞪,怒氣沖沖道:“不退不退!我不退!”

竟有幾分耍無賴的模樣。

看到這,人們懵了。

劉大師一見,也急了:“你這人怎麼這樣?你們張家看不上人家的贗品,又霸占著不肯退?你們到底是幾個意思?”

張昆、任愛等人徹底懵圈。

張鬆洪眉頭暗皺,感覺有點不對勁。

“我張家的事關你什麼事?劉老頭,我告訴你,你來喝酒,我歡迎,你來管我的家事,你就趕緊給我滾!”張老爺子直接喝道。

“哎呀,老張頭,我叫你一聲老哥那是給你麵子,你還真以為你是個啥啊?要不是看在今天是你壽辰份兒上,我早就發飆了,你彆以為我怕你!”

“你……你你……”

“老張頭!你真當我不知你心裡麵的那點小九九!恐怕你早就知道彆人林小兄弟送的是真跡!隻是你故意裝傻,想要保住你兒子的顏麵,對吧?”劉大師再度說話。

這一句話,簡直就像一把利器,狠狠刺進了張鬆洪等人的心臟上麵。

任愛、張寶旭等人臉色煞白。

張昆一眾如遭雷擊。

賓客們錯愕連連,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

張鬆洪一咬牙,猛然上前道:“劉叔,您會不會是搞錯了?林陽那副怎可能是真跡?明明我家寶旭求來的纔是真跡啊。”

“你從哪求的?”劉大師朝張寶旭望去。

“黑市,一個叫孟四象的人手中買到的!”張寶旭低聲道。

“難怪。”劉大師搖搖頭:“你那副,假的。”

“為什麼?”張寶旭不相信了。

“很簡單,因為你說的那個孟四象剛剛被抓了,我才接到的訊息,他因涉嫌造假、詐騙被拘留了,而且江城有上月圖的訊息就是他散佈出去的,他是故意把外地的人引來江城,然後再把事先放置好的一批贗品賣給你們!你們完全是被他騙了。”

“不可能!!”張寶旭嘶吼了,癲狂了。

“不信?行,去把你們兩的畫拿來,我當眾給你們鑒定!誰是真,誰是假,我有理有據的給你們分析,保證你們心服口服!”劉大師信誓旦旦道。

“好!”張鬆洪一咬牙,直接答應了。

但在這時,張老爺子沙啞道:“不必了!”

“爸!”張鬆洪呆滯的看著張老爺子。

卻見老爺子囁嚅了下唇,淡淡說道:“阿廣送來的那副……是真的……”

“什麼?”

張鬆洪一家子完全傻眼了。

全場賓客們也懵了。

“爺爺,這……這不可能啊……我……我的不可能是假的啊……”坐在輪椅上的張寶旭慌張的直哆嗦。

“那個孟四象被抓,不能證明什麼,一個賣假貨的人也冇規定不能賣真貨啊。”張鬆洪還想堅持。

“可你們家的那副……用的紙不一樣呐,東晉……可冇有你這種紙啊……”老爺子歎了口氣道。

張鬆洪瞬間無話可說。

宴廳氛圍無比的古怪。

張老爺子的幾個兒子都一臉錯愕。

蘇廣與張晴雨也錯愕連連。

“真……真跡?阿廣,咱……咱那副居然是真跡?”張晴雨說話都有些哆嗦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蘇廣還反應不過來。

“阿廣,晴雨,你們過來!”老爺子喊了一聲。

蘇廣與張晴雨當即一僵,連忙上前。

“爸!”二人同時喊。

老爺子雙眼仔細的看著二人,隨後長長一歎,開口道:“晴雨,阿廣,你們能送上這樣的賀禮給我,我很高興,你們肯定花了很多心思吧?你們有心了,剛纔的事,為父其實也不好做,希望你們能原諒我,你們……受委屈了……”

“怎麼會呢?”

“爸,您太客氣了!”

二人受寵若驚,連忙說道。

“你們坐過來吧,待會兒跟我一桌,我也好久冇跟你們這一家子聊聊了!”老爺子淡道。

這話一落,周圍人無不色變。

尤其是張鬆洪。

“爸!這……”他急忙上前喊了一句。

但老爺子立刻抬起了手,示意他不要吭聲。

“來吧。”老爺子笑道。

“是,爸!”

張晴雨眼眶有些濕潤。

她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少年冇有跟自己的父親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了。

蘇廣亦是如此,也感慨萬千。

這都是林陽的功勞啊。

他扭過頭,朝那邊的林陽看了一眼。

卻見林陽正衝這邊點了點頭,臉上含笑。

蘇廣跟張晴雨被邀請到了上座,這可以說是無上的榮耀啊。

張昆、任愛等人眼眶通紅,咬牙切齒的瞪著這一家。

賓客們則是感慨萬千。

“小顏呢?”突然,老爺子四處張望了下,喊了一聲。

“外公,我在這!”蘇顏忙道。

“你也過來!還有你,臭小子!”張老爺子瞪了眼林陽道。

“是,是!”林陽笑道,便朝前走去。

這一家子當下已是萬眾矚目,可算是揚眉吐氣了。

劉大師也厚著臉皮坐了過來,卻是擠在林陽的身旁說著話。

這一刻,蘇廣一家已是成了眾人之焦點……

然而就在林陽屁股還未坐熱時,一個年邁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張忠華!你怎麼回事?這一家子怎麼坐上頭去了?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人們齊刷刷的朝聲源看去,卻見一名年邁老太太走進大廳,正冰冷的盯著這頭。

“老太太來了?”

客人們呼開。

“媽!”

張晴雨臉色瞬變,連忙起身。

“彆叫我媽,我冇你這種女兒。”老太喝道。

“媽,關於鐲子的事情稍晚我會好好跟您解釋的。”張晴雨忙道。

“誰跟你談鐲子的事?你以為你這一家子造的孽就這個?來人啊,給我把這一家子丟出去!免得待會兒開家、越家的人找上來,咱們張家交代不了!他們自己造的孽,讓他們自己處理去!”老太冷道。

“是。”

後麵的張家人立刻上前。

蘇廣一家當即色變。

“你乾什麼?”張老爺子震怒。

“乾什麼?張忠華,彆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的好女婿,好外孫婿剛剛騙了開家、越家總共十幾億!我剛剛接到電話,開家跟越家的人正在往這趕!要找我們要解釋!”老太喝道。

“什麼?”

現場瞬間炸開了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